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渣受遭遇鬼畜攻_分节阅读_33

书名:渣受遭遇鬼畜攻   作者: 沈夜焰   

  “随便吧。分公司情况怎么样?”

  “正在进展中,这边经济刚刚起步,不像南方那么饱和,会好做一些。”

  “刚起步也就是秩序尚不完善,约束会很多。”

  陈纪衡推推眼镜,笑了:“秩序不完善才更有利于我们,这边更看重关系,到时候少不得你给当中周旋一下。”

  “还用我周旋什么啊,你是我家的女婿,他们得到一点点风声都会趋之若鹜的。行了,你好好干吧。”

  陈纪衡放下电话,走到书桌前,拉开抽屉,拿出一个方形的红绒面首饰盒。打开时,里面静静地躺着一个墨绿色的玉镯。

  这是商家的传家宝,商岚日日戴在手上的,直到送进医院不方便随时检查,才摘下来送给陈纪衡。也许是早有预感,现在想想,那时的商岚仿佛在交代遗言。本是芳华正好的二十四岁的女孩子,却因为病痛的折磨,头发枯黄,瘦得只剩了一把骨头,她说:“纪衡,谢谢你让我幸福。”她示意陈纪衡低下头,竭力凑到他耳边,刻意压低声音道,“我知道…知道你心里有个人……我祝你和她…快乐……”

  陈纪衡对上周岚看透世情却又充满体谅和包容的眼睛,他平生第一次觉得,自己是配不上她的,这样一个残缺的阴暗的心,怎配拥有如此善良的美好的灵魂。他想说,你说错了,我心里没有这个人,从来都没有……

  可一见到孙建军,陈纪衡恍然明白了商岚的意思。他的心里是有一个,无关爱情,可关乎什么,他又说不上来。

  现在他醒悟了,那是欲望,一种强烈的想要迫切宣泄的欲望,想要摧毁什么折磨什么霸占什么的欲望。

  陈纪衡在外漂泊十年,前三年四处游荡半饥半饱,后来遇到商岚,偏偏她有极为严重的肾病,他们徒有夫妻之名而无夫妻之实,这引起商家上上下下的愧疚,对待陈纪衡犹如亲人。

  陈纪衡的自律和洁身自好也令他们吃惊,每天早上必定五点半起床跑步,风雨无阻;不吸烟不喝酒无一切不良嗜好;从不讲究吃穿用度,甚至排斥享受;电视只看新闻联播和经济半小时,报纸只看财经和时事;每天只睡四个小时。他只是如饥似渴地学习,学习可以接触到的一切知识。

  他不像个普通人,自律得近乎自虐。要不是一如既往地对商岚关切呵护,商家人都会觉得他不正常。商父曾经叹息,这样的人,是肯定会成功的,他不成功都是老天没长眼。

  商家为陈纪衡搭了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陈纪衡奋斗得有声有色,甚至逐步拔高。他像个机器人,或者苦行僧,仿佛自身毫无欲望。

  怎么可能没有?

  陈纪衡收好玉镯,轻轻关上抽屉,走进洗手间。孙建军的旧衬衣被那人随意地放在洗手台上,很明显孙建军并不打算要回这么一件破衣服。

  陈纪衡拿起它,贪婪地呼吸那种熟悉的气息,脑海里准确无误地勾勒出孙建军的样子。还是那么没心没肺,还是那么胸无大志,还是那么庸俗粗鄙、一无是处。

  他妈的居然第一眼还没认出自己!陈纪衡大口喘息,一只手把旧衣服按在鼻间,一只手向身下摸去——他已经硬了。

  他闭着眼睛,想象自己就是贴在孙建军的脖颈间,那种令人安心又令人焦灼的味道久久无法散去。

  他居然还敢喷香水!

  没有关系,没有关系,都会改过来的。陈纪衡紧咬牙关,手上加快速度,真切地感受着那种没顶的快感。

  孙建军,你给我等着!

  谢谢你商岚,我会快乐的,当然会,我也会让他很快乐!

  31、勾搭

  孙建军昨天晚上回家很晚了,偏偏老爹又来电话来耳提面命唠叨一通,困得他眼皮直打架,握着手机睡着了。他爹语重心长说半天,对面没了反应,连吼几声才听到儿子打得呼噜,气得老爷子差点摔电话。他勤俭节约一辈子,一个铜板恨不能掰成两半花,摔电话当然也只是想想,好不容易忍到第二天,拿起电话继续轰炸那个不争气的独生子。

  孙建军没办法,只好挣扎着从刚捂热乎的被窝里爬起来,到卫生间里冲个澡,这才算精神一些。对着镜子一顿捯饬,他是那种不出门则已,一出门必定光鲜亮丽的人,风度必须有。

  早饭是周婉婷的母亲做的,孙建军不爱吃保姆的手艺,也就丈母娘做饭的口味还说得过去。孙建军往面包片上涂黄油,随口问道:“你二妹妹的婚事准备得怎么样了?你的衣服买好没?”

  周婉婷道:“买好了,中兴买的,新款打八折,晚上你回来我穿给你看。”

  “行了,你喜欢就好。给妈买一身没?”

  周母陪笑道:“也买了,一千多块呢,我都说太贵了。”

  “这还叫贵吗?”孙建军嗤道,“一千多块钱的衣服也就能穿个玩,乡下人要干农活,当然穿不起。你们打扮得漂亮点,也叫他们开开眼。”

  周婉婷和母亲对视一眼,谁也不接茬。孙建军对媳妇娘家那边的优越感显而易见,他也不在乎,心是好心,说话难免直白了点,伤了人都不知道。

  “钱还够么?”

