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102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秦戈心中一震:这是毕行一在“海域”中的自我意识!可它的形态太巨大了。

巨大的毕行一抬起腿,朝着楼房踩了下来。所有的楼房瞬间像纸片一样碎了,碎片穿过秦戈的身体,化为细细的雾气,消散在空气里。秦戈连忙转身跟在大步离去的毕行一身后。

随着行走,毕行一的身影越来越小,渐渐与秦戈一般高矮。

所有的碎片与雾气化为了无数斑驳的影子,这是一座有水声的森林。毕行一仍在不断往前走,秦戈又听到了那种嗡嗡声。

这回他听清楚了,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他在问“找到了吗”。

毕行一站定了。

“没有。”他回答。

森林再一次碎了,纸片一样的碎屑纷纷四散。秦戈只来得及看到黑色的溪水里翻滚着无数细小的章鱼腕足。

毕行一的声音在发抖:“我还在找。”

他继续往前走,碎片和雾气又一次凝聚起来。这回秦戈经过的是一片沼泽。

再这样跟下去毫无意义,这些全都是无逻辑的片段。秦戈决定侵入毕行一的深层“海域”。他疾走几步抓住毕行一,把手按在毕行一的胸膛上,强行压了进去。

强行入侵“海域”极其危险。深层“海域”里是曾被反复咀嚼过的记忆和重要事件,往往也全都是哨兵和向导最隐秘的过去。如果未获得允许,调剂师很可能会被困在其中无法离开。

但秦戈巡弋的时间有限,他不敢耽误。

手掌压入这位“毕行一”的胸膛,像压入一片粘稠冰凉的固液混合物。秦戈闭紧了眼睛,他像是穿过了这片固液混合物,摇摇晃晃地站在风里。

睁开眼时,眼前是一个不大的房间。他正躺在一张舒适的躺椅上,有一个男人坐在他身边,但秦戈看不清他的脸。

“找到了吗?”男人又问。

秦戈听见自己用毕行一的声音回答:“没有,我找不到。”

“你到底想找什么?”

“……家人。”毕行一说,“我很想念我的奶奶。我没有家人。”

他低声抽泣起来。

“真可怜。”男人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每一字每一句都像是充满了节律感的轻诵,“除了奶奶呢?你还想不想要别的家人?”

毕行一哭着:“老师,帮帮我。”

“妹妹呢?”男人问,“想要一个妹妹吗?”

毕行一的哭声止住了:“我……没有妹妹。”

“你会拥有一个的。”男人伸出手,在毕行一手背上拍了拍,“你会爱她,保护她。我上次巡弋你的‘海域’时说过什么,还记得吗?”

“……你说我很好,懂得照顾人。”毕行一怔怔回答,“你还说我一定能拥有忠诚的家人。”

“对。”男人低声说,“我会告诉你她在哪里。你能承诺好好照顾她吗?”

“我能!”毕行一立刻说。

男人笑了。秦戈忽然感觉身体一震,下一刻,他站在了屋内的阳台上。章鱼的腕足从他身后伸展出来,带着他攀爬楼房外墙,进入了上层的另一个阳台。接下来便是开门,进屋。毕行一坐在毕凡的床边,伸手去拍瑟瑟发抖的被褥。他自顾自地说了几句话之后,起身离开房间。而在离开房间之前,他稍微挪动了桌上的摄像头,好让摄像头径直对着毕凡的床。

这是监视和控制。秦戈瞬间明白毕凡“海域”中无数眼球从何而来:它们都是毕凡的恐惧,而恐惧来自于毕行一。

地面又碎了,他继续往下跌落,坐在了一张饭桌前。饭桌旁还有另外两个人,看身形是一男一女。秦戈不知道如何形容他们——或它们——的长相,那是两头面容模糊狰狞的怪物,但它们用温柔的语气正跟毕行一说话:行行,来吃饭。行行,考试成绩很好,爸爸为你骄傲。行行,妈妈给你买了游乐园的票……

毕行一只看了两个怪物一眼便立刻低头,不敢抬起。秦戈看到他双手颤抖,悄悄在桌下攥成拳头,强烈的恐惧几乎要把他淹没。

地面再次破碎。

秦戈不停随着毕行一下落。占据毕行一深层记忆里数量最多的记忆,一是他和奶奶共同度过的日子,二便是他被两头怪物照顾的记忆。怪物会带来更多的怪物,它们声称自己是毕行一的表哥表姐,堂弟堂妹,或者而各种远近亲戚,但无一例外都顶着个模糊狰狞的怪物头颅。

妄想在毕行一脑内以一种特别具体的方式呈现出来,秦戈每每见到怪物凑近,几乎立时就从心中涌出惊恐。他能理解毕行一的害怕和绝望,在毕行一眼里,身边的亲人全都变了模样。

为了寻找可靠的、可信赖的亲人,他听从了卢青来的建议,去制造一个“妹妹”。

时间不多了,秦戈试图离开毕行一的“海域”,但发现自己双足却被章鱼的细小腕足紧紧缠住,动弹不得。

幼年的毕行一、少年时代的毕行一和如今的毕行一团团围住他,所有人的双足都浸没在黑色的一汪浅水里,只有无数章鱼腕足在粘稠的水中翻滚。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