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9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久仰久仰。”秦戈反应过来之后,连讲话都不利索了,连忙紧紧握住谢子京的手,“我、我听过……不是,我看过你的资料,在档案里。你很厉害,很优秀……”

被白小园和唐错的不靠谱引起的郁闷已经烟消云散。

但谢子京还是不说话,光笑。

有白唐二人和谢子京辉煌的记录在前,秦戈觉得面前这位哨兵怎么看怎么好,于是也对他笑:“你有什么话不怕直说,平时也不用叫我秦科,咱们都是同事,是伙伴,叫名字就行。我们是新成立的小科室,工作不多,但是同事都是年轻人,好相处……”

正当秦戈觉得自己唠叨得仿佛高天月附身时,谢子京开口了。

“你不记得我了?”

秦戈:“……虽然有时候可能不靠谱——啊?”

谢子京:“我啊,谢子京。”

秦戈愣了片刻,渐觉窘迫:“我可能记性不太好,不好意思啊……真想不起来了。”

谢子京:“我们谈过恋爱的。”

秦戈:“……”

短短一分钟内,这是他第二次被震惊得说不出话。

“我是你前男友啊。”谢子京的手指在桌上弹了一下,露出大白牙,并且抓紧了秦戈试图抽离他掌握的右手。

秦戈的笑容消失了。

他心如死灰。

又是个不正常的。

.

谢子京来得太迟,高天月和人事科的同事都走了,秦戈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人给他办理入职手续。

据谢子京说,他是今天下午才抵达的,开始先来危机办报到,但人事科告诉他必须交体检报告。等到他从二六七医院拿到体检报告,一来一回,危机办只剩下加班的人了。

“给我介绍介绍这个单位?”谢子京紧紧跟在秦戈身后,“你为什么不高兴?看到我不高兴?你不觉得我现在比以前更有男人味了吗?瞧我这儿,我的小胡子,自己弄的,帅不帅?”

秦戈非常累,非常烦。如果一个人的心烦程度能够用指数来表达,他现在已经爆了100个表。

不需要进行测试和面谈,甚至不需要潜入谢子京的“海域”巡弋,秦戈可以肯定,这人存在非常严重的恋爱幻想。

存在恋爱幻想的哨兵和向导很多,这足以证明他们的“海域”可能不正常。

会出现恋爱幻想的人,大部分是长期生活在闭塞环境中,接触不到足够数量的外界信息,缺乏同伴支撑并且内心有强烈渴望的人。在幼儿时期生成回避型依恋的人中,成年后如果得不到充分的肯定,最容易产生恋爱幻想。

他们会臆想自己拥有一个完美的恋人,并且将所遇到的人毫无理由地套入自己的模板中,认定自己与对方“谈过恋爱”或者“正在谈恋爱”。

这个套路秦戈太熟悉了,当年考精神调剂师的时候,笔试的第一道分析题就是恋爱幻想。

而且那道题他拿了满分。

秦戈之前在档案室里见过谢子京的一些资料。资料显示,他的父母在他上大学之前已经因为事故去世,而考上危机办之后他又去了条件最艰苦、人员最少的西部地区办事处,长期在极端孤清的雪域里活动。

所以他现在一方面觉得谢子京真他妈烦,一方面又觉得谢子京很可怜。

这怜悯里还掺杂着秦戈的愤怒和焦灼。

但精神调剂师的职业道德提醒他,不能轻易打破任何人的恋爱幻想。如果恋爱幻想是哨兵或者向导“海域”中的重点,擅自打破可能会导致他们的“海域”崩溃。

所以对于谢子京的话,秦戈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他转换了目标,开始腹诽高天月。

“所以你打算带我去哪里?”谢子京发现他们已经来到了停车场,“直接去你家?不好吧?我们刚刚重逢,不先说说心里话吗?当然我不是很在意……”

“住宿的地方你自己解决吧。”秦戈低头开电动车的锁,“明天早上七点五十之前到办公室。再见。”

谢子京笑了几声:“你害羞什么?”

秦戈不得不为自己辩白:“我没害羞。”

谢子京摸摸自己下巴:“那我去你家坐坐?”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