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32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秦戈并不知道病房里和病房外发生了什么事,他在进入蔡明月海域的瞬间,立刻感到了恐惧。

四壁流血的手术室,从墙上钻出来的婴孩,手术台上嚎叫的产妇,沉默持刀的医生。

彭湖曾跟他描述的一切,竟然真真切切出现在眼前了。

秦戈就站在6号手术室当中。这是三十年前,是蔡明月的记忆,手术室里还没有那扇后来才被凿开的窗,无影灯竟然也似是红色的,光线在血气里浮动。浓郁的血腥气直冲他而来,病人的声音太过凄惨,秦戈不得不后退几步。

他的双足就踩在血水之中,随着移动,发出粘稠的声音。

血水足有一寸深浅,几乎淹没了他的鞋底。整个手术室仿佛被浸泡着,被侵入着,但手术台周围的医生却仍然沉默,就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也没有看到一样。

只有一个小时。秦戈不敢耽搁。他需要花极大的力气来压抑恐惧,才能勉强正常地朝着手术台迈出一步。

墙上钻出的婴孩全都看着他,神情漠然,空白的眼眶里,黑色的眼球正在疯狂滚动。

秦戈根本不敢再多看一眼。他艰难地走向手术台,嚎叫的声音越来越大。

可是手术台上没有人。只有空空的、正在兀自扭动挣扎的住院病服。

病服的腹部被剪开了,医生拿着剪子与刀站在一旁,数双眼睛都顶着病服中间大开的那个口子。

一个婴孩正试图从里面爬出来。

秦戈只感到这里的每一处地方都令人毛骨悚然。

蔡明月的“海域”太诡异了,无论是多么强大的精神,数十年都要忍受着这样的场景,会发疯反而是正常的了。

他转头想看医生,却发现手术台周围低着头的几个人,竟然全长着蔡明月的脸。

是三十多年前的蔡明月。她还没有被疾病和时光折磨得干枯憔悴,只是神情呆板木然,一动不动。

秦戈退到了手术室门口,他不得不说服自己先离开。

手术室的门轻易就推开了,秦戈一个趔趄,摔了出去。

他摔进了一滩腥臭的水中。

秦戈几乎忍不住自己的颤抖。他迅速爬起来,发现自己仍旧在手术室里。

不祥的预感袭来,他立刻奔向门口,哗啦一声将门拉开。

门外仍然是6号手术室。

秦戈愣住了。他的前方,他的后侧,都是一模一样的手术室,一模一样的尖叫,一模一样的场景。

他继续往前奔去,拉开一扇又一扇的门。

进入一个又一个6号手术室。

他在“海域”之中,肉体不会感觉疲累。但奔走一段时间之后,秦戈不得不停下来。

他明白了蔡明月为什么害怕到哭着恳求自己“救”她。

只有极严重的精神异常之人,“海域”才会出现这种无穷的循环。蔡明月平时可以装作正常生活,但夜间入睡的时候,她无可避免地会进入梦中,“海域”里的东西零零碎碎地浮在意识之上,啃噬她的梦境、睡眠和情绪。

年老之后,由于神经和脑部功能的退化,哨兵和向导的“海域”都会出现或多或少的异样。有的人可以努力维持自己“海域”的稳定,但蔡明月显然不行——她的海域太可怕了。

秦戈想起言泓曾说过,蔡明月会说“胡话”,而这些“胡话”彭湖愿意听。

彭湖听到的,应该就是蔡明月神志不清时所描述的“海域”。

但一味循环重复的手术室,并不能让秦戈窥见蔡明月的真正秘密。他正想继续往前探索,眼角余光却发现,手术台那头有些不一样了。

医生模样的蔡明月手上拿着的不是刀或剪子。她抱着一个婴儿,并且正用手捂着那婴儿的鼻子和嘴巴。

秦戈听不见任何声音,只有因为巨大痛苦而拼命发出的惨叫。那婴儿在蔡明月手里抖动了片刻,很快就静了。

“死了。”蔡明月说。

周遭忽然一静,所有声音瞬时消失。

抱着婴儿尸体的蔡明月死死盯着秦戈,突然大吼了一声:“滚出去!!!”

墙壁融化了,秦戈发现自己正在往下坠落。穿过无数手术室的天花板与墙壁,无数次跌入血水,又继续向更深处坠落。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