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35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那是蔡明月最后一次被人恳求去“解决”问题。

来找她的是一位丈夫——大部分请求她帮忙的人都是丈夫,蔡明月已经见惯不怪。

男人愤怒而激动,他是一个普通的人类,直到今日妻子要求到二六七医院分娩,他才知道妻子是一个向导。

两人并没有领取结婚证,男人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妻子是特殊人类。对特殊人类的厌恶和恐惧让他几乎发狂:“我的孩子生出来也是那种怪胎吗!”

DNA检测显示,他的小孩也是一个染色体变异人,向导的可能性高达92%。

产妇嚎啕大哭,苦苦哀求丈夫千万不要抛弃自己,孩子不要就不要了,但她仍然想和他生活在一起。两个人显然都不欢迎腹中那位小小的向导。蔡明月在看了所有检查资料并且和两人对谈之后,决定接受这个请求。

在她的标准里,这孩子显然就是一个不受到祝福,也没有谁会给予期待的,多余的人。

但意外发生了。她明明捂着孩子口鼻,一直看着那孩子停止呼吸,但在把尸体交到男人手上的时候,小孩忽然抽搐起来,再次发出虚弱的哭声。

哭声让男人惊惧,他的手一松,还在襁褓中的婴儿立刻落地。

蔡明月眼疾手快,一把将孩子捞在怀中,却连自己也重重摔倒在地上。

随后便是一片混乱。蔡明月被送去检查,孩子放进了保温箱。等蔡明月检查出已有两个月身孕的时候,妇产科的人发现,那男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当时怀的是我的小儿子,蔡易。”蔡明月哑声道,“胎位不稳,保胎花了很长时间,不停吃药打针。我很害怕……这世界上说不定真有报应。后来他们告诉我,那个孩子真的活了,很健康,最后跟着他妈妈出院了。我心想,我也停了吧,别再帮人了。”

所谓的“帮人”只是借口。她心里始终无比清楚,自己在杀人。

然而最终唤醒她的并不是死而复生的婴儿,而是她自己的孩子。

蔡易出生后不久,噩梦就开始了。

起初只是偶尔会出现的梦境,她站在6号手术室里,捂着一个婴儿的口鼻,片刻后告诉身后护士孩子已经“死了”。然而随着年月推移,噩梦越来越详细,越来越具体。等到她退休之后,身上的事情一下少了,她有更多的空闲时间休息和睡眠。

“海域”也正是在这个时候,疯狂地控制了她。

秦戈松开了手。

头疼让他站起来时摇摇晃晃,视野甚至有些不稳。

“你解脱了。”他喉咙干涩,声音喑哑,“睡吧……如果你真能睡好的话。”

他退了两步,谢子京搀扶着他。转身面对谢子京的时候,秦戈让自己打起精神,抓住了谢子京的衣领,小声问:“你都听到了吗?”

“听到了。”谢子京点点头,“我知道该怎么做。”

秦戈还不能放心。蔡明月正在哭,哭声令他头疼欲裂,晕眩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无法消除。

“你要怎么做?”他不得不强令自己询问谢子京,好让脑子转起来。

谢子京按着他的肩膀:“我要送你回家,让你好好休息。在你休息的时候我会写出这件事情的报告,等你醒了,你再指导我,秦科长。”

病房的门被打开了,蔡易大步走进来,看看秦戈和谢子京,又看看病床上的蔡明月。

“怎么回事?”他眉头拧得死紧。

“蔡医生可以睡个好觉了。”秦戈说,“我保证。”

转身欲离开时,蔡易一把抓住他的手。“那‘海域’里的事情呢?”他问。

“它会是调剂师的秘密。”秦戈一字字回答,“我保证。”

.

一行人离开住院楼时,远远看到了从门诊楼跑过来的言泓。

看到秦戈的脸色,言泓顿时紧张起来。

“你回家吗?”他拉着秦戈问,“阿姨和叔叔在不在?”

“家里没人,他们送笑川去上海参加比赛了。”秦戈脸色苍白,额上全是虚汗,“我回公寓。”

他爬上了车子的后座,靠在窗边,下意识地把自己蜷缩起来。心跳很快,出汗很多,手已经没什么力气了,握不成一个拳头。这是秦戈第一次巡弋如此严重的不正常海域,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他可以在蔡明月的“海域”中抵抗恐惧,但“海域”本身的不正常依旧困扰了他,就像一座巨钟,就算停止敲打,嗡鸣仍在继续,声波仍在扩散。

秦戈想释放自己的兔子,但是颤抖的手心里只有一团虚白的雾气,无法成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