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61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在国内诸多特殊人类里,“青眉子”这个类别与其他类别迥然不同——“青眉子”无法称之为族群,因为它只有一个人。

这种具有微弱的、不确定预知能力的特殊人类,每一位都俊美非常,仪态不凡。他们没有眉毛,取而代之的是从出生那一刻便铭刻于双眉位置的刺青纹样。随着年岁增长,刺青纹样不断蔓延,最终在16岁时遍布青眉子的整个额头。

根据以往留下来的画像和照片,每一个青眉子额上的纹样都全然不同。至于为什么不同,至今也没有一个确定的说法:样本太珍稀了,没人敢擅动。

青眉子的诞生具有不确定性,但与藏传佛教中活佛的转世十分相似。青眉子在濒死之前会给出具体提示:某时某刻某地将有一位青眉子诞生。据说这是青眉子一生中,最准确无误,且绝无任何偏差的唯一一个预言。

唐错记得,现在活跃在网上的这位青眉子年纪大约三十上下,脑袋光溜溜的,成日在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穿着松垮垮的改良喇嘛服和匡威鞋游荡于全国各地的古镇,并热衷于举着自拍杆向自己的六百多万微博粉丝直播每日心情。

去年有一段时间,危机办以白小园为首的少女组织中,许多人都把手机屏保换成了青眉子的照片。这股风潮蔓延得很快,连唐错在特管委工作的姐姐也不能幸免,甚至买了青眉子写的《三千块游遍世界》《虽然穷,但有梦》《每一刻都贫穷且自由》之类的鸡汤秘籍堆放家中。

按捺不住好奇,唐错上淘宝搜索了青眉子的皇冠店。

标价一万三的塔罗牌月销售量为245份。

唐错倒抽一口凉气:卖塔罗牌的青眉子,月收入已经超过了危机办每个人。

他决定劝说姐姐中止购买青眉子的所有周边产品。

.

这一天秦戈并没有出现在危机办。高考考生的“海域”检测即将开始,他一早就赶到特管委去开工作之前的碰头会了。

参加会议的除了他之外,还有秦双双和新希望尖端管理学院的卢青来。

虽然国内高校众多,但专门招收特殊人类的只有两个高等教育机构,一是直接由特管委管理的国家人才规划局,二是隶属教育部的新希望尖端管理学院。

虽然两个机构都招收特殊人类,但新希望只招收哨兵和向导,与所有特殊人类均可报考的人才规划局并不一样。

特殊人类享有与普通人类一样的教育权。完成九年义务教育和三年的高中学习之后,通过普通高考或者自主招生的特殊人类,可以自由选择是进入普通的高校就读,还是进入这两所特殊人类高等教育机构学习。

人才规划局设置的专业针对性非常强,大多数是军事、政治、经济等强应用专业,新希望的专业设置则更偏向于普通的综合性高校:生物、历史、农林、土木、教育、行政管理……由于哨兵和向导人数众多,毕业之后的就业面和地底人、半丧尸化人类相比也更加广,因此他们之中绝大部分人都会选择新希望。

秦戈是人才规划局的人。由于他具有特殊的吸收负面情绪能力,在高考之前就被人才规划局使用行政手段强行预录取,以至于他根本没有任何别的选择。

他跟卢青来有过数面之缘,至今仍十分感激卢青来当日在他报考精神调剂师时给出的评价和分数。

“卢教授,秦戈,明天见。”会议结束,秦双双立刻离开,“云贵那边的几个学校的考生资料有些问题,我回去核查之后再发给你。”

秦戈连忙点头。眼看秦双双风一般走了,他转头问卢青来:“卢教授,你一会儿有空吗?我想请教一些事情。”

卢青来年约四十来岁,但保养得当,头发仍旧乌黑,脸上并无疲倦憔悴的痕迹,双目十分精神,浑身上下都是学者气息:“我也有些事情想问你。”

两人在特管委餐厅外的咖啡卡座里坐下了。

“我是之前去危机办办事的时候偶然听说的。”卢青来的左手无名指上戴着戒指,他用左手拈起小勺搅拌咖啡时,银色的指环折射了灯光,十分显眼,“你现在是精神调剂科的科长?”

秦戈颇有些不好意思:“这是赶鸭子上架。我还在摸索。”

“你很优秀,没问题的。”卢青来把小勺放在了杯碟上,手指交叉,靠着椅背坐稳了。

秦戈看着他的指环心想,似乎从没听过他结婚的消息。

但秦戈对自己和家人之外的事情本来就漠不关心,一位大学老师的婚姻状态,即便他们都是精神调剂师,也很难传到他耳朵里来。

“谢子京在调剂科里是吗?”

秦戈一惊,注意力立刻被这句问话拉了回来。

“我想问的就是他的事情。”卢青来笑道,“他是新希望毕业的,我是他的导师。”

秦戈点点头:“他说过。”

卢青来眉毛一挑,神情颇有些玩味:“……他跟你说过我?我以为他怕到不敢见我呢。”

“提过一次。”秦戈心想,巧了,他想找卢青来问的,也是谢子京的事情,“谢子京的‘海域’,你真的认为没有问题吗?”

.

此时此刻,在调剂科办公室埋头工作的谢子京连续打了三个喷嚏。

“秦戈又想我。”他果断地说。

他正在一个个地致电催促各省市还没安排好行程的学校尽快买票,在打电话的间隙里偶尔还抱怨几句“我以前在西部办事处从来不做接电话打电话的活儿”“我以前在西部办事处的工作都是带狮子出门玩儿,或者进山挖矿和进沙漠探险”。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