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渣受遭遇鬼畜攻_分节阅读_65

书名:渣受遭遇鬼畜攻   作者: 沈夜焰   

  孙建军壮志在胸,踌躇雀跃,一时之间反倒不忙,回身进了洗手间,扒光衣服好好洗净脸上黏糊糊的血迹和一身酸臭酸臭的酒味汗味。弄得上上下下香喷喷地,洗小弟弟时更是浮想联翩。小弟弟早已高高地翘起,很是等不及。念它近一个月来直被人把玩,从未深入一回,享受那种紧窒火热的滋味,难怪如此寂寞难耐。

  孙建军细细地洗了一回,拿出大浴巾擦干身体,对着镜子叉腰见自己雄赳赳气昂昂的模样,忍不住又大笑一会,深吸一口气,大步而出。

  等他转过来往床上一望,那上面竟空空如也,本该人事不知躺在那里的陈纪衡赫然不知去向。孙建军看得发怔,下意识用手揉揉眼睛,我草,人呢?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只觉后脖颈处有人慢慢地呼吸,平缓的热气一股一股喷在皮肤上。惊得孙建军魂飞魄散,刚要上前一步躲开,却被人一手掐住腰侧,紧接着下面一紧,小弟弟落入敌手,身子顿时软了半截。

  身后那人紧紧贴过来,对着孙建军的耳朵眼居心不良地吹了一口气,气息里仍带着浓重的酒味,低低笑道:“想跑?”

  这一句话无异于晴空霹雳,震得孙建军头皮发麻手足酸软,颤声道:“陈…陈纪衡……”

  “嗯——”陈纪衡曼声而应,一只手在孙建军湿漉漉的身上流连,另一只手捏住孙小弟缓缓抚弄,忽前忽后忽左忽右,像顽童摆弄个新到手的玩具。

  孙建军不敢回头,他手指头都不敢动一下,生怕背后那位再受刺激,今天只怕小命要交代。他战战兢兢地道:“你,你醒啦。我刚洗完澡,正要给你也洗洗呢,你瞧你这,这就醒了……”

  “哦。”陈纪衡声音拖得长长的,带着几分慵懒和漫不经心,“这么说,我还得谢谢你。”

  “嘿嘿,那倒用不着,嘿嘿。”孙建军见他语气松动,忙轻轻挣扎两下,试图摆脱陈纪衡的桎梏,“那,那你自己去洗洗吧。”

  陈纪衡又笑了一下,道:“可是我醒来时怎么发现被绑在床上?你不觉得很奇怪么?”

  孙建军一股邪火直冲头顶,我他奶奶的还觉得奇怪呢!我他奶奶的去问谁啊?明明拷上了拷上了你知道吗?你是怎么弄出来的啊啊啊啊?!尽管心头呼啸而过无数匹草泥马,孙建军一声不敢吭,连刚才那点小动作都没有了,浑身肌肉僵硬,口中支支吾吾:“我……我……”

  “你,你。”陈纪衡笑得跟逗弄老鼠的猫似的,他也的确是在逗弄,握着孙小弟的手就没停过,一边揉捏一边说,“依我看,你就是想趁着我喝醉了,干我一回,对不对?”陈纪衡的手法是极有水平的,轻重缓急恰到好处,可也是,但凡是谁练一样本事练了十年,一定炉火纯青登峰造极。

  孙建军就在这大神一般级别的手法中感到一股股电流顺着那里直往四周流窜,激得他气息紊乱面红耳赤脑袋发胀,偏偏此时此刻又听到耳边恶魔一样的低语,句句包含威胁,惊心动魄,吓得他寒气一阵阵往外冒。这等冷热交并福祸同行边愉悦边恐惧,哪是他能承受得了的?一紧张实话就说出来了,张嘴告饶:“哥,哥我错了行不?我下回再也不敢了,我……”

  “酒很烈啊。”陈纪衡悠悠地道,“那么多样,外加一整瓶威士忌,是个人都够呛能起来了吧,可我没觉得怎么样。”

  孙建军死的心都有了,你他妈根本就不是人!

