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105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谢子京脱了他的衣服,用被子把他裹着,又滚到床上,鼻尖贴在秦戈的眉角蹭来蹭去,轻缓笑声从他嘴里漏出来。秦戈从被中挣扎伸出手抱他,谢子京抓住他的手,亲吻掌心。秦戈被他揉得人都慌了:“还等什么?”

“等你再清醒些。”谢子京揽着他没头没脑地亲,指头按在秦戈的下巴上,让他张开嘴。

秦戈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谢子京的吻像是把他身体深处所有暗藏的欲望都搅动起来了。他在谢子京的压制下挣动,很快又软了,只能大口喘气。谢子京揉捏他的耳朵,秦戈忍不住缩起肩膀,恨不能直接钻进谢子京的怀里。整个房间都是哨兵的气息,铺天盖地似的,完全把他淹没。他无暇斟酌词句,带着呜咽恳求:“别等了……要我。”

“……你别说话了。”谢子京哑着声音,佯作威胁,“再说我真吃了你。”

秦戈心想好啊,来啊,可以啊。他太需要这样了。但他发现自己的舌头变麻,反应也迟钝了,脑子里浑浑噩噩,像是被人猛锤了一拳。他想到了刚刚那杯据说没有安眠药的柠檬水。

“……谢子京!”秦戈愤怒地大喊。

实际上他的喊声几乎跟呻.吟没有两样,眼看他讲完自己名字立刻闭眼睡着,谢子京才松了一口气。他趴在床上看着秦戈的睡脸,撑了十几分钟才敢掀开被子给秦戈换了衣服裤子。等一切料理好,他蹑手蹑脚钻进了被窝。秦戈的体温比谢子京的高,他拖着秦戈的手,把他抱进怀里,亲了亲他的头发。

“唉。”谢子京小声说,“你乖一点。”

.

秦戈五点多就被太阳照醒了,谢子京还蜷在被窝里,露出眉毛眼睛和满头乱糟糟的头发。

秦戈一动他立刻醒来,睁眼时发现秦戈又缩回了被子里,甚至盖住了自己的脸。

“……你害羞了?”谢子京觉得好玩,伸手从被里去抓他的腰,秦戈立刻闪开,在被里直接往他腹部踢了一脚。

谢子京捂着肚子趴在床上笑。秦戈满脸通红,猛地掀开被子把他盖住,又狠狠捶了一拳。

“妈耶……”谢子京还是在笑,“幸好我没做什么别的事情,只是亲嘴你就能这样捶我,要真是那什么了……”

“只是亲嘴?!”

“顺便摸了一下。”谢子京更正道,“哦,我知道了。因为我没按照你的意思去做,你生气了?”

“言泓到底给了你多少颗安眠药?!”秦戈怒道,“交出来!”

“真的都用完了,没有了没有了。”谢子京坐起来,还是在笑,“真的,骗你我就是兔子。”

秦戈冲进了卫生间。谢子京还在床上笑个没完,怀里忽然钻进了一个毛绒绒的小东西。他在被里捞出长毛兔,吧唧亲了个嘴。

刷牙时候秦戈呆看着镜中的自己。昨天晚上在家中发生的事情他是完全有记忆的。只是那些话放在清醒时,他连半个字都不可能会说。

在大学期间就热衷于喜欢一个立刻表白一个的言泓有一句名言,“成年人要忠实面对自己的欲望”。秦戈不知道自己现在满肚子郁气,是因为昨晚的失态,还是因为谢子京的退避。他觉得自己已经很诚实了,他对谢子京的好感已经满到愿意和他发展亲昵的关系,但总觉得缺了些什么,心里头总有个细弱的声音问:是不是太快了呀?

秦戈刷完了牙也没想出来缺的是啥,他人生中头一回面对这种事情,不由自主地就畏首畏尾了。

早餐极其简单,秦戈煎了蛋烤了面包,给谢子京倒一杯牛奶,自己则端一杯开水。

“还生气?”谢子京在桌面滴了两滴牛奶,让秦戈的兔子舔。兔子根本不吃东西,抽抽鼻子闻两下,继续往谢子京怀里扑。

秦戈闷闷地吃面包,半天才迸出一句话:“没有。”

谢子京把煎蛋和面包都夹到他的碟子里:“光吃这个不行,我去煎肉。”

秦戈抬头看他,谢子京起身时一手端着碟子,一手抓着兔子,撞上秦戈的眼神之后笑了笑。

“你说要认真,那咱们就得认认真真。”他说,“那什么……这么好的事,咱俩清清醒醒的时候再做不是更好?”

他说得坦荡,秦戈就连尴尬也尴尬得极有限,片刻后才“哦”了一声。他是怎么都想不到自己会和谢子京在早餐的餐桌上讨论这件事,应完又觉古怪,脸颊微微发热。

谢子京和碟子兔子一起进了厨房,想想又走出来,凑到秦戈身边飞快亲了他脸颊一下。

秦戈:“……”

谢子京:“啊,满足!”

他夸张做作地大喊,提着兔子大步跨进了厨房。秦戈也笑了,这时候反倒不觉得尴尬。谢子京的一举一动,渐渐都有了他说不清楚的趣味在里面,他看到就觉有意思。

自己被人喜欢着,用郑重的方式爱着。对秦戈来说,谢子京对他的感情是毫无来由的,如同他“海域”中的千万颗星石,疯狂地砸入了人间。秦戈的手靠近了水杯,杯子是烫的,水是烫的。他看着杯子,像看着自己。冰凉的水杯因热的液体而改变了温度,他心里也盛满了清净的水,正腾腾地冒着让人脸红的热气。

.

恰好第一批“海域”检测的学生全都检测完毕,秦戈被批了两天病假。谢子京每天还需要上班,只能在下班后溜到秦戈家里看他。可白小园和唐错也来了,秦戈不愿意在两人面前跟谢子京有什么亲昵举止,暗地里提醒谢子京注意不要碰手碰脚。

“危机办不允许谈办公室恋爱吗?”谢子京放下手机问白小园。

白小园想了想,扭头问唐错:“可以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