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25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强行潜入”。

秦戈把这四个字看得都快不认识的时候,门突然被拉开,谢子京穿着长袖衣裤,热气腾腾地站在门外:“到你了。”

见秦戈坐在书桌前,谢子京不请自入,走到身边,探头看他的笔记。

秦戈先闻到了他身上的热烘烘的沐浴露气味,下一刻才惊觉两人的距离已经超过了社交距离,立刻捂着笔记本,沉下脸呵斥:“出去。”

他这话还没讲完,谢子京已经转头走到了书架那边。

秦戈只想他尽快离开自己的卧室。一个对你有恋爱幻想的哨兵,洗完澡,冒着一身热气进入了你的卧室——这怎么看都是刑侦电影或者R18电影的开头,接下来不是要杀人就是要上床了。

“想拿什么就拿吧,我准备洗澡了,你自己呆客厅里。”

谢子京指着书架角落放着的一把尤克里里。

这是住进来的时候蒋笑川送的,无奈秦戈只会用它弹《那些花儿》的前面四句。虽然短,但秦戈只会这四句,所以弹起来也比较容易动情,容易让弹者沉溺其中,听者不堪其扰。

“可以。”秦戈立刻说。

.

洗完澡之后,秦戈对谢子京的观感有一点转变。

谢子京沐浴后把浴室处理得干干净净,不仅地面和墙面看不到一滴水,连镜子上都没蒙着一丝水汽。

秦戈决定夸他两句,毕竟是自己的客人,但走到客厅他却忽然发现这人站在阳台上弹琴。

已经九点多了,秦戈连忙冲到阳台,压着声音:“回来,别扰民了。”

谢子京又弹了一串,心满意足地把尤克里里收起来。“好听吗?”他问秦戈。

“好听好听。”秦戈敷衍地回答。

“我弹的是一首雪山里学来的情歌。”谢子京笑道。

秦戈听得出来他在用自己名字开玩笑,决定把刚刚绞尽脑汁想的两句夸他的话全吞回肚子里。

互道晚安之后,秦戈锁好了自己的卧室。

谢子京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盖着被子躺下来,从背包里拿出一本书翻看。

他夜间很难入睡,今天也不例外。

看了半本书,他察觉到屋子里有了别的动静,慢慢从沙发上坐起来。

有轻柔气息从秦戈的卧室里流淌了出来。

谢子京知道秦戈已经睡着了。房子里属于秦戈精神体的那份气息前所未有的浓厚。它们像萦绕在这个空间的暖气一样,把他从头到尾包裹起来,抚平了他的焦灼,又令他产生新的焦灼。

乳白色的雾气穿过了墙壁与玻璃,最后在阳台上沉落,凝聚成一个圆乎乎的小东西。两只耳朵从厚厚的白色毛发中竖起,片刻后又垂到两侧,小毛团一般的尾巴在屁股上有节奏地晃动。

谢子京一下坐直了。

那是秦戈的精神体,一只仅有手掌大小的长毛兔。

它正在晒月光。

第9章血与酒09

谢子京从沙发床上小心地溜下来。

他从没见过这么小的兔类精神体,就像能托在手心的一团绒毛。

精神体感觉灵敏,他才把阳台门推开一条缝,兔子一下转过头,圆眼睛看着他。

谢子京忍不住笑出了声:这兔子的毛实在太厚太长了,几乎连它的五官也一起盖住,只有眼睛鼻子露在外面,仿佛将自己乔装成了通体雪白的小长毛猿。

“嘘……”谢子京对它竖起手指,“我是好人。”

隔着一面玻璃,兔子开始往后退。它的四爪、尾巴和耳朵都在瑟瑟发抖,浑身的厚实白毛簌簌地颤。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