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83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秦戈注视着卢青来:“虽然我也担心,但如果我想深入他的‘海域’,我会征询他的意见。卢教授,谢子京是我非常重要的伙伴,我们有很多相处和彼此了解的机会。即便我确实想立刻对他多些了解,我也不能在背后和你打听。”

卢青来已经吃完了。他拿起杯子小口喝水,最后扭头对秦戈说:“我认为他个人喜不喜欢这样,是最不重要的一件事。”

秦戈奋起十二万分精力应对,卢青来比笑眉笑脸的高天月更难应付。“所以你认为在潜入哨兵和向导海域时可以施加暗示来影响他们的想法,也是因为他们个人是否愿意接受暗示,是最不重要的一件事?”

卢青来一下笑出了声。

“危险发言。”他指指秦戈,“你这样等于批评我。”

“探讨探讨。”秦戈尽量让自己的口吻谦逊又诚恳,“你怎么去施加暗示,我真的很感兴趣。”

“下午再说吧。”卢青来起身了,“或者你现在立刻答应让我巡弋你的‘海域’,我就告诉你。”

见秦戈没应答,他笑着摆摆手,离开了。

秦戈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忘记了调剂师互相之间不能巡弋的规定,或者说这是卢青来诱惑自己向他敞开“海域”的一个方式,就像自己会用兔子来跟谢子京交换进入“海域”的可能性一样。

他抬头看向谢子京他们吃饭的桌子,发现那三个人不知何时已经走了。

.

下午的“海域”检测顺利开始,但毕行一仍然不见踪影。二中派了新的老师过来,18个学生都在等候,个个脸上都是焦急之色——除了当日被谢子京的狮子挠过好几爪子的黄金蟒哨兵。

他完全没精神,众人围着老师吱吱喳喳说话时,他一个人坐在旁边发呆。谢子京和白小园走过来跟二中老师沟通,年轻的哨兵看到谢子京,一下就从椅子上摔了下来,一张脸煞白如纸。

谢子京:“你好哇,小朋友。”

小哨兵头也不回,冲出了门外。

谢子京:“怎么这么害羞?昨天你可不是这样的!”

白小园认为今天的谢子京明显带有一种让人完全不想细究的快乐,整个人像抖擞着斑斓羽毛的孔雀,分分钟要亮出屁股开个屏。她撇下了谢子京,低声问二中的老师:“你们真不知道毕行一出了什么事?”

二中老师满脸茫然:“不知道啊,他怎么了?”

白小园随口搪塞过去了。

一个下午的工作很快过去。候场的大会议室里有哨兵释放自己的精神体出来炫耀,那只大秃鹫还没站稳就被白小园的沙猫们一爪子拍到了地上。她晃荡着酒瓶,神情又冷又酷:“还有谁?”

由于她的出色工作,谢子京和唐错除了叫号,基本无事可做。谢子京见唐错身上都是磕伤,被严密包扎起来的脚踝肿得如同网球,脸上又糊着创可贴和纱布,便建议他干脆回家休息。但唐错不肯。

他一直等到秦戈离开检测会场,一瘸一拐地奔过去,把昨天发生的事情全都告诉了秦戈。

秦戈吃惊得半晌说不出一句话。唐错从派出所那边得到的消息不多,只知道毕凡现在住在二六七医院的精神科病房里,而毕行一始终下落不明。

“总会查到的。”秦戈安慰他,“现在到处都是监控摄像头,他跑不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感受非常怪异。毕行一与他有过几面之缘,秦戈对他的印象很好,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以这种方式与唐错牵扯上关系。

“秦戈,你能帮个忙么?”唐错说,“毕凡的‘海域’是不是真有问题,只要进去巡弋就知道了。”

“……你担心她是被毕行一控制才变成这样的?”秦戈沉吟片刻,“真正异常的是毕行一?”

“我不知道,也不确定。”唐错说,“如果你能进去看一看,应该可以找到蛛丝马迹吧?”

秦戈其实有些心动。和卢青来的每一次交谈,都让他强烈地感受到自己经验的不足。他巡弋过的“海域”实在太少了。虽然在调剂师的实操考试中曾巡弋过精神障碍患者的“海域”,但那绝对不能算是一次正常的巡弋:一切都是被规定好的,所有他看到和触碰到的内容,全都是考试的题目而不是一次真正的探索。

但工作实在太忙,他只能谨慎回答:“我尽量。你可以联系上毕凡吗?”

唐错:“联系不到。”

秦戈:“等你联系到了再说吧,我对你的提议是有兴趣的。现阶段的工作重点仍然是高考检测,不要耽误了。”

得到秦戈的应允,唐错心中稍定。打听到雷迟今晚仍负责值班,唐错回到了危机办找雷迟,想拜托他帮忙从他的派出所朋友那边再多拿一点儿消息。

“这个办不到。”雷迟一口拒绝,“案子是他们负责的,我不能横插一手,希望你能理解。”

唐错:“我理解,但是……”

雷迟摆摆手,没让他继续往下说。

唐错心想难道又要搬出白小园?可是除了干微.商的微信号,剩下的只有她的大号了。

“白小园来也不管用。”雷迟像是知道他的心里的打算似的,很快又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