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识字的就是文豪[星际]_分节阅读_422

书名:识字的就是文豪[星际]   作者: 简卷   

《她》其实不是个复杂的故事。

现实生活中生活的文天楚女士是一名优秀的职场精英,因为工作压力过大的原因,总是会原则去心理诊疗所进行催眠辅导。

活在她的潜意识,或者说是活在她的脑海中的小姑娘文天楚,是住在城堡里面的小公主,无忧无虑幸福快乐。

但是即便小姑娘所处的时间流速比现实生活中的时间流速慢很多,导致她能够有足够漫长的时间真切去感受、去爱,像一个真正的人一样感受和爱。

可也丝毫不影响,她是在文女士接受催眠的那一刻诞生,在文女士结束催眠的那一刻死去的事实。

她是异类、是漏洞,是不应该存在的。

就是这么一个故事,一副躯壳,两种精神。

读者跟着文明,见证了小姑娘知道文女士的存在的全过程,也看着她周密的计划了多次去销毁文女士的意识,从而自己真正的活过来的实践。

文女士最开始只以为是自己过于疲惫。

几次之后吗勉强靠着幸运才在死神的手里夺回命来,才知道有人要害自己。

找不到嫌疑人的她濒临崩溃,甚至以为一切都是灵异事件。

只有看文的局外人读者才知道,不是灵异事件,只是透过你的眼去看世界的……早已经不仅仅是你一个人了。

——有人活在你的躯壳里,时时刻刻想着取而代之。

文明为读者带来的翻转不可谓不震撼。

实际上读者看文是片面的,从哪个视角切入,他们就容易从哪个视角共情。

写公主和王子浪漫故事,他们感叹童话梦幻;学勇士反抗王国的热血传奇,他们歌颂英雄史诗;写悲戚的苦命父女的草草一生,他们痛恨贵族专权。

于是文明带着你看那小姑娘的天真热爱、明媚活泼,看她是如何和小鹿和海鸟快乐生活的,看她是如何在梦境中和绅士一起跳舞。

在你最喜欢最呵护她的时候,在你甚至想让她真正活过来去拥抱现实世界美好的时候,在你毫不吝啬的赠予她一声“好可爱啊”的时候。

将视角偏移,就将一切调转摧毁给你看。

如果故事不从小姑娘开始,读者绝不会对她有一丝半分的怜惜。

她不是主角,而是反派。

【医生看着文天楚,她瘦弱而惊慌,每分每秒都警惕的打量着四周。她实在是怕了,家里莫名其妙泄露的有毒气体,走在路上从天而降的巨大建筑材料,水杯中能扎破喉咙的长钉。

这次她被指控杀了人。她有意识的情形的一瞬间,手里拿着一把刀,面前是自己倒在血泊中的同事。

十三刀,刀刀深而狠。

当下同事就没了呼吸。】

【文天楚不承认是自己做下的,警方觉察到了她的不对劲后,联系了医生过来帮助判断。

在她接受了催眠后,医生看见她再一次睁开眼睛。

完全是另一个人,她天真中带着几分残忍,讲完了前因后果和目的后,她还会茫然的、弱弱的、凄凄切切的问医生:“想活下去有错吗?想活下去有什么错呢?”

“你不应该伤害别人来换取自己活下去。”医生的胳膊上起了鸡皮疙瘩,这么说。这是大道理,经久不变的正义。

很明显她对这一切嗤之以鼻。

“我曾经以为世界只有城堡那么大,我以为围着城堡的海就是世界的边缘。

我满足的活着,珍惜每一刻,珍惜小鹿的每一根毛,珍惜梦中的每一秒。”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世界上还有夜晚,才知道夜晚也是很美的。”】

医生看见她眼底的悲戚情绪刹那间就收了起来。而后是瞪大眼睛,带着几分痴迷的用手背抚摸脸颊。蹭来蹭去,表情是执拗的。

她是那么可怕而可怜,可悲而可恨。

【“为什么我却只能拥有城堡呢?虚假的、狭窄的都是我的,别人却什么都有。”

“如果我没有见过星星,或许我可以安然在光芒万丈的正午死在城堡阁楼。”她笑了一下,“反正她也抱怨生活工作累到喘不过气,那为什么不能让我感受一下累是什么感觉。”

她看着医生,她看着医生时候的眼神,和看着小鹿、海鸟、花和城堡的墙壁的眼神是一样的。在她心中没有对于人的生命的尊重敬畏,她只想活着,只想感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