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10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秦戈:“……”

谢子京:“你放心,不是你想的那样。”

秦戈:“……我想了什么?你又想了什么!”

传达室大爷从窗户里探出个圆乎乎的脑袋往这边张望。

秦戈闭上了嘴,心里现在挂着的风球已经跃升至30级——如果真有30级风球的话,他确定那绝对是谢子京的造型。

“好吧。”谢子京笑着说,“不逗你了,我自己解决住宿,拜拜。”

驶过危机办门前那几条减速带的时候,因为车速太快,秦戈的电动车蹦得很高,导致他屁股很疼。

种种怨气,只好都加在高天月身上了。

.

第二天上班,秦戈第一时间奔去找高天月,却被告知高天月出差去了,一周之后才回来。

他郁闷极了,先去档案室逛了一圈平复心情,之后才鼓起勇气穿过侧门,进入属于自己的办公室。

刚进门,迎面就是一股酒气。

白小园和唐错和昨天一样磕着瓜子,办公室里还多了个正啃煎饼果子的谢子京。

但酒气却是三人面前的一个陌生男人散发出来的。

他挥动着手里的红星二锅头,抽了抽鼻子,“嗬”地吼了一声:“我会怕?我要是怕血怕死人,我能当这么久的医生?”

秦戈已经没有力气再为任何人愤怒了。他看着转头瞧向自己的白小园:“这个又是谁?”

“医生。”白小园小声说,“他说自己叫彭湖,一大早就在危机办门口喝酒,边喝边哭,死活要见你。”

秦戈:“……见我?为什么?咱们这个小科室这么有名了?”

白小园:“你是危机办唯一一个精神调剂师,彭医生说自己‘海域’有了问题。听说你昨天去医院找他,没找到,他自己跑来了,说让你救救他。”

唐错捏着鼻子说:“可是他看到的就是幻觉啊,这是精神障碍的症状……。”

酒气熏得他白净的脸皮浮现不正常的红。

谁料唐错话音未落,彭湖忽然愤怒起来。他猛地站起,高高举起酒瓶。

谢子京反应极快,立刻抬手于瞬间夺下他手里的酒瓶。“慢慢讲,不激动。”他笑着对彭湖说,“我们说完再喝。”

“不是幻觉!我是真的看到了!我绝对不是精神病!”彭湖的脸庞被酒气和愤怒烘得发红,“墙上钻进钻出的那些,都是那么那么小的孩子!”

第4章血与酒04

看见“孩子”的那天,彭湖一开始并没有靠近院史馆。

当时刚刚完成一台手术的他正在住院楼的休息室里喝水,门诊楼那边忽然来了紧急通知:附近发生一起严重的校车车祸,其中一个重伤者是哨兵,已经送到了二六七医院来。

彭湖赶到急诊手术室时,病人已经因为失血而休克。

那是一个七八岁年纪的小孩,羽绒服胸口完全被血浸透了。

校车与小车相撞后翻到了桥下,他的肋骨折断,戳穿了肺部。

胸外科的医生忙碌了三个多小时,最终还是无力回天。

急诊室外全是记者,几个成年人跪坐在地上嚎哭,彭湖远远走开了,他害怕这样的场景。

即便做了这么多年的医生,他还是见不得这样的哭声,太苦太惨了。那小孩和他的孩子一样大,彭湖离开手术室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联系妻子。妻子正接孩子回家,父子俩讲了几句话,澎湖才稍稍冷静。

他换了衣服,在医院里散了一会儿步,心中抑郁仍旧无法排除,最后坐在院史馆前面的长凳上发呆。

初春很冷,但怎么也等不到雪落下来。彭湖看着头顶光秃秃的树杈子,忽然瞥见院史馆三楼的一扇窗不对劲。

那是院史馆三楼走廊尽头的6号手术室,已经废弃很多年了。手术室里只有一扇窗户,是旧楼改建的时候凿开的。那房间原本要做成器材陈列室,但后来不知为什么空置了,从此成了杂物房。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