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93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白小园:“这是重点吗???”

但这个论题实在太过吸引人,随即她忍不住和谢子京快乐地讨论起高术头发未来的发展趋势。

秦戈正要催促两人快走,手机忽然响了,是言泓打过来的。

“倒不是毕凡的病情起了什么变化,不过刚刚派出所的警察过来叮嘱我们加强对毕凡的安全保护。”言泓告诉秦戈,“他们发现毕凡那个假哥哥的踪迹了。”

作者有话要说:高天月,一个没有存在感的秃头主任。

(高天月:我只是地中海!!!并不是秃头!!!)

第32章房客13

根据当日唐错的报警电话和雷迟的建议,派出所原本打算以破坏公共财物为名,先把毕行一带回来,暂时将他和毕凡分开。

但是毕行一失踪了。毕凡供述称对方一直假装自己亲属,强行住进自己家中,案件的性质顿时改变。

毕行一和毕凡住在同一栋公寓楼里,比毕凡低几层。无论是小区物业还是邻居,最近确实都听毕行一以“妹妹”来称呼毕凡,加之二人姓氏一样,便以为毕凡是毕行一新搬过来住的妹妹,没有人起过疑。

和毕凡的房子相比,毕行一的屋内陈设显得异常简单。房东提供了最基础的家具,除此之外毕行一并没有增加其余的东西。

警方开始调查不久后,毕行一被发现在顺义地铁站附近的取款机取过款。

这里已经远离北京中心城区,而与毕行一住所的距离更是相当大——但这是去二六七医院的必经之路。

言泓在电话里犹豫片刻,告诉了秦戈另外一件事。

这是他听毕凡的主治医生说的。

警方经过查询,发现毕行一早在高中阶段就有过精神异常的记录。当时的他产生了严重的非血统妄想。

秦戈心中一动,古怪的困惑感浮上心头,但他没能立刻捕捉住,沉吟片刻后转而问:“他的家庭有问题?”

“毕行一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异了,他一直跟奶奶生活。奶奶去世之后,他母亲把他接了过去,所以跟前夫又多了一些联系。”言泓说,“毕行一高中的时候,父母复婚了。”

家中亲朋都觉得这是好事,但这件好事落在毕行一身上,却不见得让他高兴。

先是他的同学朋友常常听他说“爸妈已经不在了”,随后是老师发现他在家庭情况登记表的“父母”一栏上,齐齐写上了“死亡”。

渐渐的,毕行一回到家中也不敢进门。父母即便出来拉他进去,他也会拼命挣扎,放声大喊,称眼前的夫妇并不是自己的父母,自己真正的父母不是死了,就是失踪了,被这两个陌生人取而代之。

父母疲惫不堪,刚刚恢复不久的婚姻再次出现裂痕,没有多久就分开了。

奇怪的是,父母分开之后,毕行一的非血统妄想便渐渐消失。他在精神病院进行复查的时候,所有量表一切正常,也能清晰正常地回答问题和描述自己与父母的关系。他似乎痊愈了。

“非血统妄想是指他认为自己和父母没有生物上的血缘关系,那现在他以为自己跟毕凡是兄妹又是怎么回事?”言泓万分不解,“这叫啥?血统妄想?”

秦戈心想,这确实很罕见。

毕行一自小过着没有父母陪伴的生活,对他来说,这才是真正的平衡。父母的复婚打破了平衡,他没办法适应,最后在矛盾和困惑中选择了让一个让自己得到安慰的办法:把父母当做外人,强行让自己的生活回到他所习惯的平衡之中。

可他为什么会认为毕凡是自己的妹妹?

“毕行一有妹妹或者弟弟吗?”

“户籍记录上是没有的。”言泓说,“主治医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所以我想请教你。”

“你这是猎奇心态吧。”秦戈应他,“主治医生是毕凡的主治医生,他没有毕行一的病历,又没跟毕行一面谈诊治,怎么可能凭空给你个结论?我也没法回答你。”

言泓失望了:“我以为调剂师神通广大。”

秦戈:“我们又不是有读心术,你以为跟我讲一两件小时候的惨事,我就能推测出他出了什么问题?人的心理和精神发展并不是这么一一对应的选择题,即便同样的事情在你我身上发生,也不代表我们的应对会跟别人一样。”

“啊又跟我灌鸡汤。”言泓笑道,“总之这个消息我通报给你了啊。不过你们也做不了什么。”

他是对的。秦戈挂了电话之后,简单跟谢子京和白小园提了提这件事。毕行一很有可能去找毕凡,而毕凡现在在警察和医院的保护中,精神调剂科不是查案抓人的,他们能得知这样的进展已经不错了。

谢子京执意要送他回家,满脸都是生怕他还没恢复的担忧。秦戈总觉得谢子京包藏色心,但懒得和他理论,两人一前一后走向了停车场。

秦双双和卢青来从酒店后门走出来,一边交谈一边往停车场去。看着卢青来的背影,秦戈心头忽然一亮:方才古怪的困惑感突然清晰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