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36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一只响蜜鴷从半开的车门飞进来,亲昵地依偎在他的肩膀上,蹭了蹭他的耳朵,低低鸣叫。

言泓满脸担忧:“他刚刚是去巡弋蔡院长的‘海域’吗?”

谢子京:“对,他说要进行深潜,之后就变成了这样。精神调剂师深潜之后都会这么辛苦吗?”

“我只认识他一个调剂师,我也不清楚。”言泓提醒,“我现在走不开,你们记得留个人陪一陪他,负面反应太大了。”

打开了驾驶座车门的白小园忍不住回头:“秦戈的反应怎么这么大?这种状态很像‘海啸’。”

“海啸”是只在哨兵的“海域”里才会产生的极端不良反应,尤其在处理一些困难的、容易触碰伦理边际的任务时,哨兵会出现严重的负面情绪浪啸。

但从未见过它发生在向导身上。

言泓闻言,面露惊诧:“你们都不知道秦戈能当上调剂师的原因?”

调剂科的三个人面面相觑:“什么原因?”

“秦戈可以吸收不正常‘海域’里的负面情绪。”隔着车窗,言泓看着秦戈,“他巡弋正常‘海域’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但如果潜入不正常的‘海域’,他会自动去吸收里面的各种……古怪的东西。巡弋结束后,那个人的‘海域’就会平静很多,但秦戈会非常不舒服。”

谢子京这才明白秦戈为什么告诉蔡明月,她可以睡个好觉。

“这是秦戈最特殊的能力,而且他自己没办法控制。”言泓的眼神在三人脸上游移,“接下来的24小时很重要。我走不开,你们要照顾他,多跟他说话,别让他一个人自己呆着。”

.

送秦戈回家的途中,秦戈靠在谢子京身上短暂地睡了一会儿。

他睡得很不好,一直在不断地冒汗,手紧紧交握着。唐错释放了自己的熊猫,让它挨在秦戈身边。这只天真的精神体似乎也察觉到秦戈的不适,静静抱住他的大腿,像抱着一截树干。

向导确实可以疏导不良情绪,但无论是言泓还是唐错,他们都没办法帮他排解。

谢子京支撑着秦戈的身体,用最简短的话把秦戈的安排和蔡明月身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白小园与唐错。

唐错整个人都呆住了:“……这太可怕了吧!这怎么可能隐瞒!蔡易疯了吗!”

白小园比他镇静得多:“秦戈脑子转得快,不然我们就真被蔡易坑了。谢子京,这种报告你懂得写吗?”

谢子京:“说实话,不太懂。你教教我。我们要速战速决,不能给蔡易反应过来的时间。”

白小园从后视镜里看他:“你负责照顾秦戈吧,报告我来写。”

把秦戈送到楼下之后,白小园和唐错打算先回危机办。“唐错回档案室找三十多年二六七医院那边的事件档案,我去问点儿别的事情。”白小园从车窗探出头来对谢子京说,“今晚再见。”

秦戈知道他们要来陪自己,连忙摆手:“不用……”

谢子京让他闭嘴,告知白唐二人秦戈的住所后直接把他搀进了电梯。

回到熟悉的空间里,秦戈放松了片刻,随即又更虚弱地发起抖来。他不敢回到房间里,蜷缩在沙发上,手中捧一杯热水,看着阳台外面的景象瑟缩身体。

他知道自己视野正在变狭窄,整个房间似乎都在旋转和摇晃。反胃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但腹中空空,胃袋绞痛。热血像是被什么抽走了,他只觉得冷,且越来越冷。

兔子还是不能凝聚成形,秦戈怀念卧在自己胸膛的那团小火。

“冷……”他喃喃地说。

但室温已经升到了25度,谢子京给他披着被子,擦去了额上的冷汗。

“兔子呢?”他温声问,“让它陪你。”

“……不行……它出不来。”不知为什么,秦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忽然很想哭。强烈的失落感和抑郁让他立刻蹦出了一个念头:他肯定已经失去他的兔子了……这次的“海域”这么不正常,他的兔子说不定已经不存在了。

这是可能的……他茫茫然地想,人总是会遇到最糟糕的事情,在最糟糕的时候。

“那你喜欢熊猫吗?还是小沙猫?”谢子京摸了摸秦戈的头发,坐在他身边,尽量靠近秦戈的脑袋,说,“他俩很快就过来了,到时候就能陪你。”

秦戈忽然想到了谢子京的精神体。

“你的狮子呢?”

“……它太大了,很凶。”谢子京以为他糊涂到忘记了常识,“而且哨兵的精神体没办法抚慰你。”

“我不怕。”秦戈看着他,“我想看它。”

他明明说冷,可汗水却已经流到了下巴上,眼睛里泛着红,像被雨淋湿了的、没有依凭的一只兔子。谢子京此时此刻根本不可能拒绝秦戈的任何要求。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