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小儿难养_分节阅读_446

书名:小儿难养   作者: 凔溟   

  当晚,梁奎也实现了之前的诺言,带着纪武、苏溪等人来请设计院出去放松放松。

  这伙人出生入死了这么多年,感情好得很,所以沈军钺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只是要求聚会的地方改成一家名为“夜郎”的酒吧。

  一进门,沈军钺就让侍者带他们上二楼,还专门挑了一间包厢,梁奎等人只当他是对这里熟,却不知道沈军钺选择这个地方是因为白致宁今晚也在这。

  白家虽然不是权势滔天的权贵之家,但在北京也是大富之家,只是离沈军钺那个圈子有点远。

  白致宁平日里除了律师的工作还兼顾家族的一些生意,今晚来这就是和客户谈生意的,沈军钺街道消息后满肚子的坏水就往外冒了。

  “这酒吧不错啊,以前咋没发现呢?还是老大会找地方。”梁奎放松手脚地靠在柔软的沙发上,视线左右摇摆。

  沈军钺心想:这种小酒吧他平时连看都不会看一眼,没想到里面的格调确实不错,会找地方的人应该是白律师才对。

  连看往沈军钺这边挪了挪,贼笑着汇报:“老大,今晚能不能有余兴节目啊?”

  沈军钺眉头挑了挑,“你们想玩什么就玩,我什么时候限制过你们的私生活了?”

  “嘿嘿……那不是怕您说我们没组织纪律么?”

  沈军钺的视线落在所有人脸上,大家明显是知道今晚来干嘛的,有点兴奋,有点害羞,有的不当一回事。

  自己手下的这些兵比起圈子里的那些太子爷可纯情多了,一个个都二十好几了,过的比和尚还自律。

  仅有的几个有固定女友的这些年也是聚少离多,据说有两个已经被踹了,真可怜。

  还是他儿子用情专一,这么多年对自己始终如一,沈军钺光是这么想着就满心的幸福。

  “怕我教训,今晚就不该叫我来。”沈军钺把脚架在茶几上,掏了一支烟点上,回味了一下这久违的味道。

  住院期间,他的烟全被沈皓没收了,偶尔别人分的几只还没点上就被沈皓安排的“狗仔”给拍到了,害他郁闷了好久。

  “老大,我们是想,您这几年过的可比我们禁欲多了,再不纾解纾解怕您憋出内伤来。”

  “滚你丫的!这种事难道还用得着你们操心?”沈军钺早就料到,他这么长时间不找女人,肯定会被人怀疑。可是又不能告诉他们,家里养了一个儿子兼情人,所以任由他们怎么说都好。

  “得了得了,你们玩你们的,我这伤刚好,连酒都喝不得,还玩个屁啊。要不要我给你们叫人?”沈军钺吐出一口烟圈,笑看着几个腼腆的小青年。

  这里面最小的纪武才二十三岁,还有好几个也才二十七八,本来不算小的年纪却因为单纯显得格外稚嫩。

  当然,这只限于在这种地方,要是一上战场,哥哥都是以一敌十的优秀战士。

  纪武一路进来都在晃神,他以前的生活要多枯燥有多枯燥,大葱来家出来就为了生计忙活,后来进了黑市拳场打拳,再后来进了军队,还没待几天又跟着沈军钺四处奔波,根本没时间享受这个花花世界。

  这是他第一次进酒吧,感觉眼睛都不够用了,那些穿着清凉的青年男女们在舞池里跳着贴面舞,大声叫着,笑着,乱成一团,角落里还能隐约看到几对野鸳鸯在耳鬓厮磨。

  听到沈军钺要叫人,他这个大个子也扭捏起来了,刚毅的脸上流露出一抹羞赧,“老大,这……这不太好吧,俺娘说,只有结婚了才能同房。”

  沈军钺大笑着打趣他:“哟,你小子思想挺开放啊,怎么一听我叫人就知道是晚上给你陪床的?”

  纪武的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湖南的灯光看不到他脸上的潮红,只能听到他结结巴巴的声音:“没……俺……是梁队长提前告诉俺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