  周婉婷笑了一下,道:“还好吧,过去也要随礼的。”

  “嗯,再打十万,你看着花吧。”孙建军极为绅士地用雪白的餐巾擦擦唇角,对丈母娘和妻子微笑,“你们慢用。”起身走开。

  周母这才放松下来,算是吃个痛快饭。周婉婷道:“妈,一会给你五万,回去之后私底下给二舅,他家困难,嫁个闺女伤筋动骨,别让他烦心。”

  “哎,就怕建军他……”周妈犹豫着。

  “他?他知道什么?就知道出去喝酒回来睡觉。”周婉婷冷着脸道,“你别管,只拿着钱。反正他钱多,心里又没数。”

  孙建军到底还是回公司一趟,吴稚捧着一厚摞文件,直接砸在办公桌上:“祖宗,你可来了,快快,签字签字。”

  孙建军拧开那根价值上千的派克钢笔,刷刷刷刷在文件上签下自己的大名。这三个字他是特地花钱请人设计过的,正经练了一个多月,绝对笔锋刚劲行云流水,和一众大小明星签名放在一起都不带丢份儿的。

  吴稚接连汇报最近公司的运行情况,孙建军听得云里雾里,不过仍摆出一副尽在掌握的派头,道:“好好,我知道了,谢谢你,很辛苦啊阿稚。”

  吴稚板着脸:“你要是能天天来我就不这么辛苦了。”

  “哈哈,哈哈。”孙建军转动宽大舒适的老板椅,起身拍拍吴稚的肩头,“我是对你放心嘛,绝对放权,你大胆地干,年底肯定给你个厚厚的红包。嘿嘿,啥时候结婚?请我喝喜酒。”

  “那是当然。”吴稚也就是嘴上说说,其实他还不愿意这个二世祖过来添乱。大事自然会打电话请示孙父,小事他自己就能拍板,孙建军要是哪段时间天天过来报道,那一定是相中新来的小职员了。

  动手动脚孙建军是不敢的,他怕他爹气死,只是过过眼瘾,在不引人注意的情况下盯着对方紧绷的小屁股欣赏一番。以至于新进职员总是被副总传唤,这在公司内部是一个心照不宣的传统。

  吴稚继续汇报:“宇峰集团对我们公司的设计理念很感兴趣,听说他们要在S城开辟新的市场,楼盘都选好了,在沈北那边。如果能把这个买卖谈下来,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

  “啊,行,那你就全权负责吧,有问题再给我打电话。”孙建军抬腕看看表,“那我先走了,中午还有个饭局。”

  吴稚默然,什么饭局,去勾搭小男孩还差不多。

  孙建军走回车上,拿出一片口香糖,一边嚼一边开,直到大学城。

  现在的大学真是不得了,大门威严壮观,一个赛一个宏伟,孙建军念书时那所破破烂烂的三流专科根本没法比。

  孙建军特别爱看大学生们富有朝气的模样,一个一个顶着灿烂的笑脸,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真他妈美好。

  孙建军吐掉口香糖,张开嘴喷了几下口气清新剂,又拿出小木梳对着后车镜梳梳头,把额前喷过摩斯微微翘起的碎发弄得更加自然,拍拍衣服上细微的褶皱,振振衣领,戴上墨镜,这才“砰”地打开车门,走出去。

  他穿着湛蓝色窄腿牛仔裤,裤脚塞进高帮深棕色休闲鞋里,上身是蓝色格衬衫配棕色休闲外套,配上发型和墨镜,再以擦得锃亮的黑色奥迪Q7做背景,一股子浓重的装B范儿扑面而来,引得从校门里走出的学子们纷纷侧目。女孩子看他,男孩子看他的车。

  当然也有例外的,比如阎炎——阎炎是连人带车一起看,然后大步走过来,开口问道:“有水没?渴死我了。”

  孙建军打开车门从冰箱里翻出一瓶可乐:“都给你准备好了,还怕你不要呢。”

  阎炎看样子渴得不行不行的了,话都来不及说,接过饮料仰脖灌了下去,眼睛瞅着孙建军,竖起一根大拇指表示夸奖。

  孙建军洋洋自得,盯着阎炎吞咽饮料时一上一下的小巧的喉结,隐隐地有点心痒,凑上去掐一把阎炎的腰。惊得阎炎一口饮料差点喷出去:“干吗呀你,这他妈是学校!”

  “好啦,对不起还不行?上车吧。”孙建军就喜欢阎炎这副纯洁的小样,每次看见都想拉过来直接在校园的大门上办了他。

  阎炎把空了的饮料罐扔进垃圾桶,钻进副驾驶,说:“去哪玩?”

  “台球社。”

  阎炎撇撇嘴:“不是吧,这么老掉牙的东西。”

  “关键是招呼个朋友,一会一起出去玩,带他见识一下。”

  “去哪啊?媚色还是一路向北?”媚色是普通的酒吧,一路向北是GAY吧。这个问题把孙建军弄得一愣,想想陈纪衡以前跟他在一起,似乎是GAY吧,但又不太确定,算了还是一路向北,那圈子比较熟。

  孙建军给陈纪衡打电话,俩人约在陈纪衡家楼下见面。孙建军介绍时说:“这是我最好的哥们,高中同学,陈纪衡。”他把“最好”两个字说得很重,然后一指阎炎,“我朋友,你叫他小炎就行。”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