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127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这不正常。有一个声音提醒秦戈:这很不正常。

眼前的谢子京显然就是谢子京“海域”里的自我意识。但他却仍然是18岁时候的形态——每一个人的自我意识都会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而发生变化,不可能永远是一副相貌,除非哨兵或向导的精神世界永远停滞在某一个岁数之中。

“极物寺到底发生了什么?”秦戈问他。

谢子京从他身上坐起来,揉了揉眼睛。“说了之后我会哭的。”他抬手指着天花板,“他也会难过。”

“我会安慰你。”秦戈说,“我永远都会陪着你。”

眼前的少年笑了一下,眼圈一分分红起来:“我喜欢这句话,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

他沉默片刻,终于开口。

“很多记忆都已经消失了,或者没办法串联起来。但是有部分特别深刻的还残留着。”他指着自己的脑袋,“我和爸妈的第一站是拉萨。”

在拉萨落地之后,一家三口去拜访了谢子京母亲的同学,受到了热情的接待。

策划具体行程的时候,父亲执意要去看一看极物寺和极物寺附近的鹿泉。数日后三人告别母亲的同学,开着租来的车启程。路上走了很远,边走边停,玩得自在开心。抵达极物寺的前一夜,他们在附近的一个民宿里过夜。

民宿的老板知道他们要去极物寺之后,强烈建议一定要在晚上多停留一会儿:最近天象异常,人们都说干涸已久的鹿泉说不定会重新涌出甘甜的地下水。

谢子京突然来了兴趣。为了满足他的愿望,翌日启程时,他们三个人都做好了在鹿泉周围扎营的准备。

第二天傍晚,离开极物寺的一家三口开始按照地图和向导的指示,徒步前往鹿泉。

“到此为止。”谢子京说,“之后发生的事情我完全记不清楚了。”

他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父母不在身边。几个哨兵和向导在病房里活动,见他苏醒,立刻凑上来询问。

谢子京是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父母失踪了。

无论是鹿泉还是极物寺,都找不到两个人的下落。

“你记得那天的日期吗?”秦戈问。

“8月7日。”

秦戈沉默了。

“是同一天吗?”谢子京问,“和鹿泉?”

“是。”秦戈点头。

很奇怪,他心里没有悲戚也没有愤怒,取而代之的是更加沉重的忧虑。

当年的鹿泉事件不仅让鹰隼支队全体人员丧生,还导致了两个局外人的失踪。高天月这样的职位都查不到的内容……他们真的可以查得出来么?

但一想到高天月,秦戈忽然间意识到一件事——谢子京是高天月强行塞进调剂科,塞到秦戈身边来的。

秦戈是危机办唯一一个精神调剂师,能在谢子京“海域”进行深潜的,又能被高天月调动的,只有他一个。

“谢子京,房间之外是什么?”秦戈握住谢子京的手,“你自己肯定知道,对不对?你骗我说只有这个房间,这是不可能的。明明连卢青来都晓得你……”

谢子京牵着他的手,让他跟随自己站起来。秦戈发现即便是在“海域”之中,谢子京的自我意识居然还是在微微颤抖。

这是强烈的恐惧。秦戈不知道让他恐惧的,到底是房间之外的内容,还是要探索房间外部的自己。

卢青来反复告诫他,谢子京用这个房间来维系自己的“正常”,房间之外是谢子京本人都无法面对的残酷海域。秦戈心中忐忑,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萌生了怯意:别进去了,别探索了,这会让谢子京陷入痛苦。

但少年紧紧牵着他的手,即便恐惧,也仍旧一步步带着他,走入了衣柜。

秦戈像是穿过了一片冰凉的水。黑暗如同无孔不入的寒意,裹挟着他的全部意识。

他离开那片水,踏入了房间外部。

第41章亲爱的仇人05

“海域”因人而异,不同的精神世界所呈现出来的“海域”也是截然不同的。

有的人丰富,有的人贫瘠;秦戈见过山地,见过海洋,见过雪山脚下安静的城镇,也见过密密麻麻的城市楼群里一只缓慢飘过的红色气球。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