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渣受遭遇鬼畜攻_分节阅读_14

书名:渣受遭遇鬼畜攻   作者: 沈夜焰   

  陈纪衡不愿意当“外人”面说孙建军的不是,只沉默地等着。罗赫根本不在乎,眼睛盯着弟弟,一个劲地道:“多吃点,学习太累。反正也是你孙哥花钱,没事。”

  罗桥连连点头,又往嘴里塞一个大饺子。

  其他人一脸哀怨。

  堪堪又等了十来分钟,包厢的门终于开了,孙建军搂着田草大咧咧走进来,对着大家一招手,伟人似的朗声笑道:“哎呀不好意思,我们来晚了。”

  “那走吧,你去结账,我们正好吃完。”有人开着玩笑。

  罗赫摸摸弟弟的头:“吃饱没?回家去好好写作业。”

  “嗯嗯。”罗桥拎起书包,对大家道再见,依旧被他哥送到门口,打车回家。

  罗桥一走,大家来了精神,商量好似的起身把孙建军和田草团团围住,张牙舞爪:“说!干什么去了?怎么才过来?”

  “对,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田草抿嘴笑,低着头不吭声。孙建军搂着他的肩头,对着大家一摆手:“哎哎哎,行了行了啊,别把咱寿星老给吓着。”

  “呦——”有人笑着拖长声音,“你倒是护犊子,我们饿了半天,说两句都不行啦?”

  “说什么说呀。”孙建军神神秘秘地道,“我们俩呀,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他故意把最后一个字说得很重,田草扭捏着,锤了他一拳,羞涩得仿佛新出嫁的小媳妇。有人怪声怪气地学:“重要的事情,要做——”

  大家笑成一团。

  只有陈纪衡不吭声,直盯着田草泛红的面颊,和水汪汪的眼睛。

  不大一会,罗赫回来了,孙建军叫过服务员,好菜好饭叫了一桌子,外加两箱啤酒,说好今天不醉不归。

  只有陈纪衡不喝酒,要来两瓶矿泉水。

  田草觉得特有面子,仿佛请客的不是孙建军,而是他,紧着张罗加菜加酒。他是和孙建军在小旅馆玩过一炮才来的,在床上叫得极浪,把孙建军伺候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差点从不愿意来了。终究还是想起老大罗赫,无论如何不能放他鸽子,只好勉强穿好衣服,也没退房,说好喝完酒还要回去的。

  也不知是因为刚刚爽过还是今天快活,田草格外地兴奋,挨个敬酒,连喝水的陈纪衡也不放过,脸上红艳艳得好像全世界的阳光都洒在上面了。

  酒喝得越来越多,田草也越来越放得开,干脆坐在孙建军的大腿上,扭着腰和他抱在一起。随着众人连声起哄中,俩人来了个绵长深切的吻,气氛顿时热到爆棚。

  罗赫酒量大,喝多少也能保持几分清醒,他望着胡闹的一堆人失笑。一瞥间瞧见没喝酒的陈纪衡,整个人陷在角落的阴暗里,只有眼镜反着光,挡住大半边脸,看不清是什么表情。

  此时的陈纪衡突然记起孙建军和他共睡午觉的情景,那种肌肤相贴的温暖的触感好像至今还残留在身上。孙建军是不是也那样紧贴着田草?或者,更亲密?亲密到什么程度?

  陈纪衡像个局外人,或者是看戏的观众,和眼前热烈的气氛格格不入。他想:我要是冲过去把他俩分开,不知道孙建军会是什么表情?

  这个念头在脑海里闪了一闪,随即便掠过去。陈纪衡做不出失礼的举动,那样就不是他了。

  毕竟是学生,还算克制,八点半便散了席。罗赫带着兄弟们扬长而去,孙建军掏钱结账,大着舌头对陈纪衡道:“你……你等着,我打车……送,送你回家……”

  “打什么车。”陈纪衡笑着推推眼镜,“我家就在附近,走两步也能到。”

  “哦……”孙建军乜着醉眼想一会,似乎是这么回事。回手捞过田草,搂住他的腰,俩人粘腻得中间连张纸都空气都透不过去,笑嘻嘻地道,“那…那我们先走了啊。哈哈……撒有那拉……”

  “好。”陈纪衡和他俩一直走到门前,见他们拦下一辆出租车,钻进去。车子驶离酒店门口,往黄河大街上开去。陈纪衡回身也招来一辆,对司机道:“跟着前面那辆车就行,我们一起的。”

  出租车在一家门脸极小的招待所前面停下,孙建军和田草搂搂抱抱走进去。陈纪衡装作掏钱,凝视着他们的背影,直到消失在招待所门口。然后对司机抱歉地笑笑:“不好意思,我东西落在酒店了,麻烦你再开回去。”

 

  14、灌醉了再那啥那啥

  夜色很冷,一点一点沉往下沉。陈纪衡把被子卷成一个桶,慢慢地缩进去,还是觉得凉意从脚底周围渗透进来,浸得骨头缝往外透寒气。

  刚刚到了初秋,他想,怎么就这么冷呢?