  “你知道为什么么?”陈纪衡也不知是戳穿孙建军翻身小伎俩的缘故,还是喝了酒的缘故,话格外多,语气格外温柔,只是气息格外阴森,令人不寒而栗,“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喝酒么?”

  孙建军哪里会知道?他要是知道他就不捻老虎须了,偏偏陈纪衡不依不饶地还让他回答。陈纪衡问一句手心就不轻不重地捏一把,捏得小孙又粗又硬,黑红黑红地冒了头;捏得孙建军肝颤胆颤声颤嘴唇也颤:“不……不知道……”

  “因为我喝不醉,我曾尝试过一口气喝了两瓶茅台,一点事也没有。我不愿意喝,喝酒对我来说跟喝水一样,毫无差别。”陈纪衡的手指灵活地在孙建军身上点按,仿佛那不是孙建军,而是一排排琴键,而他好整以暇地坐在琴凳上,演奏无以伦比的优美乐章,“不,还是有点不同。就是平时用你的衣服,可以射一次,那天射了三次还是意犹未尽。我想象你在我身下的样子,真是过瘾,太过瘾了。所以……”陈纪衡长长、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回味似的呢喃,“真好闻,我一闻就硬。”

  这一点孙建军已经深刻地感受到,后面那根一直在顶着他,虎视眈眈只等长驱直入。

  孙建军明白今天算是完了,区别只在于是强奸还是合奸。不过这地点、这情景、还有这人,他还能有别的选择吗?他突然高举双手,大声道:“不用绑着我,我不反抗。”他哭了,抽抽噎噎可怜兮兮地道,“我一定,一定不反抗……”

  61、少更点

  反抗?孙建军已经没有丝毫力气反抗了,他徒劳地抓住床栏杆,承受着身后凶猛的撞击,目光茫然毫无焦点,口中发出无意义的呻吟。陈纪衡一边顶一边咒骂:“草,真他妈紧,啊——”他照着孙建军光溜溜的屁股蛋子狠狠抽了两把,“别他妈装死,喊两声我听听。”

  臀瓣早已被捏得又青又紫,哪里受得了再次摧残,痛得孙建军呜呜乱叫,咬着被角眼泪哗哗地流。

  陈纪衡在孙建军身体里慢慢地碾弄,一只手抓住小孙弟弟来回揉搓。那里喷发过好几回,从神采奕奕变得蔫头蔫脑,硬都硬不起来了。陈纪衡兀自兴味盎然地逼问:“过瘾不?”

  “过,过瘾……”孙建军哽咽着,哀哀求饶,“别,你别…啊……嗯啊……我不行了,我啊……”

  “不够爽么?”陈纪衡重重地顶了一下,孙建军忍不住一阵抽搐,前端又吐出可怜巴巴的一点点白沫子。他大口大口地呼吸,有气无力地道:“爽,爽……”忽然哭起来,“哥你饶了我吧,我要死了,我……”

  陈纪衡拔出凶器,把孙建军调过来,让他面对着自己,居高临下狎弄着他:“来,叫声好听的。”

  “哥……哥……”孙建军泪流满面,他真的是不行了,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使不起来,后面涨得没有知觉,又是羞耻又是害怕,一定被玩坏了,呜呜呜……

  “哭什么?”陈纪衡低下头,含情脉脉地吻去孙建军脸上的泪水,猛地高抬起他的双腿,用力刺了进去。两人一起大呼出声,只不过一个舒服酣畅,一个痛不欲生。

  陈纪衡半闭着眼睛,嘴里喃喃咒骂,这小子平时人五人六彬彬有礼,在床上却污言秽语不绝于耳,越是兴奋骂得越狠,连孙建军这样的都听得面红耳赤,不敢接口。

  孙建军的脑袋被陈纪衡顶得直接装上了床栏杆,随着律动咚咚撞得发痛,可他此时神智混沌,意识不清,只能张着嘴巴啊啊地叫唤,连句整话都说不出来了。

  陈纪衡摊开孙建军,把他上上下下又吃了个遍,发现他目光涣散,再玩下去非晕倒不可,只好暂且放过。翻身靠在床头,揪起孙建军的脑袋按在自己两腿之间,挺立着的物件直戳到他的鼻子上:“来吧,最后一次用嘴让我舒服了,今天就饶了你。”

  孙建军趴在床上,委委屈屈地探出舌尖,一点一点舔弄。他哭了大半宿,声嘶力竭,嗓子眼发干,吞下那玩意难度太大。陈纪衡随手抄起本来孙建军想系在他脖子上的领带,啪地一下抽在孙建军后脊上,阴森森地道:“专心点,不然一会干死你!”

