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77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房间小到无法产生回声,他的怒气被这处小小的空间吞没了。

秦戈完全不想细看墙上已经更新的、主角是自己的海报,转身走到床上坐了下来。

这是谢子京的床,但是它似乎有些小了。

秦戈尝试躺下,发现虽然能伸直双腿,但是床铺显然太窄。他盯着顶上的天花板看了一会儿,找到了答案。

书柜里的书籍和手办,抽屉里陈旧的磁带和CD,还有他止于高三的荣誉证书——这是谢子京中学时代居住的房间。

谢子京曾在这个地方居住过,所以他在“海域”里近乎完美地还原了一切细节。他留恋这个年纪的自己。

然后“海域”的发育就此停止。

.

“海域”的发育是海域研究学被推广之后,渐渐成形的一个概念。

从幼年到成年,一个人的人格在不断修正、发展、完善,他的精神世界会日趋复杂丰满,于是同样的,他的“海域”也会呈现出越来越多的细节。

这些细节必定与哨兵和向导所经历的事件有关。虽然细节往往不是绝对真实的,但能在“海域”中产生某种强烈的存在感,比如彭湖的“海域”中无穷无尽的诊室,蔡明月“海域”里浸满了血的手术室,还有秦戈“海域”中那些高耸的山峦与时刻不停地从高天坠落人世的星辰。

“海域”会随着一个人人格和精神世界的发展而不断发展。它会有一个大体的、不会变化的框架,但其中的细节一定是不断更新的。

可是谢子京的“海域”又一次刷新了秦戈所学的知识。

如果秦戈所见到的就是谢子京完整的“海域”,那么谢子京的人格和精神状态就相当于一直停留在他的中学时代,最迟到高三为止。

之后再无任何改变。

——不对。秦戈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

书桌上,手掌大小的沙猫和熊猫相互依偎着,放在那本黄书封面上。

书籍封面是秦戈,封底是谢子京。秦·耶和华对谢·亚当递出一根手指,点亮了蒙昧的生命。

这张小书桌上所放的似乎都是对谢子京极为重要的东西。他的“海域”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至少多了秦戈,还多了白小园和唐错。

秦戈忽然意识到,这个小小的、封闭的空间正在发生变化。

而这种变化,似乎是从他上一次进入之后开始的。

.

“好玩吗?”谢子京问。

秦戈捂着发晕的脑袋,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

他头疼欲裂。谢子京的“海域”很正常,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也会感觉这样难受。

强烈的眩晕和隐隐要发作的神经性头痛压制了抑制剂的作用。秦戈感觉到那层保护着自己的牢固纱罩正在消失,自己正逐渐暴露在谢子京气息完全支配的空间里。

就连他的兔子也已经抛开紧张和莫名其妙的眼泪,钻进了巴巴里狮的鬃毛里打滚。

眯缝眼睛的狮子趴卧在地面上,兔子窝在它前爪搭筑的空间里,几乎完全被浓密厚实的鬃毛埋住,只从金色的粗硬毛发里露出眼睛嘴巴和鼻子,兴致勃勃地看着秦戈。

秦戈能感觉到它的兴奋。但他只想让它停止这种兴奋!

精神体的莫名兴奋传递到他身上,他的眼神怎么都无法冷酷起来了。

看出他的不妥,谢子京没有靠近。他坐在沙发另一侧,皱着眉,一口口地喝冰镇红牛。

秦戈满脸通红,他想起了谢子京所说的话:这是相互的。他能感觉到谢子京的信息素,谢子京同样也能感觉到他的。

晕眩的感觉又令他不敢贸然起身回家。秦戈干脆站起,竭力绷紧自己的表情,跨过巴巴里狮,走到了落地窗边。

夜太黑了,楼群的灯光悬浮在黑夜里。秦戈把额头贴近玻璃,片刻之后才感觉凉意沁入了自己发烫的大脑,终于得到了冷静。

他的兔子很快活。秦戈有些心酸,一方面很为它的快乐高兴,一方面又觉得这厮背叛了自己。

他干脆坐在落地窗边上,依靠着冰凉的窗户扭头问谢子京:“你还是没有向我打开衣柜。”

谢子京装作满脸诧异:“那一定是我们的感情还不够深。”

他喝完了手里的饮料,把秦戈那半罐拿到秦戈面前,自己也在窗边坐下了,还刻意与秦戈拉开了距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