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7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我信唯物主义世界观,我是马克思的粉丝,但是这事情太怪了。”言泓压低了声音,“彭医生那份自述报告是我整理的,有些内容,医院不让他往上写。”

“什么内容?”秦戈被他的神秘兮兮感染,也低声问。

“彭医生说,墙上都是血,从天花板往下流,手术室地上全都积满了。”言泓犹豫片刻,声音更小了,“而且他还看到手术室里有病人,有医生,穿的都是几十年前的制服,正在动手术。”

.

把言泓送回门诊楼之后,秦戈在院史展览馆前的长凳上坐下。

长凳只有一条,被四五棵开始抽条的垂柳环绕。他抬头望向三楼,发现从这个角度看不到6号手术室。

身旁小路上,一个男孩抱着父亲的腿哇哇大哭,一头小小的牧羊犬趴在他脚边,神情怯畏。

秦戈这时候才发现,这儿到处都是小孩和他们小小的精神体。今天估计是给幼年哨兵和向导检测精神体形态的日子,有的孩子很容易就跟自己的精神体玩在一起,有的孩子却还在惧怕这位陌生的、但却永远不会与自己分离的伙伴。

他环顾四周,看到靠近门诊楼的草坪上躺了只懒洋洋打呵欠的大狮子。

狮子周围没有敢靠近它的精神体。

在一片嘈杂的笑声和哭声里,大狮子的呵欠仿佛是逐格动画。

秦戈盯着狮子呆看,脑子里转得飞快。

今天彭医生不在,可以说毫无收获--但言泓特意带他去看了手术室,还跟他描述了彭湖医生幻觉中更详细的部分。

那间手术室已经堆满了杂物,用过的横幅和坏了的椅子堆得很高,地面积满了灰尘,只有一些凌乱的脚印。言泓把窗推开一条缝,春季还不甚炽烈的阳光从缝隙里照进来,房间里的灰尘在光柱里旋转飞舞。

没有手术台,更没有彭湖所看到的血和医护人员。

彭湖说手术室的天花板淌血,顺着墙壁流下来。而墙上还有人钻进钻出,数量很多。

但秦戈在手术室里,什么都感觉不到。

那就是一间普通的杂物房。

言泓一直跟他强调,彭湖医生的描述里有很多具体细节,多到所有听过的人都会认为不是幻觉,而是真实在他眼前出现的场景——毕竟彭医生不可能见过几十年前的旧手术室,他那时候还没有到医院来。

不是幻觉,那是什么?

秦戈站起来,他现在必须要回到危机办查资料了。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件事情稀奇古怪,令他眼皮又隐隐耸动,做起了蹦迪之前的热身运动。

他抄近路走向车棚,经过大狮子身边时发现它在看自己。

即便在危机办里也很少见到以狮子作为精神体的哨兵。秦戈不由得多瞅了两眼,忽然认出,这就是刚刚在危机办传达室见到的那只呵欠巨兽。

看来那位讨烟的哨兵在自己之后来到了医院。

出于说不清楚的兴趣,他抬手对着那只狮子挥了一下。

从医院回危机办的路上,秦戈会在等绿灯的间隙想起狮子的主人,想起他高挺漂亮的鼻子,和长得还不错的侧脸。

-------

浮潜:潜水活动术语,在海域研究学中特指浅层意识探索。

深潜:潜水活动术语,在海域研究学中特指深层意识探索。

巡弋:潜水活动术语,在海域研究学中特指调剂师巡回漫游整片或部分海域,寻找异常。

拷问:在海域研究学中特指调剂师强行入侵海域进行非许可探索。

作者有话要说:响蜜鴷(lie,四声):英文名honeyguide,一种喜欢吃蜂蜜的鸟类,人类常用它来寻找蜂巢。

第3章血与酒03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秦戈才找到精神调剂科的办公室。

这间20平左右的小房间藏在危机办办公楼的侧门走道里,原本是存放清洁工具的房间。秦戈从问高天月“办公室在哪儿”开始就一直烦着,走到办公室门口,他的烦躁已经突破了阈值。

很小,很破,很简陋。墙上一扇小窗,蒙了结结实实的灰尘。屋里四张桌子,干净坦荡,连支笔都没有。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