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13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唐错悻悻闭嘴。

问题的关键似乎还是在手术室上,秦戈决定和众人一起再去一趟医院。

白小园去申请用车,唐错还在郁闷自己连题目都没能讲完的都市奇闻,秦戈决定先带谢子京去人事科办手续。等电梯时谢子京凑到秦戈身边问他:“你巡弋别人海域都是那个姿势吗?”

秦戈翻看他的体检报告,发现上面有一栏是空着的。谢子京没有在二六七医院作任何心理和精神检测。

他正想问一问这空着的一栏怎么回事,被谢子京莫名打岔,有点茫然:“怎么了?”

“你什么时候也帮我巡弋巡弋?”谢子京跟着他走进了电梯,笑着说。

秦戈心里确实有这个念头。高天月还没回来,谢子京至少还要在自己身边呆一周。放着个海域不正常的哨兵在身边,无异于自杀。

尤其这人是对着自己冒出恋爱幻想的。

想到恋爱幻想,他仿佛听到了大学时导师歇斯底里的声音。

“恋爱幻想这个知识点的考点跟普通的臆想完全不一样!必须记住,恋爱幻想的本质,是人对美好关系的向往,是人的潜意识在填补过去某种深刻的遗憾。所以恋爱幻想又叫什么?——对!纳喀索斯幻想,它的本源是自我保护,是自怜自爱,所以我们绝对不能粗暴破坏。无论你是向导,还是当调剂师——秦戈不要看小说了,说的就是你,看黑板——解决问题的前提是,先找出他们产生恋爱幻想的根源。这个根源一般出现在他们的童年和少年时期。”

自我保护,自我修复,然后用虚假的爱情来填满自己的空虚。恋爱幻想细细分析起来,原因令人心酸。它就像在脆弱的沙壳上搭建虚像,往往会让哨兵和向导的“海域”在不自知的时候,缓慢崩溃。

秦戈扭头看了一眼谢子京,发现他穿的居然还是昨天的衣服,甚至头发看起来比昨天又油腻一些,令人生疑。

昨日与心烦气躁同等分量的怜悯,现在悄悄加重,往下沉了沉。

按照一般的程序,应该先建立个案,做几个测试,先把谢子京的情绪和人格类型弄清楚,再跟他认真深入谈一谈……秦戈开始思考怎么让谢子京的“海域”恢复正常。

“那个姿势很暧昧。”谢子京忽然幽幽地说,“我喜欢。”

秦戈:“……”

谢子京不吭声了。他靠在电梯上,笑容神秘,似是在想象着什么令他兴味盎然的事情。

秦戈无来由地感到一阵恶寒。

他又想起了导师上课时猛敲黑板要求他们牢记的一个内容。

——有恋爱幻想的人,无一例外,“海域”全都黄得不可思议。

第5章血与酒05

去人事科办手续的时候,科长跟谢子京聊了一会儿,起身拉着秦戈走到一边,满脸苦恼。

“谢子京的手续有问题啊。”他说,“他没有任何调令,这怎么合规矩呢?我昨天就是一个托词,想把时间给拖一拖,想等高天月回来了让他直接处理。”

秦戈也愣了:“但高主任说谢子京是从西部办事处调回来总部,专门给精神调剂科找的帮手。”

“你被骗了。”科长拿出体检报告,指着空的那一栏告诉秦戈,“二六七医院不是不给他做,是高天月叮嘱,让他别在医院做任何心理和精神检测。”

秦戈的眼皮又开始发抖了:“为什么?”

科长看着他的眼神特别怜悯。

“你不知道吗?谢子京的‘海域’不正常,他在西部办事处闯祸之后被停职,是高天月亲自过去,把他劝到这儿工作的。高天月惜才,一方面想让他恢复,一方面想找借口把他留在总部。正好精神调剂科在筹备,最合适安插他。一来能先帮危机办工作,二来跟着你,你可以调整谢子京的‘海域’,再方便不过了。”

秦戈:“……”

科长:“他的手续我现在办不了。秦戈,我劝你也小心一点,谢子京以前的工作成绩确实出色,但是他的‘海域’问题能导致停职,这很不寻常。你自己多多注意。”

秦戈:“……所以我现在是必须带着他了?”

科长:“高天月的安排,我是没有办法的。”

秦戈拿过体检报告,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科长告知谢子京要等高天月回来,谢子京点点头,走回秦戈身边。

谢子京:“你眼睛怎么了?在抽搐?”

秦戈:“……心很烦,所以眼皮跳。”

回去的路上,见秦戈心情不太好,谢子京识趣地没有主动开口说任何话。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