  孙建军抖了一下,不知是被打的还是被吓的,只好乖乖含住前后吞吐。陈纪衡舒舒服服靠在床头,看着孙建军身上青青紫紫,耸起的臀尖点点白浊,一副刚刚被蹂躏完的凄惨模样,心情大为愉悦:“对,舌头化圈……嗯,挺好……就这样,左边舔舔,啊他妈的你前后一样紧啊,吸一吸,啊对啊……真爽啊,他妈的够劲……”陈纪衡猛地揪住孙建军的头发,不管不顾在他口中拼命抽插,又深又狠,刺激得孙建军连连作呕,直翻白眼,发出唔唔的呻吟。

  陈纪衡抡起领带又抽他一下,命令道:“舌尖立起来!对,就是这样……啊啊……过瘾,啊……真他妈的……啊你个贱货!”他陡然加大力度横冲直闯,孙建军一张脸紧贴着陈纪衡下身浓密的毛发,憋得通红,只觉得那玩意直戳到嗓子眼,几乎都要刺穿他一般。刺到极处戛然而止,一股热流直喷入口中。孙建军含着那玩意吐不出来,只好咽了下去,满嘴腥膻的味道。

  陈纪衡闭紧双眼停顿好一阵,一口气这才缓缓吐出来,收回物件瞧一瞧,上面干干净净的,都被孙建军无意识之中给舔了。陈纪衡微微一笑,拍拍孙建军的脸,道:“挺棒,你上面和下面一样棒。”

  孙建军翻身摊在床上,上下都像被戳露了似的火烧火燎地痛,小手指头都动不了。陈纪衡俯身抱住他,贪婪地呼吸那种情欲和体息混合的味道,自言自语:“还是真人好,比那件破衣服好多了。”边说边在孙建军身上东吻一口西亲一口,仿佛他是个了不得的珍贵的宝贝。俩人在地下室里玩了一天一宿,连饭都是陈纪衡做好后在床上吃的,只是他吃得比较多,孙建军根本没吃到什么,被陈纪衡干得连饿的感觉都没有了。

  陈纪衡瞧他双眼发直的可怜样,又有些心疼,倒了一杯水,扶起孙建军给他灌下去。孙建军如饮甘霖,咕嘟咕嘟喝下去一大杯,这才觉得自己又活过来,将脸埋在枕头里,呜呜地哭。可嗓子痛得厉害,哭得像副破锣。

  陈纪衡抱住他低声哄劝:“好啦好啦,下次不欺负你了行不?别哭了,真难看。”

  孙建军伤心欲绝,哭得没完没了。陈纪衡哄了半天不见效果,他本来也不是心慈的人,皱紧眉头喝道:“你哭够没?我又不是把你强奸了,至于吗?!”

  孙建军双眼含泪瞅瞅他,转身趴在枕头里,哭得更大声了。

  62、妹妹来了

  孙建军心情又郁闷了,一小半因为反攻没有成功,倒被陈纪衡吃得干干净净一滴不剩,不过最重要的原因是他发现没戏,不只现在以后反攻都没戏,陈纪衡这种变态简直就是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至少以孙建军的小身板小伎俩,要反攻绝对没戏。

  孙建军十分失望,他得承认,跟陈纪衡做的确爽,但如果在上面的那个是他,必定会格外爽。可惜,唉——他以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明媚忧伤地吐出一口烟圈。眼瞅着三个月的约定过去一半,算了拉倒吧,嘴边上的肥肉也不见得能吃到,带了套的枪也不见得就能插菊花,咱天生就没享那个福的命,还是留着插别人去吧。

