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126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知道你的父母是在极物寺附近的鹿泉出事之后,我就一直在犹豫。我想告诉你,我可能也知道些什么,但我想不起来。”他声音在发颤,“秦戈,我很害怕。我是个懦夫……我害怕你会要求我袒露‘海域’里的秘密。我不喜欢这样……所以我什么都没说。”

秦戈强硬地拉开他的手,直视着谢子京:“现在为什么愿意说出来?是因为你知道白小园和唐错也和鹿泉事件有关系吗?”

谢子京点了点头。

“对不起。”他握着秦戈的手,因始终没有直面秦戈的勇气,不得不牵着秦戈的手挡住自己的眼睛,“对不起……我……我一定是知道一些事情的,那些回忆说不定就在房间外面。但我真的很害怕……我的‘海域’太可怕、太恶心了,对不起……我想告诉你,可我又不敢。我每一天都睡不着,我一直在想这些事情。”

直到他那天得知,鹿泉事件与白小园和唐错也有关系。他们从未放弃过调查真相。

“真相可能就在我脑子里。”

秦戈的手心是湿润的。谢子京流泪了。

“对不起。”他不断地道歉。

“谢子京,你看着我。”秦戈说,“如果你不看我,我再也不会跟你说话。”

谢子京松了手,他先低头擦了擦脸,之后才敢抬头。秦戈靠近了他,吻他的下巴,他的嘴唇和残留着泪痕的脸颊。

“……我错了。”谢子京在他亲吻的间隙里艰难地说。

“你没做错任何事。”秦戈贴近他,声音如同呼吸一样急促,从口中流淌出来,潜入彼此唇舌,“是谁说你‘海域’恶心?卢青来?”

谢子京这一次终于没有回避这个问题。他点了点头。

“卢老师是对的。没有人的‘海域’跟我一样……它很不正常。”

“不正常的人是卢青来。”秦戈捧着谢子京的脸,恨不能撬开他的脑袋,把卢青来给他灌输的东西全都一股脑儿揪出来扔开,他看着谢子京,斩钉截铁地说,“你的‘海域’不恶心,你也不恶心。一定会有人喜欢你的,比如我,比如白小园和唐错。谢子京,世界上有你真的太好了,你知道我不喜欢高天月,但我唯一感激他的一件事就是他让你来到了调剂科,让我认识了你。”

秦戈的声音也在发抖。他已经很多年不习惯这样直接地表露自己。

“如果你真的看到了一些什么,所有人都会感谢你。”秦戈看着谢子京泛红的眼眶,“尤其是我,你记住了。我永远感激你,为过去和现在的所有事。”

谢子京又一次紧紧地拥抱了他。

“我知道你曾经可怜我。”他喃喃低语,声线湿润低沉,在秦戈耳边萦绕,“我不需要可怜,也不想要感激。”

秦戈等待着他的下一句话,但谢子京狠狠深呼吸之后,把立刻就要说出来的那句话吞了回去。

“你进来吧,秦戈。”他低声说,“但如果你被我的‘海域’吓到了,我可能会恨你。”

秦戈闭上了眼睛。温暖的力量从他身上涌起,柔软厚实,把两个人都包裹在内。细细的毛发摩挲着谢子京冰凉的手臂和脸庞,他眼泪落了下来,不安让他除了紧抱秦戈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谢子京的“海域”一如往常,秦戈没有看到任何明显的变化。

他拉开了第三个抽屉,花束仍旧放在里面。但这次再看,秦戈心里多了许多复杂的情绪。第二个抽屉里还有谢子京的荣誉证书和当日的照片。谢子京的眼神盯着镜头之外的某个人,嘴角含笑。

秦戈自己从未意识到的往事轰然落在面前,他把谢子京的照片和台面上自己的照片摆在一块儿,良久后才说了句“傻子”。

身后的衣柜嘎然一响,开了一道缝。

秦戈立刻站起,冲到衣柜面前,一下把柜门打开。

衣柜里蹲坐着一个人。猝然涌入的光线映亮他的脸,秦戈看着那人,心脏怦怦乱跳:是年轻的谢子京。

与照片中的少年留着一模一样的发型,穿着一模一样的运动服。衣柜里的谢子京看着秦戈,冲他张开了手臂。秦戈抱住了他,此时忽然看见衣柜漆黑的角落里,似乎有风灌进来,吹动了他和谢子京的头发。

柜门猛地关上了,谢子京和他都倒在房间的地板上。

天花板上没有灯,但房内永远明亮。18岁的谢子京跨坐在他身上,弯下腰,小心地吻了吻他,然后趴在秦戈身上,用异常大的力气把秦戈束缚在自己怀里。

“你长大了。”他的声音和现在的谢子京很不一样,还没有被烟草侵蚀,仍旧带着少年时代的一点点稚气,“我一直很想这样和你躺在一起。”

秦戈:“……从什么时候开始?”

谢子京:“第一次见你的时候。”

秦戈:“技能大赛?小弟弟,我那时候才14岁。”

谢子京年轻的脸上挂着笑容:“14岁比现在更可爱。”

秦戈骂了他一句“变态”。谢子京堵上了他的嘴,亲了一会儿之后抬起头,直直盯着秦戈。

秦戈也正仔仔细细地打量着他。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