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11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窗户上没有窗帘,总是雾蒙蒙的一片。

但当时,彭湖却看到窗户上印着一张小孩的脸。

“说是小孩也不对。”彭湖低声说,“那应该是婴儿的脸。太小了。”

他是医生,他一眼就看出这张脸不寻常。

“6号手术室那扇窗不矮,离地至少有一米三的距离。”他又说,“一米三的窗户,婴儿怎么爬上去的?我当时以为那手术室里还有其他人,是这些人把小孩带到那个地方的。太危险了,虽然窗子关着,可那房间特别特别脏。”

此时的彭湖看上去,醉意已经没有那么重了。

谢子京把酒瓶和自己的煎饼馃子放在一边,下意识看了看秦戈。

秦戈没有像白小园和唐错一样听得认真又紧张。他正用一种忖度的目光打量彭湖。

“然后呢?”秦戈问。

彭湖从院史馆的人手里拿到了钥匙,立刻赶到三楼。开门之后他便看到6号手术室里一片猩红的血光:手术台放在正中,病人正在挣扎嚎叫,身着无菌衣的医生和护士围在手术台周围,正在动手术。墙壁上不断流下浓稠血液,无论是天花板、地面还是四面墙,全都红得令人作呕。

而就在这红得不正常的墙壁上,一个接一个的婴孩正从墙面钻出来,看向彭湖。

白小园倒吸一口凉气,扶着桌子站起,脸色很不好。

唐错被酒味熏得难受,但这故事却没让他有什么反应。

谢子京又看了秦戈一眼,发现秦戈比唐错还冷静。

“除了这些呢?”他问,“还有什么你觉得比较特别的?我听言泓说,你当时描述的场景特别多细节,如果还记得,最好也跟我们说说。”

“他们穿的不是现在的无菌衣。”彭湖十分详细地描述了自己所看到的的内容,甚至包括器械的名称和样式,他最后看着秦戈,“包括那里头的手术器械,也全都是以前才有的。我看到的那些医生护士,还有手术室里发生的事情,至少也有三十年了。”

秦戈盯着他的眼睛。

彭湖的眼里完全没有醉意,他直视秦戈。

“彭医生,你介意我巡弋你的‘海域’吗?”秦戈问,“你已经知道了,我是危机办唯一一个精神调剂师,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帮忙看看你的‘海域’。”

彭湖显得有些犹豫:“我的‘海域’不正常。”

“正不正常,我可以判断。”秦戈平静地说,“你来找我,请你相信我。”

.

彭湖的“海域”让秦戈很惊奇:那居然是一条长长的、洁白的走廊。

走廊两侧安装着无障碍扶手,地板上有指示盲人行走的盲道,无数房门分列在墙上,有的门敞开着,有的门紧紧关闭。秦戈回头,看到自己身后也是一条狭长的走廊,一样的无障碍扶手,一样的门,一样的地面与天花板。

周围弥漫着消毒水的气味,秦戈还能听到呼叫铃的声音,从分不清方向的某处传来。

这是一条没有边际的医院走廊。

秦戈推开身边的一扇门走进去。这是心胸外科的诊室,电脑打开着,屏保正在闪动,室内空无一人。

他连续走了几个房间,发现都是一模一样的心胸外科诊室。

哨兵和向导的“海域”最忠实地反映着他们的精神状态与情绪波动。但秦戈没有在彭湖的“海域”里发现任何不妥。他在走廊上缓慢踱步,走廊往前延伸,最终消失在秦戈看不到的远处。

虽然这个“海域”很特别,但秦戈不觉得这是异常的。

他见过真正异常的海域,里面充满了无法用逻辑来解释的东西,而且无一例外地,都对进入“海域”的外来者散发出强烈的敌意。

在进行精神调剂师考核的时候,他参加了连续十一场实操测试,巡弋了十一个不正常的海域。在长达六小时的考核中,秦戈不断被异常海域折磨,甚至不止一次产生自己也即将不正常的可怕想法。

当时的痛苦与恐惧,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心有余悸。

但彭湖的“海域”是正常的。虽然走廊长得不可思议,但秦戈没有感受到丝毫的敌意。这个医院走廊安静而整洁,没有污渍,没有不可理解的结构。

它平静而温柔地迎接着来访的秦戈。秦戈知道,这是因为彭湖本人绝对信任自己。

更有趣的是,他很少在别人的海域里见到这么多与工作相关的内容。

“海域”是哨兵或者向导的精神领域,这里面会有他们热爱或者恐惧的东西。所热爱的东西往往会无限展示出来,秦戈见过被无数炸鸡块包围的“海域”;而恐惧的东西则会被深深闭锁在某处。

恐惧不会从人的生命中消失,但它可以被压制,被困锁,好让它无法对“海域”产生消极影响。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