  孙建军这才算是彻底死了心,但此时此刻的他当然不曾预料到,他身上的这杆枪,这辈子算是与菊花无缘了。孙建军吸完一根烟,趿拉着拖鞋往客厅里走,见陈纪衡对着手提电脑,噼里啪啦不知在和谁聊天,头也不抬,只道:“来,过来瞧瞧。”

  “不瞧!”孙建军还堵着气,绕过茶几要进卧室里。只是陈纪衡一句话就把他钉在地上:“是我妹妹和妹夫的照片,来瞧瞧。”

  孙建军惊喜地道:“啊?找到啦!”立刻把昨晚那点憋闷不愉快抛到九霄云外,屁颠屁颠过来盯住电脑屏幕。上面放大了一张照片,陈馨和一个外国青年并肩而立。陈馨仍是那副冷冷淡淡的模样,漠然地望着镜头。那位外国青年却很开心,笑得一脸灿烂。

  孙建军对陈馨印象不深,仅限于那个十六七岁的黄毛丫头,瘦骨伶仃永远低着头,戴着宽大笨重的眼睛,背着个大大的书包行色匆匆。如今的陈馨,少女时的青涩早已褪去,一袭水蓝色长裙把身姿衬得婀娜匀称,只是太冷,跟冰雕出来的似的。

  孙建军不得不承认,陈家遗传真是不错,兄妹俩长得都挺带派,气质一流。

  陈纪衡鼠标轻点,轮到下一张,陈馨长发挽起,脸上线条柔和了些,怀里抱着个混血男娃娃。小孩眼睛又亮又大,懵懵懂懂地看过来,小胖腿露在外面,脚丫高高地举起。

  孙建军扑哧笑道:“都有孩子了?”

  “是啊。”陈纪衡一边打字一边道,“两个,一个四岁,德语英语中国话,说得都挺溜;还有一个一岁半。”他轻吁口气道,“过两天他们会来,和我一起去看妈。”

  孙建军挠挠脑袋,其实他觉得陈父去世时陈馨也不在,没准陈母对这个女儿一样心有芥蒂。再说陈馨性子本来就冷,不见得能帮上多大的忙。但有变数总比现在毫无进展强,他拍拍陈纪衡后背,道:“挺好的,我看挺好的。家庭幸福,还有孩子,宋姨瞧见了,一准儿能原谅你们。”

  陈纪衡向后靠在沙发上,整个人隐在灯光的暗影里,看不见表情。那种孤寂的感觉让孙建军心头一软,道:“慢慢来吧,会好起来的。”

  陈纪衡偏过头看向他,慢吞吞地道:“你这是安慰我?”

  “啊……”孙建军摸摸鼻子,不好意思地笑笑。

  陈纪衡身子前倾,眸子里的光暗昧难明:“只用语言没多大用,不如实际行动……”

  孙建军不等他说完,针扎似的一跃而起,捂着屁股往书房里蹿:“我生病了,我咳嗽,我拉肚子,我痔疮……”

  陈馨的丈夫是个金发碧眼的德国人,个头不高,和陈馨差不多少,职业是作家。当年和陈馨同在一所大学就读,追陈馨可谓费尽心机绞尽脑汁,自学五年汉语,还起个中文名字叫何极,取自张九龄的“馨香岁欲晚,感叹情何极”。

  陈馨在那所大学声名远播,背后人称“冰美人”,气质清冷对任何人不假辞色。何极发挥了德国人认真严谨的高贵品质,专心致志一丝不苟,自第一面惊为天人之后,穷追不舍,苦恋六年,终于抱得美人归。

  陈馨是标准的事业型女人,她本来对父母极为抵触,阴差阳错之下却终于女承母业,在胸心外科颇有建树,忙起来常常一天一宿不回家。何极本来学的是口腔医学,但德国人十分以家庭和孩子为重,于是辞去了工作,当上作家,如今也是小有名气。

  陈纪衡和孙建军一起去机场接他们,何极气质略显古板,但目光诚挚,很得二人好感。两个孩子十分可爱,尤其是一岁多的安妮,一头卷曲的短发,褐色的大眼睛,雪白雪白的皮肤,跟个洋娃娃似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