  陈纪衡怀念起孙建军温热的身体,紧紧地贴着他,就像现在紧紧贴着田草。不知他俩在干什么?陈纪衡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不会喜欢那个答案。

  孙建军和田草在小旅店里玩得很爽,好久没有过的爽。田草像白皙而粘腻的蛇,霸在孙建军的身上,腰扭得简直要错了位,让孙建军很是怀疑他小时候是不是练过舞蹈。

  田草在孙建军胯间自己动得格外卖力,趴下来时舔得专心致志,累得满身大汗,完事之后目光迷离神情倦怠,忽然开口道:“孙建军,我爱你。”

  孙建军头一回听到这种话,第一个反应不是感动,竟是好笑,有一种正在看港片的错觉,忍不住扑哧一声。田草不乐意了,偏过头盯着他:“你笑什么?”

  “没事没事。”孙建军连连摆手。

  “你呢?”

  “啥?”

  “你爱我不?”

  孙建军随口道:“爱,怎么不爱?爱你夹得紧。”说罢哈哈大笑。

  田草没笑,目光黏在孙建军的脸上。孙建军笑两声就笑不下去了,拍拍田草光溜溜的屁股,百无聊赖地打个哈欠,含糊不清地道:“我爱你,爱死你啦。”这句话从他嘴里出来,自第一次起就没有一回出自真心,肚子里暗想:比女人都麻烦。索性躺下来呼呼大睡。

  田草被孙建军囫囵的态度弄得有点恼怒,很想把那头做完就睡的猪踹醒了问个明白,可念头一转也就罢了。月色从满是灰尘的窗帘缝隙中偷偷摸摸溜进来,映在灰扑扑的地面上,照得那双崭新鲜亮的阿迪鞋特别引人注目。

  田草忍了一会,终究没忍住,偷偷起身穿上鞋,走到脏兮兮的落地大镜子前左照右照。

  这是他所能拥有的最贵的礼物,他甚至可以想象到去上学时同学们艳羡嫉妒的目光,和咋咋呼呼的赞叹,心里感到异常满足。

  他望着有些扭曲的镜子里,自己只穿着一双阿迪鞋的赤果的身体,焦躁的心情渐渐趋于平静,觉得自己刚才的询问也有点多此一举。什么爱不爱的,这样正好。他对着自己抛了个媚眼,嘻嘻笑起来。

  只可惜田草的好心情没持续多长时间,第二天下午下课铃声刚刚响起不久,就看见陈纪衡出现在教室门口,手里拎着个蓝布兜,径直走到孙建军座位前,敲敲他的桌子。

  孙建军问:“有事?”

  “嗯。”陈纪衡一只手插在裤袋里,往门口方向潇洒地一偏头,“走吧。”

  孙建军道:“好啊好啊。”屁颠屁颠地跟在陈纪衡后面。

  田草离得远,听不清他们说的是什么,但也猜出个八九分。陈纪衡走时,目光掠过他,停都没停一瞬,仿佛根本不认识。田草实在见不得孙建军像个小弟似的对陈纪衡的巴结样,高声叫他:“孙建军,你干什么去?”

  “啊,出去玩。”孙建军心知肚明,陈纪衡不待见田草,没敢提出邀他一起。何况是在教室里,不方面表露出更多的亲近,随口回答一声便闪身出了教室,只留下田草在座位上咬牙切齿。

  “去看电影吗?”孙建军一出门就迫不及待地问。

  陈纪衡笑笑,含义深刻,他摇摇手里的蓝布兜,说:“不是,我请你喝酒。”

  “喝酒?”孙建军惊讶万分,“你不是不喝酒吗?”

  陈纪衡依旧笑:“我可以看着你喝。”

  “看着我喝……”孙建军无语了,指着陈纪衡好笑地道,“这算什么嗜好啊。”他贼忒忒地睒晱眼,用胳膊肘戳一戳陈纪衡的胸口,嬉皮笑脸,“你不会是,想跟我,啊……哈哈哈哈。”

  他这句话纯粹是开玩笑,口头上占点便宜。哪成想陈纪衡神色不变,只瞅着他,眼眸在镜片后闪烁,幽深难辨,却又亮得灼人。

  孙建军心里“咯噔”一声,不由自主停住脚步,怔了半晌,磕磕巴巴地道:“不,不是吧……”

  陈纪衡勾起唇角:“你说呢?”当先走开去。

  孙建军原地站着,一颗心砰砰乱跳,难道……?果然……?我靠!拔腿跑步追了上去,和陈纪衡肩并肩。偷觑对方脸色,只觉高深莫测,看不明白,可刚才那几句话却是明明白白的。陈纪衡居然对自己……哈,哈,哈!

  孙建军真想仰天大笑三声,顿时觉得自己英俊潇洒魅力无穷,其自得自满、其扬眉吐气、其洋洋得意,岂是一两句可以描述?

  陈纪衡啊,那是陈纪衡啊,全年组排名第一,绝对的优秀学生。孙建军一想到一会可以把这么个人才按在身子底下这样那样,再那样这样,不禁周身血液全涌到头顶,眼前一阵眩晕。

  陈纪衡却似丝毫没注意到身边孙建军的情绪波动,拎着蓝布袋子熟门熟路地来到他们常常聚餐的小店。

  老板都认识他们了,虽说不知道名字,也不知道在哪班——连忙过来张罗:“今天吃点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