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42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秦戈端坐在他面前,面色沉静,不卑不亢。

高天月拨了拨自己的头发,盖好地中海部分。

“发现事情要报告,这个习惯是可以的。”他说,“但是你这种工作方式,我们很被动啊。你这样让我,让蔡副,让特管委和二六七医院怎么办?”

他的愤怒跟和颜悦色转换得太快,秦戈知道这两种情绪都不是高天月真正的想法。

眼前的中年人看上去很疲倦。他在湿热的南方出差一周,感觉整个人似乎都瘦了一圈,想来是食物不对胃口,事情也太多。此时或许是强打精神才振作起来,能够和秦戈沟通这件事情。

秦戈等待着高天月的下一句话。

他的沉默让高天月的愤怒与和颜悦色都没法伪装了。

“唉……”高天月换了一副牌,开始掏心掏肺,“秦戈,高叔叔是看着你长大的,我知道你这个人不言不语,但心里想法特别多,人也正直。危机办需要正直的人,不然我也不会让你去当调剂科的负责人。”

秦戈面无表情,抿了抿嘴,算是对高天月对自己这些评价的一个回应。

“可是……”高天月继续叨叨地说下去。

秦戈的眼神在他头顶晃来晃去,完全是一副分神的状态。

高天月说了几句,意识到秦戈根本没听,脸色一沉:“秦戈,你认真一点。你还有什么要讲的吗?”

“有。”秦戈立刻翻开了高天月面前的报告,“这一页缺漏的数字不是我们不想写,是我们目前还不能确定。根据我在蔡明月‘海域’里看到的婴儿数量计算,有十九个孩子曾经死在她手里。”

高天月盯着秦戈,秦戈确认这不是让他闭嘴的眼神。

“虽然我只看到了19个,但当时的环境太乱了,它们不断钻出来,我并不一定能认清楚每一张脸……而且蔡明月在妇产科当了八年医生,接生的孩子数以千计。二六七医院又是特殊人类的专门医院,死在蔡明月手里的孩子,不会少于50个。”

秦戈的态度坚定且明确,他不会接受任何的解释,他就是要尽一切努力启动对蔡明月的调查。高天月从他的态度中读懂了他的心声:他们不可能让蔡明月就这样继续生活下去。

见高天月没有出声,秦戈又说:“高主任,你真的认为这是一件小事吗?一个医生,可以杀死自己手里接生的婴儿。一个人,因为有机会,因为接受了钱,因为觉得那是痛苦的,就能毫不留情地杀死没有反抗能力的孩子。她不应该为手里的这么多条生命接受应得的惩戒吗?

“这当然不是小事……”高天月低声说,“但我考虑的事情和你考虑的事情不一样。”

秦戈完全明白高天月的意思。

但他不打算退步,也完全不打算理解。

在其位谋其职。他与高天月的工作不同,面对问题的思维方式也不可能相同。

然而正是因为这样,才会存在千万种不同的分工,千万种不同的职业和思虑。

在这千情万态之中,总有一根底线是绝对不能跨过的。

“你们没有犹豫过吗?”高天月忽然问,“比如站在蔡明月,或者小孩父母的角度想一想。”

“没有。”秦戈诧异于他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完全没有。”

对刽子手的每一次恻隐,实际上都是对死者的凌迟。秦戈清楚,没有人可以代替死去的孩子对凶手传达宽谅和怜悯。他们已经降生了,是完整的人,独立的人,不是谁的私有物品,即便是父母也没有权力决定他们的生或死。

每个代替孩子说出“活下去也很痛苦”的人,所说的并不是孩子的痛苦——而是他们的痛苦,是成年人,是父母,是长辈不想承担的责任与重负。孩子的“痛苦”只是一个自怜的借口,用来心安理得。

哪怕最终决定放弃与孩子的缘分,“死”也并不是唯一的选项。

因此在得知真相之后,他和他的伙伴没有任何一个人想过要为蔡明月寻找理由——世界上本来也没有任何理由,能让人有资格亲手扼杀一个已经降生在世界上的、蒙昧的生命。

长久的沉默之后,高天月说:“除了蔡明月,父母也是凶手。”

“所以,高主任,这份报告你必须交到刑侦科手上。”秦戈说,“调剂科能力有限,做不到这么多。只要对蔡明月展开调查,要找到当年给她递过钱让她下手的人并不太难。”

“如果我不同意启动调查,不把你们的报告拿到特管委审批,秦戈,你会怎么做?”

“我有别的办法。”秦戈看着高天月,“只不过带来后果都不太好,无论对我还是对危机办,或者对特管委的蔡副。”

高天月心想,哟吼,威胁。

他不是怕这个威胁。相反,他还有点儿高兴。这高兴让他脸上的疲态消失了一些,露出了笑意。

“好。”他示意秦戈把报告交给自己。

对他态度的转变,秦戈很摸不着头脑。在今天走进高天月办公室之前,他一直以为要说服高天月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毕竟危机办里的人都知道,秦双双离开之后他是直接从特管委空降到危机办的。

他们都以为高天月是特管委的人。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