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112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谢子京在亲吻桥上快抽完了一支烟,秦戈才在路上出现。

新希望这条所谓的最美校道,花圃里栽满了各种各样的花,碗口大的月季重得枝条也托不住,沉甸甸地在夜风里晃。白玉兰和紫玉兰香气扑鼻,迎春与木茱萸一色的金黄。

小树林里倒是不少手牵手脸贴脸的情侣,但是亲吻桥附近除了谢子京,一个人也没有。秦戈走上桥才看到,巴巴里狮正端坐桥上打呵欠。

谢子京熄了烟,手臂一挥:“我学校的夜景还可以吧?”

“你占这座桥干什么?”

“清场。”谢子京一脸坏笑,“为亲嘴做准备。”

“……你跟狮子亲吧。”秦戈靠在桥上看着底下缓缓流淌而过的河水。巴巴里狮在身后用尾巴拍打地面,由于它镇场子,没有一个学生敢走上亲吻桥。

谢子京凑到秦戈身边,秦戈告诉他自己和卢青来谈的这一场十分莫名其妙。他现在仍然摸不清楚卢青来的用意,仿佛这个人正在不断地暴露出自己的用意和野心,生怕秦戈不知道似的。“你的导师还真奇妙。”秦戈茫茫然地说,“想不通。”

谢子京看着他的侧脸,笑道:“那就别想了,雷迟他们不是说这事情已经归他们管了么?”

“怎么能不想?”秦戈说,“你的‘海域’我还没琢磨透。”

谢子京贴近他的胳膊:“可是我们已经复合了,对吧?”

秦戈呆了片刻,没有接下他的话。

“复合”——谢子京是这样说的。他仍然认为自己和秦戈曾经有过一段。可是秦戈询问过言泓和舍友,也询问过秦双双一家人,除非他和谢子京的恋爱极度保密,没有被任何朋友和家人发现一丝端倪,否则不可能所有人都确定地告诉他:你没有谈过恋爱,你连暗恋别人的时间都没有,秦戈,你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学习看书和打游戏了。

一直笼罩在他心头的阴云始终没有散去,他想着这件事,没有回应谢子京。

谢子京略略让开,挠了挠头。

“好吧。”他尴尬又落寞地笑了一声,“那算了。回去吧。”

转身的时候秦戈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不是你说要验证?”秦戈问。

谢子京正要说两句俏皮话驱散方才的尴尬,秦戈抓住他的领带将他扯到自己面前,在谢子京唇上飞快落下一个吻。

“走吧。”秦戈一击即中,立刻放开谢子京的领带。

巴巴里狮吼了一声,尾巴疯狂摇动。

谢子京擦擦嘴,跟着秦戈身边下桥,越走越近,直到把胳膊搭在他肩膀上:“我可以跟你回家吗?”

他们走过了一盏接一盏的路灯,谢子京看到秦戈的耳朵泛着红,在昏黄灯光里愈发显得暧昧不清。

秦戈斩钉截铁:“不可以。”

谢子京点点头:“那你可以跟我回家吗?”

秦戈发现自己跟谢子京在一起说这些乱七八糟的无聊话时笑点总是特别低。他笑了一瞬,正儿八经地回答:“做梦吧。”

档案三亲爱的仇人

第37章亲爱的仇人01

—亲爱的仇人·楔子—

天边滚过一道电光,远远近近的雷声震得头顶铁皮嗡嗡作响。

雨太大了,杂物塞住了本来就不大宽的排水口,污水咕噜咕噜地冒。站在铁皮顶屋檐底下的女人骂了一句,抄出手机拨号,湿漉漉的灯光铺在她的腿上。因为裙子太短,她冷得连连跺脚。

“你还要多久啊?”她冲着电话大喊,“说十分钟回来,这都半小时了!”

回话声音很模糊,雷声越来越大,她不敢再碰手机,干脆关了。

路灯在雨帘里闪动,无法开门的焦躁让她心火旺盛,低低咒骂时一直向着路口张望。

一个穿着雨衣的人从路口小步跑了过来。黑色的兜帽几乎罩住了他的整个脑袋,待他跑近了,女人忽然发现这人还戴着口罩和一副大眼镜。她下意识退了几步,靠在墙边。

那人走进了铁皮底下,小心摘下眼镜,抖落镜片上的水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