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62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烦得不行的白小园从堆得几乎把她淹没的资料夹里探出头:“可是西部办事处没有秦戈。”

谢子京顿时就不说话了。

片刻后他嘿嘿一笑,欢快中难掩荡漾:“对呀。”

白小园和唐错都觉得浑身汗毛直竖。

“你这么喜欢秦戈,你得赶快追。”白小园一边干活一边说,“秦戈在危机办挺受欢迎的。”

谢子京:“他那个闷骚性格,不可能受欢迎。”

白小园心想,原来你并没有被爱情蒙蔽眼睛。

但是唐错却在一旁补充说明:“可是秦戈长得帅啊,虽然不大说话交际,但是人踏实稳重。我跟他是同一年进危机办档案室的,不到半年吧,至少有十个人跟秦戈表示过好感。这还是我们知道的,如果包括不知道的那些,不晓得有多少个。”

谢子京咬着笔盖:“要跟我比,论长相论能力,危机办里的人基本没竞争力。”

“那特管委的人呢?”白小园坏笑道,“论长相论能力,还要论财力。”

谢子京一下提高了声音:“特管委谁?”

“就上次跟你打的那个大蜥蜴,蔡易。”白小园说,“他可直接了,开口就问秦戈有没有伴侣。”

笔盖掉到了桌上,谢子京满脸惊愕。

他自己甚至都没有想过这么远——伴侣?!

那是以永恒忠诚和生死相依为前提的誓言。

抓起手机和手头的一沓通讯录,谢子京立刻起身:“我去特管委找秦戈,见到蔡易再揍他一次。”

作者有话要说:蔡易:……虽然不是啥好人,但我感到委屈。

第23章房客04

“谢子京这个人很真。”卢青来看着秦戈说,“也许在语言上他喜欢玩儿一些花巧,但是情绪绝对是真实的。他没有办法伪装自己的感情。”

因为谢子京的“海域”太小了。

它并不像普通的“海域”,有充分的空间去运筹情感。

情绪是一种心理和生理反应,是接受刺激的结果,按照卢青来的话说,它是大脑计算之后的答案。有一些是条件反射,有一些是非条件反射,但无论如何,它总是某件事情经过衡量才得出的结论。

谢子京在情绪上无法进行更复杂的运算。他没办法伪装和矫饰,所有表达出来的感情都是绝对真实的。

“你一定巡弋过他的‘海域’了。”卢青来问,“感觉如何?”

“不可思议。他的‘海域’绝对有不妥,但我没办法走出那个小房间。”秦戈回答,“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狭窄的‘海域’,谢子京说你认为他的‘海域’没有问题。。”

卢青来又喝了口咖啡。

“你很少巡弋别人的‘海域’是么?”

秦戈不好意思地承认了:“拿到调剂师的资格后,我在危机办里一般也就做新入职人员的‘海域’检测,实操经验很少。”

“嗯。”卢青来点点头。他放下咖啡杯的动作轻柔而有韵律,秦戈总觉得他的动作也是经过严格计算的,举手投足全都文雅有礼,但却缺乏真实感。

卢青来再次开口:“我可以告诉你,谢子京的‘海域’确实曾经受损,而且受损程度极其严重。至于为什么受损,这是他的隐私,我不能告诉你。但他自我修复的能力非常强,所以即便‘海域’狭小到只是一个房间,他个人的精神状态也完全不受影响。”

秦戈慢慢点头。

他见过谢子京的巴巴里狮。一个“海域”不正常的哨兵,他的精神体不可能一直保持完整且不变形的状态。

在海域研究学的教材里,他见过太多由于精神出现障碍而导致精神体变异的情况。精神体是精神世界的具象化,精神世界失去控制,精神体必定随之产生变化——而且是各种匪夷所思的变化。

“我教了他四年,这四年里我无数次巡弋他的‘海域’,从来没发现过异常。”卢青来肯定地告诉秦戈,“而且‘海域’受损的人比你想象的要多太多了,即便‘海域’狭窄,也不意味着他的精神是异常的。你可以放心,谢子京的精神确实没有问题。”

秦戈沉吟片刻,忍不住说出心中真正的想法:“可是我想帮一帮他。在房间之外的‘海域’有什么,我想去探索,这里面一定有谢子京记忆出现混乱和遗忘的原因。”

“如果你的探索会让他痛苦,你也仍要去做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