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24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秦戈:“……可以。你别装可怜了,可以吗?”

谢子京大笑:“可以可以可以。”

但他的姿态仍然没有放松,乖乖地坐在沙发上时手搁在膝盖,眼神紧缀在秦戈身上,看他在开放式厨房烧水泡茶,最后在自己面前放下了一罐果汁。

秦戈打算跟谢子京说一些住在自己家里需要注意的事情,但想想似乎也没什么需要提醒的。

“每天都要洗澡,作息最好跟我一致。”他从卧室里抱出被褥,“你睡沙发吧,这张沙发可以当做沙发床,再放张椅子,你应该能伸直腿。”

谢子京接过被褥枕头,发现枕套上的图案很可爱。

“这是什么?”谢子京好奇极了,“你的精神体?”

“蜜袋鼯。”秦戈又去给他找牙刷毛巾,“我弟弟的精神体。这套被褥枕头都是他的。”

谢子京:“你有弟弟啊?”

秦戈拿着毛巾和牙刷走出来,终于忍不住了:“你不是说跟我谈过恋爱吗?我们当时怎么谈的?你连我有弟弟都不知道?”

“不知道。”谢子京笑着说,“可能你故意不告诉我吧。背着家里人偷偷跟外面的坏小子谈恋爱,不是很刺激吗?”

秦戈:“……”

谢子京微微皱起眉头,沉思片刻后嘴角一勾,笑得有点儿下流。

秦戈:“……你又想了什么?!”

“剧情进展有点儿快,十七八岁,还是要矜持一点点。”谢子京轻咳一声,“我调整一下,我们应该先是骑机车谈恋爱,然后再携手私奔。那个晚上大雨瓢泼,在没人经过的废弃火车站的空火车上,我点了一根蜡烛,然后和你在烛光下做……”

“做什么?”秦戈咬牙问。

谢子京一脸认真:“做高考模拟题。数学特别难,最后一道大题简直超纲。”

毛巾牙刷全扔到了他脸上,他迅速抓住,蒙着脸笑起来;随后渐渐笑得控制不住,整个人都歪在沙发上,声音发抖。

“去洗澡!”秦戈大吼。

推拉门关上的声音非常响。

谢子京笑够了,躺在沙发上,盯着天花板的壁灯,半晌才“哈”地又笑一声。对他来说,逗秦戈生气实在很有趣。

只是方才说的都是想象。他确实想不起自己怎么跟秦戈谈的恋爱了。

.

秦戈怀疑谢子京是知道自己有恋爱幻想的。

有恋爱幻想的人之中,极少一部分是可以自知的,但是一般来说,人一旦知道脑中的情愫完全诞生于幻想,他也就很快能够清醒,不会沉溺其中。

但谢子京显然乐于以前男友的身份来逗秦戈。

可谢子京是因为“海域”不正常而被停职的。如果他对自己的恋爱幻想一无所知,那他当时停职的原因应该不是恋爱幻想。

而是别的比恋爱幻想还严重的问题。

秦戈觉得头疼。“海域”里有一个问题已经很麻烦,现在看来,谢子京可能至少有成双成对的两个。

他听见浴室传来了水声。谢子京乖乖去洗澡了。

秦戈翻开笔记,在纸上随手涂写,理清彭湖和蔡明月这件事的思路。

只要证实蔡明月曾在6号手术室里做过一些违规的事情就可以申请启动调查。

但住院病历只保存三十年,现在早已过了保存期,他们想找也找不到了。

而即便仍然有部分保存着,医院也不可能允许他们在毫无理由的情况下调看。

当年与蔡明月一同工作的医生护士大都年逾高龄,不是已经离世就是难以寻找。

从医院那边找不到调查可能,蔡明月的病人也极其难找。能够找到的全都是孩子顺利出生了的,而那些夭折了的婴儿,父母早就不知去向。——尤其是,如果是父母让蔡明月去处理孩子,即便找到了父母,也没法询问出真相。

而蔡明月的心脏搭桥手术数日后就要开刀。这是一个有风险的手术,她极有可能无法从手术台上平安下来。

每一个可能性都被划掉了,只剩下最后一行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