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34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病房的门被敲响,蔡易彬彬有礼的声音在外头响起,说的是毫不客气的话:“我进来了。”

就在他拧动门把手的时候,病床上的蔡明月忽然拼足全身力气,大吼了一声:“出去!”

门缝里,蔡易的神情复杂且狼狈:“妈。”

“出去!”蔡明月又喊了一声。她自己自己摘下了氧气罩,大口大口地喘气。

门终于关上了。秦戈从地上爬起,才走到病床边上就被蔡明月抓住。

老人的眼神里充满了可怕的激动。

“那个男人……我最后帮的那个人……他要我帮他杀了他的孩子。”蔡明月喘着气,声音像一截一截的罡风,喑哑地从她喉咙里往外挤,“可是……我大意了……我做错了……所以是那个孩子诅咒了我……”

秦戈和谢子京心中都是一紧。秦戈握住了蔡明月的手,忍着心中厌憎,轻声问:“你慢慢说。”

“差一点……就差一点点……”蔡明月的手像是钳子一样,恶狠狠地擒住秦戈的手掌,仿佛他就是那个给自己施加了诅咒的婴孩,“可他没死成!”

第12章血与酒12(补丁)

蔡明月手里的第一个死婴,完全是意外。

因为难产和脐带绕颈,孩子出生后不久很快死去。她那时候尚年轻,看到产妇的家人冲自己奔过来,还以为会遭到唾骂或殴打。

但什么都没有发生。

年迈的老人握着她的手,不断小声致谢。

那孩子是个女婴,少了两根手指。她的父亲是一个强奸犯,母亲只有16岁。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想要她。

“既然死了就算了。”他们小声说,“蔡医生,你是好人,我们一辈子都会多谢你的。”

渐渐的,越来越多人会来找蔡明月。残缺的婴儿,性别不对的婴儿,特殊人类的婴儿……他们全都不要。

蔡明月和妇产科里接生的几个护士一起,成为了保密者和执行者。

“其实也没有多少个……我们并不是谁来找都会答应的……”蔡明月的声音嘶哑,正在折辱她的病痛已经消磨了她大部分的活力,但她仍在吃力地试图为自己辩解,也仍紧紧抓住秦戈的手,不让他退开半分,“我会筛选。”

而其中,不被家人期待的孩子,患上了先天疾病的孩子,很容易会成为被筛选下去的那一个。

有的时候是产妇自己哀求蔡明月:她不想要这个孩子,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苦衷,她不能让自己充满艰辛和苦痛的生命里又增多一个负累。

有时候是产妇的丈夫,或者他们的家人。太贫困了,家里吃饭的人太多了,太难了,太苦了,特殊人类太可怕了……对他们来说,孩子带来的不是幸福与快乐,而是能预见的灾厄。

“他们什么错呢?”蔡明月颤抖着问,“都是可怜人……有什么错呢……有些小孩就算生下来,也只是吃苦……我帮了他们,我也没有错啊。”

秦戈低下了头,看着蔡明月的眼睛。

他非常累,非常疲倦,巡弋了非正常“海域”之后的不良影响正在他的大脑里不断扑腾叫嚣,蠢蠢欲动。被蔡明月所说的事情引起的恶感和憎厌,又令他喉中如同有血,粘稠的腥臭的血,连开口说话都异常艰难。

但他必须振作精神,继续引导蔡明月说出更多的话。

“如果谁都没有错……”他低声说,“那么那些被你杀死的孩子呢?”

蔡明月喉中发出低沉的呜咽。

“你审判了他们。”他直视蔡明月的眼睛,“因为他们没办法做主的先置条件,你审判了这些孩子。他们之中有谁又错了呢?选择来到这个世界的是他们自己吗?”

老人浑浊的眼珠开始发颤,眼泪又一次滚落。

秦戈的手被她握得发疼:“蔡医生,如果你真的认为自己没有错,你的‘海域’不会是这样的。不想要孩子有很多方式,在合适的时候放弃完全不会有人责备……就算来不及,生了下来,难道因为‘不想要’,就能杀了他们吗?蔡医生,除了死,这些孩子真的没有别的选择吗?”

蔡明月想要反驳:“不……我知道的,这样的孩子即便出生了,也会很痛苦。我太清楚了……”

“是孩子痛苦,还是因为孩子身边的其他人会痛苦?”秦戈感觉这些话似乎不是自己说的,而是另一个人藏在自己的身体里,借用了自己的声音在愤怒地斥责,他的头太疼了,以至于没办法好好控制情绪,“你有什么权利审判?有什么权利去执行杀刑?用孩子的‘痛苦’当借口,是为了让自己行为显得正义吗?如果你真的无愧,那你在后悔什么?”

蔡明月只是流泪,一言不发。

“正是因为你知道自己错了,所以你才害怕。‘海域’里的所有东西都是你制造出来的,也只有你才能让它们消失。”秦戈稍稍冷静,声音更轻柔了,“告诉我,是什么事情让你醒悟?那个从你手里活下来的小孩吗?”

.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