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104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秦戈相当尴尬:“……你出去吧。”

狮子装作听不懂,在浴室里走来走去,尾巴晃荡,金色的眼珠盯着秦戈。秦戈把自己完全浸没在热水里,只在水面露出一个脑袋。热水缓解了他的冷,但不能让他彻底平静。他的小兔子出不来,手心只有微薄的、不成样子的雾气。

回到卧室倒在床上,他看到床头放着一杯温开水,里面泡了两片新鲜的柠檬切片,细细的水泡从水果切片里一只只浮上水面。

谢子京听到动静,在外面探头探脑:“秦戈?”

“嗯?”

“好点儿了么?”

秦戈想说好点儿了,但他撒不出谎。“不好……”他抓住被子,蜷缩在床上,“很糟糕……”

谢子京蹲在床边,揉揉他的湿头发:“这样睡会头疼。”

“疼就疼吧。”秦戈的声音闷闷地从被下传出,“好想死……”

“为什么?”

“不知道……”秦戈顿了顿,又说,“因为我没用,我是废物……”

床的另一侧沉了一沉,是谢子京躺了上来。他把秦戈抱住,用哄小孩的语气说:“谁说你没用?你很厉害。”

他的气息接近了,即便隔着一张薄被,也像狂风一样席卷了秦戈的意识。

几乎就在一瞬间,秦戈浑身就热了起来,令他面红耳赤,忍不住从被中抬起头,看向谢子京。

见他脸红,眼睛又是湿润的,谢子京不知为何也有些尴尬。

“就抱你一会儿。”他说,“你放心,我什么都不做。”

炽烈干燥的气息像手,抚摸着秦戈的皮肤和头发。他在这一刻忽然觉得自己的行为模式退行了,他成了十四五岁的少年人,在惊惧和悲伤中,期待抚慰。

秦戈凑近了谢子京的脸。一种并不陌生的渴望正在心头滋长,他要把它说出来,清楚明白地。

“你可以做。”秦戈小声说,“什么都可以。”

这人早上没刮干净胡子。秦戈的嘴唇贴近谢子京下巴的时候,触碰到了一些胡茬。

可是他瞬间又喜欢上这些胡茬了,恨不能亲吻和舔舐。舌尖才探出的时候,谢子京低头吻住了他的嘴唇。

作者有话要说:退行是一个心理学名词,指人在遇到挫折或者无法处理的负面情绪时,会放弃现有的应对方式,而采取早期的、尤其是幼年或少年时期的应对策略来处理。它是一种心理防御机制,往往和童年或少年时期经受的重大创伤有关系。

第35章房客16

秦戈被谢子京亲得昏头昏脑,指尖落在谢子京的耳垂上,一路下滑,擦过他刮得不干净的胡茬。

谢子京今天穿了件带帽子的卫衣,帽绳打了两个结,在他胸前晃荡。秦戈勾住了帽绳,把谢子京拉得紧贴自己。可这还不够,他放了手,改为揽着谢子京的腰。谢子京舌尖掠过他的舌面,他便微微发颤,手指愈发用力。

“你真要命。”谢子京舔舔嘴巴,小声说。

秦戈神情恍惚,舌尖探出来,还要索吻。谢子京把手指按在他唇上,他就顺势舔了谢子京的指腹。

“发什么晕呢?”谢子京干脆抽手把他抱在自己怀里,吻落在他头顶,“晓不晓得自己说了什么?”

“我知道。”秦戈趴在他胸前深深呼吸,抬头亲谢子京突起的喉结,“做吧……求你。”

谢子京翻身将他压在身下,秦戈动弹不得,只知道两个人都异常兴奋,在厮磨中体热一分分加剧上升。谢子京撩开他的上衣,亲吻他的身体,由于过分亢奋,最终释放出来的瞬间秦戈低喘着,浑身绷紧,满头是汗。

他去扯谢子京的衣服,谢子京却按住他肩膀没让他起身,转身把温开水端来。

“先喝水。”谢子京又用哄小孩的口吻说,“喝完再做。”

秦戈脸上潮红,惊惧被浑身弥漫的高涨情绪压在了深处,他怀疑地看着那杯水:“安眠药?”

“昨天那已经是最后一颗了。”为了证明水里没有放药,谢子京先喝了一口,“你出太多汗,要补充水分。”

秦戈乖乖喝完了,水里都是柠檬微酸的味道。他把杯子交给谢子京,看着谢子京把它放回桌上。谢子京关了房间里的灯,只留下书桌上一盏被压低的台灯,蒙昧光线里,他的侧脸很英俊。

秦戈的心脏怦怦直跳。他想起了自己见到谢子京的第一天。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