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114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雷迟:“女人的身份很好查,她在二六七医院住院的时候登记过名字和身份证。但失踪是怎么回事?这个不要大意,继续往下查。他们这一家人可能是蔡明月事件的重要证人。”

“可是周雪峰死了,小孩也失踪了。”年轻人显得有些为难,“那孩子没上户口,完全没登记过人口信息,怎么查?”

雷迟手上的资料里有一张一家三口的合影。那是一张完全不协调的合影,照片上的三个人全都面色阴沉,周雪峰高大健壮,皮肤黝黑,站在他身旁的女人显得十分瘦弱,抬头时肩膀畏缩,一头凌乱长发,目光落在地上。孩子不过三四岁年纪,被女人抱在怀中,看镜头的双目异常冷漠。

这是村里给他们家翻修房子的时候拍的,似乎也是这个家庭唯一留下来的一张照片。

之后不久,周雪峰妻子离家失踪了。六年后,周雪峰因为山顶落石砸中脑袋,不治身亡。

“这个孩子一定要追查。”雷迟下达命令,“他是一个向导,现在应该有三十多岁了。如果他还活着,他必须要工作挣钱,必须要登记自己的身份,一个特殊人类没有身份凭据是不可能在这个社会生存下去的。”

.

刑侦科忙得脚不沾地之时,调剂科终于在连续一个月的疯狂加班后,结束了今年的高考“海域”检测。

但结束了也仍然得继续加班:几千份资料亟待分类整理,调剂科只有四个人,根本不够用。

秦戈去找高天月,高天月却告诉他,五月份了,许多项目都要赶在年中考核之前拿出进度,所以各个科室同样忙得脚不沾地。

“你们科都是年轻人,好好努力,啊。”高天月笑眯眯地拨弄自己的头发。

秦戈一面腹诽,一面给科室的几个人争取到了一笔奖金。临走时高天月说他狡猾了,秦戈听不出他是赞是弹,总之称一句“还是高主任英明”那是绝对没有错的。

白小园现在连妆都不化了,唐错问她为什么不修边幅,她说化妆是给人看的,但科室里这三个都不算人,不能浪费昂贵的化妆品。

谢子京嗤之以鼻:“为什么要为自己的懒找这么多借口?”

白小园:“最懒的就是你了。你做了什么!你身为整个危机办都赫赫有名的哨兵,你除了叫号买饭,还做了什么!”

沙猫端坐在白小园桌面高高垒起的资料上,奶声奶气地冲谢子京嗷喵一吼。

谢子京不敢与暴怒的女哨兵硬杠,连忙扑进了面前的表格里。

秦戈从高天月办公室回来,勉强打起精神:“算了,这些可都是保密资料,我们自己干吧。干完有奖金,我会给大家调补休。”

在沙猫的怒吼和唐错的哀嚎里,秦戈重新给他们分配了任务。自己和白小园负责写总结,唐错提供各类数据分析,谢子京声称自己不懂行政工作,秦戈让他根据检测出的不同问题将所有学生的表格分门别类整理好,和白小园一起配合制作成符合规范的表格,方便之后报送特管委。

任务最重的白小园按着自己的小猫脑袋揉个没完:“饿死了,秦戈,我要吃夜宵。”

秦戈不敢不遵从,一个个盯着他们点单之后,亲自跑到危机办门口等待外卖。

谢子京看着他的背影消失,转过头来发现白小园和唐错全都看着自己。

眼神粘腻又暧昧,嘴角带着咸湿的笑意。

“我艹,恶心。”谢子京抖抖肩膀,“你们做什么?”

“恶心啊?”白小园问。

“特别恶心,你们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谢子京说。

唐错和白小园对视一眼,同时笑了:“恶心就对了。你最近一直都这样看秦戈。”

谢子京:“……”

白小园:“你对秦戈有什么非分之想?”

谢子京:“我们交往过。”

唐错:“你的梦还没醒吗?”

谢子京认为与他俩无法沟通,哼地一笑,打开电脑开始搜索“一分钟学会excel表格”之类的关键词。

吃完烤串,调剂科众人揉完肚子,继续伏案工作。夜已经很深了,谢子京这几天又开始睡眠不佳,此时看着电脑上一行行的字符,不断地打呵欠。

他想赖在秦戈家里,但秦戈不允许。两人好像是恋爱了,但谢子京又不敢确定。他自己琢磨了一段时间,得出结论是“办公室恋情不好谈”,因为两个人都太忙了;同时秦戈又比较害羞,自己不能逼得太紧,毕竟是复合,一切都要循序渐进,慢慢来。

“我去抽根烟。”他拿着打火机和烟盒窜出了办公楼。

四周都已经很安静,只有一楼调剂科和楼上刑侦科仍然亮着灯。谢子京一走到外面立刻被铺面而来的杨絮糊了一脸。他在脸上揉了揉,摸下一片白毛,忍不住连续打了几个喷嚏。

他完全不适应这儿大街小巷都会在春季飘满的杨絮。一开始那一周完全无法工作,即便回到家中也不断打喷嚏咳嗽,鼻涕一直流,整个人头昏脑涨,哪怕出门三分钟都觉得鼻腔喉咙全塞满了一团团的絮絮。

是秦戈给的抗过敏药和口罩眼镜救了他。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