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122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小刘从外面匆匆跑进来,满头是汗:“车里空调又坏了,组长,什么时候修啊?”

雷迟舌尖顶着糖,在牙齿之间转来转去,格格地响:“你歇一歇,我跟上面报告。”

小刘却没走,站在他桌前,神情古怪:“雷组,今天是最后一次走访。我们发现了一些怪事。”

他把手里的记事本递给雷迟。

持续一周的走访,小刘等人拜访了王铮家附近的不少邻居和街道沿路的商铺,试图发现两个老人的活动轨迹。但意外的是,他们反倒问出了一些和王铮有关系的事情。

“王铮的父母对王铮意见很大。”小刘言简意赅,“他们不止跟一个邻居说过,宁可撇下王铮,两个人一起过。”

王铮的父母为了在感染前期尽最大努力给王铮治疗,连原本在中心城区里的房子都给卖了,现在反倒厌恶起他?雷迟心生疑窦,忙打开记事本。

矛盾的源头,是王铮感染丧尸病毒的原因。

在正式的记录中,王铮是在拜访客户时,被客户家中因丧尸病毒入侵脑部而发狂的半丧尸化人类袭击后才感染的病毒。这件事成了新闻,无论网络、电视媒体还是报刊杂志都有报道。在个别报道里,提及了这位“客户”的特殊职业。

“……卖.淫?”雷迟很快在数据库里搜索到了当时的报道。

王铮的这位客户是一个性工作者。她有一个16岁的女儿,感染丧尸病毒后一直呆在家中,没再去上学读书。王铮曾经拜访过她多次,她从王铮手中购买过净水器。但因为所住的地方是老式小区,净水器的安装似乎并不顺利,勉强装好后也常常出问题,隔三差五就要找王铮去一趟。

流言就是这样起来的。起先只是几句闲言碎语,有人猜测王铮上门这么多次,目的肯定不单纯:或者是对方,或者是王铮,总之里面总要有些说不得的事情掺杂着。

一开始只是随便说说。茶余饭后,树下街边,几个男人女人凑在一起,无话可说的时候就拎出来取笑几句,似乎也没什么别的意思。

但随后,流言渐渐就变了味:不知是谁说了一句,“他这病,是跟那个丧尸搞完才染上的吧”。

这个猜测立刻点燃了乏味无趣的闲谈,并且很快风一般卷过福兴三村。似乎一夜之间,人人都知道,王铮这人有个不得了的兴趣,他因这兴趣染上了病,完全不值得同情。

王铮一家人远远搬走,本想离开那些围绕着自己的闲话和各种情绪:无论是鄙夷还是同情,他们全都不需要。谁料流言却反倒在福兴三村这儿爆炸般升了级。

两个老人竭力解释,但无人在意。和一桩纯然的惨事相比,还是一桩不道德的惨事更能诱发人谈笑和议论的乐趣。

王铮本来就不大出门,他是在一次莫名其妙的争吵中才得知外面已经把自己传扬到这个地步的。父母暴怒不已,互相指责,最后所有的责备都落到了王铮身上:你为什么不自爱?你为什么不保护自己?你为什么不警惕一点?你为什么要到那个公司工作?你为什么不想想父母?你为什么……

据邻居说,那场争吵非常可怕,楼上楼下,左邻右里,全都听到了王铮家里各种叫骂和摔东西的声音。翌日两夫妻出门,面对旁人问候,愈发抬不起头来。

“哎呀,我们知道的。这种人呐,就是会慢慢变成丧尸,他脑袋也不清醒,肯定会打人。”邻居跟小刘说,“我们都安慰他们,不要怕,实在不行就把王铮送到那个什么特殊人类医院。脑子不正常的人都去那里的,我们知道。”

王铮和父母的矛盾渐渐多了。在老人跟邻居的闲话中众人了解到,王铮现在连话也不愿意跟父母讲。大吵那天摔东西的不是王铮,王铮只是哭。可他顶着一张枯皱的脸,再怎么哭都很恶心——人们在想象中补足了他们看不见的场景,纷纷议论:“鳄鱼眼泪。”

雷迟:“这种状况持续了多久?”

小刘:“最少也有半年了。最近三个月,两个老人跟邻居说过想把王铮送到二六七。”

“王铮的情况不是控制得很好么?”雷迟揉了揉太阳穴。当日到王铮家里拜访时他才知道,王铮一直在工作挣钱,只是不再主动出门。他跟朋友一起经营网店,生意还不错,能支持他每月的药费和生活费。

小刘耸耸肩:“王铮的自理能力是很糟糕的,他连饭都不会做。他爸妈一旦离开,他肯定过不下去。”

雷迟想了想:“不要这么快定性。下午你有活儿吗?我跟你去找找王铮那个朋友。”

出乎雷迟意料,王铮的朋友谢绍谦也在福兴三村居住。谢绍谦开了一家销售电子配件的实体店,生意尚可;他还注册了一个网店,平时都是王铮帮忙打理。

“王铮搬到这边之后我才认识他的。”谢绍谦说,“王铮这个人挺实在,说话也不绕弯。我虽然做生意,但都是小本经营,实实在在的伙伴比较可靠。”

谢绍谦是一个胖子,戴着圆框眼镜,跟雷迟简单说了自己和王铮的关系。

“王铮父母你认识吗?”

“认识啊。”谢绍谦说,“阿姨和叔叔都到我这儿来取药。”

雷迟一愣:“取药?”

谢绍谦:“大兴离顺义太远。我每个月都要回几趟城区,回去的时候就顺道去二六七医院或者疾控中心给王铮拿药,叔叔阿姨再到我这儿来取。”

这信息倒是让雷迟和小刘有些诧异。两人对了个眼色:“你取药取了多久?”

谢绍谦:“快一年了吧?我也记不住了,都是举手之劳。”

雷迟点点头,小刘在询问谢绍谦一些基本信息,雷迟开始打量他的店面。

店外有一个摄像头,朝着门口和门前的人行道。

雷迟心中一动:这是从王铮家小区离开后两位老人前进的方向。这里的路面摄像头恰好不是坏了就是因路灯爆裂,导致什么都没拍下。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