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渣受遭遇鬼畜攻_分节阅读_64

书名:渣受遭遇鬼畜攻   作者: 沈夜焰   

  陈纪衡摇摇头,目光发散:“挺好的。”他说,“挺好的,再玩一会。”

  两个人回到吧台边,这次孙建军直接点的伏特加不加冰。伏特加口感不怎么样,一股子工业酒精兑水的味道,喝进去从口腔一直烧到胃,跟着了火似的,一般人不爱点。可孙建军太懂行情了,这人一但喝醉,嘴里就没滋味,喝什么都是水。

  果然,陈纪衡一连两杯下去,脸上显出可疑的红晕。他闭了闭眼睛,揉揉眉心。孙建军摸上他的大腿,轻轻地问道:“喝醉了?”孙建军这一招是有预谋的,明里关心暗中试探,可进可退。

  陈纪衡曼声应道:“嗯?”略略抬起头,这个从鼻子里发出的近乎呢喃的声音刺激得孙建军立刻就半硬了,差点站不起来,瞧着陈纪衡醉眼迷乱的模样,一颗心砰砰乱跳。

  我草,他肚子里骂道,幸好这小子不是出来卖的,要不然得被玩死。他咬咬牙,把体内那股子冲动竭力平息下去,稳住,他警告自己,你得稳住。陈纪衡那是一般人吗?这次一定要谨慎小心,可千万别再在阴沟里翻船。

  孙建军做了几下深呼吸,身子慢慢前倾,贴到陈纪衡耳边,低低地道:“我说,你喝醉了。”

  陈纪衡猛地一偏脸,差点撞到孙建军的脑袋,他还以为这小子要发飙,吓得一激灵出一身冷汗。却见陈纪衡迷迷蒙蒙地瞧了半晌,竟然也学他的样子,贴到孙建军的耳边,压低声音道:“我还没醉,还能喝。”说完,吃吃地笑起来。

  醉了!彻底醉了!孙建军心里乐开了花,却还要使出最后一招杀手锏,二话没说,一把捞过陈纪衡,吻了下去。

  这里是吧台,也就是酒吧里最亮堂的地方,周围人的目光瞬间全聚焦过来,好多人起哄,夹杂着尖锐的口哨声。

  孙建军还挺紧张,大庭广众干这种事,要是陈纪衡哪怕只有一点点清醒,他也是绝对不肯的。除非他喝多了,醉得不能再醉。

  陈纪衡稍稍挣扎了一下,这一下让孙建军心脏都揪起来了,随即陈纪衡回手抱住孙建军,加深了这个吻。

  俩人抱在一起,足足啃了两分钟,周围的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好不容易分开,彼此呼哧呼哧大口喘息,彼此对视着,陈纪衡漆黑的瞳仁里像着了火,火苗一闪一闪地,看得孙建军心焦。他有点胆怯了,不由自主向后缩一缩,刚要开口说话,手臂一紧,被陈纪衡一把抓住,猛地拉入怀中,再次狠狠吻下去。

  这一下被吻得七荤八素,周围的尖叫声更是要爆了棚。孙建军又气又急又狼狈,用力推开陈纪衡,忿忿地想:不行,还不够,这哪是我玩他啊,还得他玩我!

  这时酒保笑嘻嘻地捏过两杯酒来:“够劲,我请。”

  孙建军抢先把两个杯子的酒全干了,对酒保道:“去,来瓶威士忌。”

  酒保愣了:“一整瓶?”

  “一整瓶。”

  孙建军把威士忌蹾在吧台上,一不做二不休,对陈纪衡道:“我瞧你酒量也算不错,喏,这瓶你吹下去……”他凑近陈纪衡,道,“今晚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

  陈纪衡看上去已然没什么力气了,勉强支在吧台边,乜着醉眼:“你,你说话算数?”

  “我算数。”都这样了还能喝一瓶,你要是能走着从这酒吧出去,我孙建军三个字倒着写!

