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80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秦戈心里滚过无数腹诽言辞,嘴上礼貌又规矩:“好,再见。”

门关上了,谢子京的家又恢复了寂静。他能听见电梯门打开又合上的声音。秦戈离开了,但他方才在兴奋状态里爆发出来的信息素,还在房子里残余着不算微弱的气息。谢子京头一回接触到秦戈这样浓郁的信息素,清冽而冰冷,但不会让人反感。

它仿佛来自遥远的山峦,从星夜的另一端,潮水一样涌向谢子京。

“……他真有意思,对不对?”他征求狮子的意见,“我是他看到了就没办法不管的流浪狮。”

巴巴里狮甩动尾巴打在谢子京小腿上。

谢子京又大喊了一次秦戈的名字。

“他小时候一定被人夸过很可爱。”他开始喃喃自语,“当然现在也很有趣……哎,我的天爷爷。”

他拍了拍左胸,扭头时在落地窗里看到了自己此时的表情。谢子京忽然之间不想给对面灯火里的人们编排任何故事了。他用手指敲打玻璃窗,每敲打一次,就在心里默念一次秦戈的名字。

对谢子京来说,秦戈的名字就是咒语,是温暖的水。它持续不断地滴落,击穿了冰层,并在他的“海域”里扬起了爽朗如星夜的风。

.

始终无法联系上谢子京和秦戈的唐错,悻悻离开了便利店。他可以跟店员借手机,但他记不住谢子京和秦戈的电话号码。

可他不想再等了。

报警不是最好的办法。毕行一是毕凡的监护人,毕凡又是精神障碍患者,所以毕行一有责任去保护她,让她远离一切可能对她造成刺激的人事物——比如自己。

如果能探索毕行一的“海域”就好了。唐错穿过小路,决定到附近的十字路口打车直接去找秦戈。他头一次燃起了精神调剂科科员的熊熊热血。

小路走到一半,身后的灯忽然啪地灭了。唐错吓了一跳,连忙转头。

有人正在他身后奔来。巷中灯光摇晃不停,湿漉漉的腕足从地面攀爬而来,眼看就要抓上唐错的脚踝。

唐错转身狂奔。

毕行一速度也很快。他一边追赶一边大喊,唐错只能在风声里隐隐捕捉到“骗我妹妹”之类的话。

唐错没想到自己为了帮毕凡开脱而想出来的谎言,反而彻底激怒了毕行一。

背包在身后乱晃,撞得他背脊疼痛不已。本想释放熊猫帮忙阻挡,但它的体型太小了,最后竟然趴在唐错的背包上,令唐错的负担瞬间翻了几倍。

他正要收回熊猫,背上忽然一轻。

熊猫被章鱼的腕足抓住了。水生生物精神体表面特有的一层水性保护膜糊在唐错后脑勺上,唐错差点被熏得呕吐:连水性保护膜都这样了,毕行一的精神体必定已经形态大变。

被擒住的熊猫化作烟雾立刻潜回唐错体内。趁着这短暂的空隙,唐错又往前狂奔了几步。巷子从未这么长,他不断踢到黑暗之中的障碍物,跌跌撞撞往光明处奔跑。

巷中原本是有灯和监控摄像头的,但一个接一个地被毕行一击碎。唐错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的时候,两臂忽然一紧——他的背包被抓住了。

他根本还未来得及做出任何自卫动作,章鱼的巨大腕足便已经捆着背包举起,连带着唐错一并摔到墙上。

唐错的五脏六腑几乎移位。他甫一落地,立刻抓住身边的各种杂物往身后扔,头也不敢回,继续往前爬。但没爬几步,几根细小的腕足从路上潜行而来,迅速地缠上了唐错的脚踝。

令人作呕的恶意毫不掩饰地从后方滚滚涌来。

唐错放声大喊救命,立刻就被腕足束缚了脖子。

不是恶意——这是杀意。

腕足越收越紧,唐错呼吸渐渐困难。直至此时毕行一仍然隐藏在他视线无法看清楚的暗处,只有他的章鱼不断伸出腕足,一根根缠卷上唐错的身体。

就在唐错窒息的前一瞬,腕足忽然脱力了。

所有腕足同时消失。唐错仰面摔在地上。气味污浊的精神体雾气包围着它,但很快便缩回了暗处。他耳朵嗡嗡作响,好一会儿才能听到外界声音。

空气从未如此新鲜,又像刀一样切割唐错的鼻腔和咽喉。他躺在地上大口喘气,好不容易缓过神,才发现巷中一片寂静,和杀意、章鱼的腕足一起消失的,还有追赶自己的毕行一。

发生了什么事?毕凡出问题了?唐错想起身,但身体太疼了。他毫无来由地开始揣测自己的脊椎是否已经在方才的撞击中碎成了几截,自己下半生可能要依靠轮椅度日,然后像毕凡一样被坑洼不平的路面与没有无障碍通道的楼阶困扰。

……还有,活着真他妈好。唐错甚至有点儿想哭。

但没哭成。

准确地说,在他劫后余生的第一滴眼泪即将淌出眼角的时候,天空中忽然冒出来的一个东西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

那是一条巨大的、面目丑陋的鲨鱼。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