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128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但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在谢子京的“海域”中踏入一片废墟。

目之所及尽是烈火燃烧之后的残骸。枯黑的颓垣上攀爬着血红色的藤蔓,朦胧不清的天顶上,腥臭的雨水一滴滴落下来,穿过秦戈的身体,在地面的水潭里溅起浅薄涟漪。涟漪像肋骨一样,一节节推出去,被冷清的月光照着,从秦戈脚底下一直往远处蔓延。

这是一片一眼看不到边际的废墟,在极遥远的地方朦朦地跃动着一片冰凉的银光。废墟泡在浅浅的水里,秦戈朝前迈出一步,水中似有无数细小手掌紧紧黏着他的鞋子,举步维艰。

就像此处曾经存在着一个极其庞大的城市,它本该热闹非凡。但现在充斥在这片“海域”之中的,只有沉寂无声的死亡。

秦戈走不了了。被烧得碳化的横梁挡在他的面前,他想从横梁底下爬过去,但水里尽是锋利的石头。

在这废墟之中,突兀地立着一间小小的房子,方方正正,平平整整。房子的四面墙都刷成了白色,是没有任何杂质的惨白。谢子京站在房子面前,他身上似乎也笼罩着一层白色的光,这令他的神情变得模糊不清。

“你走不到那里。”看到秦戈攀跃上倒塌的墙壁,朝着远处的银光匍匐而去,谢子京开口喊道,“白费功夫!连我都走不到。”

秦戈不相信。他咬紧牙关,朝着光亮处缓慢爬行。在废墟中活动的不是真正的身体,他为此庆幸:废墟之中太多摸不到的陷阱,但每一处都无法伤害他。他憋着一口气,一直往前爬,直到隐隐察觉巡弋“海域”的时间就要到极限了,才肯停下来。

银光仍然在远处浮动,距离从未改变。秦戈回头看去,谢子京和那间白色的小房子已经在身后很远。就像是在一片黑色的、凹凸不平的残骸之中,有人放置了一个白色的立方体,又在立方体里放置了一个小人。

只要一想到谢子京每一日都在这样的废墟之中穿行,让人喘不过气的痛楚瞬间攥紧了秦戈的心。

他往回爬,谢子京朝着他走出来几步,大声喊:“我警告过你了!”

秦戈的脑袋嗡嗡作响,他知道自己即将要离开这个“海域”,下一次是否还能有勇气进来,连他自己都不敢肯定。

“你一直都呆在这里吗?”秦戈大喊,“谢子京!回答我!”

冷风把少年的运动服吹得鼓胀,冷雨穿过他的身体,击打地面。秦戈听见谢子京扬起带着稚气的声音回答自己:“是啊,我探索很久了!你信我,这里没有路。”

秦戈脚下一空,猝然坠落。

强烈的失重感和眩晕感让他胃部不断抽搐,有什么从腹部往喉咙上顶。

“秦戈?”

他听见谢子京呼唤自己的名字。这是他听惯了的声音,带一点点沙哑,是被尼古丁和烟草侵蚀了的嗓音。

秦戈推开他,朝着厕所冲去。他趴在马桶边上呕吐,把胃里所有的东西都吐得干干净净。眼泪不停往下流,秦戈分不清这是因为“海域”里所看到的一切还是因为呕吐而产生的,他伸手去拿纸巾,手指虚软无力,连抓握这个动作都能令他肌肉颤抖。冷汗浸透了他的衣服,秦戈头晕目眩,耳朵里嗡嗡作响。

但最让他害怕的,是脑袋里一点儿都找不到任何让他振作的念头。

死气沉沉的抑郁情绪占据了他的脑袋,他跪在卫生间的地面上,开始打算把自己的脑袋伸进马桶里,然后按下冲水键。

办不到的,太难了。那是废墟。

那是曾经被彻底摧毁过的废墟,他不可能修复,他的能力不足以让它重新建立。他甚至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进入谢子京的“海域”。卢青来说得对,那是被刻意掩藏起来的东西,谁都不能碰,谁都无能为力。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秦戈转过头。谢子京站在卫生间门口看着他,但没有走过来。

秦戈眼前一片朦胧,他用纸巾擦眼睛,吸了吸鼻子。他头一回在谢子京脸上看到了畏怯的表情,像是想询问又不敢开口。

秦戈抬手扇了自己一巴掌,疼痛让他得到了片刻清醒。要是在平时,看到自己这幅样子,谢子京肯定已经冲进来搀扶自己了。但这次没有。秦戈又气,又难过,他又扯纸巾擦嘴擦脸擦鼻涕,什么都擦完了,才转头撞进谢子京的怀里。

谢子京下意识地揽着他。

“冷……”秦戈用他的衣服擦眼泪,贴在他怀里模模糊糊地说,“我快死了。”

他伸出微微发抖的手,一团混沌雾气在他手心翻滚,片刻后竟然散了。秦戈仍不死心,死死盯着自己掌心,这回连雾气都没出现,只有一丝虚弱的气息从手臂攀爬而上,在他手里打了个转,立刻消失了。

“没用的兔子……”秦戈说,“它出不来。”

谢子京手臂的力量紧了紧,犹豫片刻后,终于和方才一样,紧紧把秦戈抱在怀里。

“不必勉强。”他贴着秦戈的耳朵,“我懂了。”

秦戈听到他低沉的叹息,像是安心,也像是解脱。

你的“海域”一点儿也不恶心,并没有任何不正常,我不讨厌。秦戈打算仔仔细细地告诉他,好让他彻底放心,但谢子京抱得太紧了,他说话都觉得困难,干脆把头埋在他怀里,也像他一样长长叹了一口气。

“这里没有路”——18岁的谢子京是这样说的。可是秦戈不信。若是曾经没有路,他愿意为谢子京开辟出一条新的,能让他脱离废墟的新道。方才的后悔和沮丧缓慢消失了,像退潮的海水,回到了深深的海洋里。秦戈听着谢子京的心跳,在一阵比一阵更强烈的眩晕感里,产生了新的念头。

他还不知道自己的能力的极限在哪里。但从此刻开始,他打算为了谢子京去摸索。

“海域”里的城市若毁灭了,他要为谢子京重造一座。

给坐在浴缸边的秦戈洗了脸擦了手,谢子京看看浴室,又看看秦戈:“要我帮忙洗澡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