  陈纪衡不出声,看看那瓶酒,再看看孙建军,突地一笑,抄起威士忌,仰头灌了下去。

  所有的人目瞪口呆,安静下来,眼瞅着那一瓶酒自上而下地流水一般泄入陈纪衡口中,连孙建军都看傻了。直到喝完最后一口,陈纪衡把空酒瓶重重放在吧台上,酒保发出一声尖叫,顿时响起一片掌声欢呼声。

  陈纪衡缓缓站起身,展开卷起的袖子,把外套随意搭在手臂上,另一只手插在裤袋里,对愣在那里的孙建军微一颌首,道:“走吧,回家。”

  60、我不反抗,真的~~

  孙建军当时就挫了,双腿膝盖一软,差点滚到吧椅底下去,不由自主东张西望,只盼着能找到个后门啥的,一溜烟溜个无影无踪,这辈子都不回来。

  陈纪衡竟也不着急,泰然自若地看着他,看得孙建军后脊梁骨蹭蹭地往上窜寒气。他龇龇牙,勉强咧嘴憋出个像哭似的笑容,企图尽量拖延时间:“那啥,我还有点口渴,咱再喝一会。”

  陈纪衡目不转睛地凝视孙建军,抬手又把衬衫扣子解开一颗,意味深长地道:“在这儿也行。”他的衣服都快开到肚脐了,露出大片结实的胸膛,瞧得一旁那些个小O们眼里直放光。

  孙建军兔子似的蹦起来,连声道:“走,就走。”他实在太害怕陈纪衡发飙了,尤其是这种刚喝完酒的情况下,要是真的头脑一热出现什么黄暴场面,他孙建军以后还出来混不混了?

  在这方面孙建军的确挺开放,但还没开放到这种程度,只好苦着脸以前进一步后退半步的速度跟着陈纪衡,眼瞅着酒吧门口越来越近,他的心头像吊了个水桶七上八下的。

  完了,这下真完了,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孙建军真想抬手给自己一嘴巴,你说你怎么就不长记性呢?怎么就不长脸呢?陈纪衡那是能算计的吗?他不算计你就不错了。让你憋坏,该,活该!

  他没着没落地胡思乱想,脚底下磨磨蹭蹭,终究还是出了酒吧的门。此时已经后半夜了,街边的灯比天上的星还多、还亮,飞速驶过的汽车拖出长长的橘红色的光影。入秋的凉风一吹,吹得酒意上涌,都有些晕晕乎乎。

  刚走到车子边上,陈纪衡身子陡然一晃,站立不稳伸手撑住。孙建军乍然一惊,忙上前几步,见陈纪衡双目紧闭,眉头微皱,一副难以忍受的样子。

  孙建军眨巴眨巴眼,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道:“喂,你没事吧?”

  陈纪衡不回答,眼睛依旧是闭着的,好半晌慢慢睁开,视线模糊毫无焦点。他呼吸粗重,浑身上下散发着浓烈的酒气,瞳仁缓缓移动,定在孙建军身上,笑问:“我能有什么事。”他的嗓音极低,带着含糊的醉意,听起来竟像是调情。

  孙建军发现此时的陈纪衡和平时大不相同,笑容有些凝滞,目光茫茫然,显然是真的醉了。他犹不放心,上前搀住陈纪衡的腰:“咱们打个车走吧,你喝得太多了。”

  陈纪衡不回答,抬头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喟叹一声:“月亮真圆哪——”他双腿打晃,身子直往下出溜。

  孙建军眼睁睁瞅着那轮朦胧不清的下弦月,心头顿时百花盛开万鸟齐鸣,恨不能挂几串鞭炮噼里啪啦放他个满堂彩!双手抱住陈纪衡,不管不顾地在对方脸上吧嗒狠狠亲了一口。陈纪衡傻乎乎看着他,一脸的莫名其妙。

  孙建军只手叉腰,仰天长笑,哈哈哈哈,陈纪衡,你也有今天!当下事不宜迟,招手叫来一辆出租车,还是豪华版的中华,钻进去指点江山气势如虹:“南一马路。”

  说起来陈纪衡酒品着实不错,喝醉了不哭不闹不吵吵,安安静静地窝在孙建军怀里,垂着眼睑。只是平时的冷漠和阴鸷全都不见踪影,乖巧而又听话,看得孙建军浑身血液四处串流,急吼吼地想找个适当的方式轰轰烈烈宣泄一通。

  孙建军抚摸着陈纪衡的脸,那副贪婪猥琐迫不及待的神情连司机都看不下去了,调走反光镜,咱眼不见心不烦。

  陈纪衡的衣服领口开大了,推扶之间滑下肩头,孙建军心痒难搔地摸一把,只觉触手滑腻,温热紧实,险些嗷一嗓子狼嚎出声,连忙偏头大口喘息。

  展览馆离南一马路本来就不算近,孙建军强自遏制之下更觉度秒如年,好不容易看见了陈纪衡他家楼门。孙建军胡乱摸一张大票扔给司机,半搀半抱地把陈纪衡弄下车,嘴里漫无边际地安慰:“小心点啊,慢点慢点,别着急……小乖乖你别着急,嘿嘿,嘿嘿。到家了,咱马上就到家了……小乖乖一会哥疼你啊,好好疼你。”

  他当然不会知道,那位司机大哥等他们一下车,立马打电话给好朋友:“我草了,刚才拉俩男的,是那啥。”

  “哪啥啊?”

