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18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他说完扭头立刻就走,压抑着内心怒气,完全不搭理谢子京。

.

在地铁上摇晃的时候,秦戈攥着手机,心烦意乱。

可怜的谢子京,烦人的谢子京,但是……也是无家可归的谢子京。

找个住处就这么难吗?秦戈上网搜了一通,发现租房讯息很多,但确实都比较贵,中介一个个吹得牛皮哄哄的,广角镜头把15平米的房间拍出了40平米的效果,实在不可信。谢子京初来乍到,不熟悉这边的情况,加上现在又跟着他们一起行动,完全没有空去找房子。租不到房子,似乎也是情有可原的。

到站之后,秦戈还是拿起手机给白小园打了个电话。

白小园刚刚把唐错和谢子京送回危机办,秦戈让她帮谢子京注意一下,看哪儿有交通方便价格合适的房子,尽快给谢子京找一间。

“你和唐错都帮忙留意一下吧。”秦戈说,“他总不能每天晚上都撬门住调剂科里。”

白小园一愣:“撬门?住调剂科?”

秦戈:“他说昨晚就这样过的。这也太惨了。”

白小园:“没有啊,他昨晚睡传达室里呢。传达室不是有张双层床么,他睡得可好了,早上我来的时候他特别精神,还问我附近哪里卖的煎饼馃子最好吃。”

秦戈:“……”

白小园:“还帮他吗?”

秦戈:“帮吧。”

挂了电话,秦戈一脸平静地走着,但在心里已经把谢子京挂在楼顶,用30级狂风疯狂拍打。

.

秦戈的“家”在严格意义上,并不是他的家。

14岁的时候他成了孤儿,正茫然于不知何去何从之时,当时危机办的主任秦双双收养了他。

他本名叫杨戈,后来在秦双双的劝说下,为了避免以后的麻烦而改了个姓,在秦双双家里一住就是十年。他不称呼秦双双为母亲,也不会称呼秦双双的丈夫蒋乐洋为父亲,他只是多了一个阿姨和一个叔叔,还有一个弟弟,生活好像又恢复了原初的状态。

仿佛没有过缺口。

秦戈一打开门,立刻就闻到了从厨房里传出来的香味。

系着围裙的蒋乐洋从厨房里走出来,很高兴地挥动勺子:“今晚有茶树菇炖鸡。”

蒋乐洋的头发上有白发了,但他不大在意,坚决不染,因为秦双双曾说过他的白发也十分帅气。与秦双双结婚将近二十年,夫妻俩的审美已经高度趋同,十分一致。

秦戈溜进厨房看了一圈,发现他做的全都是秦双双喜欢的菜。

昨晚刚结束出差回到家的秦双双正在客厅里看书,眉头皱得死紧。她手里的书上贴了不少细长的便签,看到秦戈之后,她的第一句话就是批评:“高天月的学术水平下降了啊,这本什么东西,写得也太敷衍了。”

秦戈诺诺地点头。

看出他的敷衍,秦双双放下了书,跟他聊起自己这次去西部办事处开会的事情。

聊了一会儿,秦戈的手机收到了一条信息。

信息是白小园发来的。

【秦戈,危机办没办法针对蔡明月的事情开协助调查的申请,事情有些复杂。我正在继续查过往资料,明日详说。】

“工作上的事情?”秦双双问。

秦戈皱着眉点点头。

秦双双显然来了兴致:“保密的吗?”

她当年之所以离开危机办,是因为在任期间危机办出过一起异常严重的事故。虽然事故与她没有关系,但她还是很快被调离,之后一直在在特殊人类教育与就业指导中心工作。

对于危机办的事情,秦双双向来都是好奇又急切的。

而对于自己的继任者高天月,她也有着许多不满。

秦戈只告诉她自己工作上有了新的变动,目前正在查二六七医院的一个医生。他问秦双双是否知道蔡明月。

秦双双笑道:“当然知道。哪个在二六七医院生孩子的女人不知道她啊?小川就是她接生的。你们查的事情跟蔡明月有关?”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