  “我草,就是那啥,别跟我装清纯行不?”

  “啊?怎么地了?车里就亲上了?”

  “没有没有,差一点。一个喝醉了你知道吗?另一个,我草,他妈的要不是我在前面,我猜他都能直接吃了另一个你信吗?”

  “啊?这么狂野?不好吧,欲火焚身哪。”俩人毫无节操地在电话里相对吃吃而笑,那边道:“你就该给他俩腾地方你个没眼色的。”

  “拉倒吧,要是诱奸我还得算个同谋。”

  “从那种地方出来怎么能是诱奸?全都得变成合奸。”俩人继续含义不明地吃吃而笑。

  诱奸也好,合奸也罢,重点在于“奸”,怎么奸现在对孙建军来说成了头等大事。他憋足了力气把陈纪衡拖回卧室放到床上,累得一身臭汗。陈纪衡双目紧闭呼吸均匀,居然睡着了。

  孙建军双手叉腰,一边平息喘息一边思索,怎么办?我他奶奶的该怎么办?这就好比是师徒四人品尝人参果,咱肯定不能像猪八戒似的,啥都没尝明白直接咽肚了。

  孙建军摸着下巴四下逡巡,脸上现出坏笑。当初陈纪衡是怎么玩自己的?绑起来,对吧?弄哭,对吧?口交还得跪着,对吧?求饶也得继续干,对吧?得叫出声来,不叫就打屁股,对吧?叫不好听了还得打屁股,对吧?

  衣服不能都扒,光溜溜的没意思,得留两件,对,衬衫留着,再系条领带,挂脖子上。我就拽着它,骑马似的干,驾!得驾!哈哈,哈哈哈。

  孙建军想象着陈纪衡只穿一件破破烂烂的衬衫,光着两条长腿被自己操弄得啊啊乱叫的模样,只觉热气上涌,伸手一摸,他妈的居然流鼻血了。

  孙建军笑骂一声,真没出息。忽地想到了地下室,眼前一亮,那是一个好地方啊,当然如何好自己以前也是尝过的,可正因为尝过所以才更明白应该怎么玩才不辜负此等天降大运!

  孙建军看着躺在床上任事不知的陈纪衡有点犹豫,是不管不顾先来一发再说,还是努把力拉到地下室去玩个彻彻底底?

  他在两者之间寻思一会,看陈纪衡睡得死沉死沉的,估计一时半刻醒不来。这玩也得有个玩的情趣,弄个喝得这么醉的躺着跟木头似的,玩起来也没意思。就得有点小挣扎,有点小回应,那才有趣味。

  孙建军下定决心,一不做二不休,上前一使劲,把陈纪衡又给扛起来了,运足力气腾腾腾几步走进地下室。随手拧开灯,眼前明晃晃的正是那张大床,依旧纯黑色的床单,在这样的情形下,给人以别样的、邪恶的欲望冲动。

  孙建军憋得脸通红,终于把陈纪衡给扔到床上,那小子被折腾成这样还没醒,老老实实地平躺着。平心而论陈纪衡长得还是很帅气的——虽然孙建军臭屁地认为他没有自己帅——眉峰俊挺,脸上棱角分明。衣扣全开了,分在两旁,小麦色的肌肤衬着黑色的床单,锁骨、乳头、肚脐、腹肌,哪儿哪儿都瞧着那么赏心悦目,令人饥渴难耐。

  孙建军纵身前扑,抱着陈纪衡上下一顿乱啃,跟饿了好几天的小狗突然瞧见一根肉骨头,喜得摇着尾巴,不知从哪下口才好。只是下面的人没有丝毫回应,未免美中不足。

  孙建军眼珠一转,往上拖动陈纪衡,到床头一气翻找,终于找到连着的手铐,咔吧一声把陈纪衡的手腕给锁住了。再找右边那根,咔吧又给锁住了。于是陈纪衡两只手左右分开,高高举起,衣襟大敞,好一个被禁锢的美男图。

  这样就算一会弄醒了,也只会增加情趣,绝不会弄得鸡飞狗跳大煞风景。

  孙建军哈哈大笑,且看今晚如何大战陈纪衡,定让他欲仙欲死,死完再死,终生难忘。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