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131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离开危机办的秦戈,直接开车前往高天月的家。

他只记得以前秦双双带自己来过,每次进高天月的家门,高天月总会跟妻子在门边等着他们,二话不说先往秦戈脸蛋上摸一把:“这小孩真俊。”

高天月老把“高叔叔是看着你长大的”这句话挂在嘴边上,其实也没说错。他不仅认识秦双双,也认识秦戈的父亲杨川和母亲温弦。鹰隼支队里的不少人,当初都是高天月审核之后才放进危机办的。

虽然来过,但具体的位置地点秦戈却不大记得住了。他在路上兜了两圈才找到这个联排别墅区的访客入口。

把车停稳之后,秦戈理了理一会儿要跟高天月谈的问题。虽然都集中在卢青来和谢子京身上,但他还是斟酌了很久。高天月是他们这边的,他也想查出鹿泉事件的真相——这只是秦戈等人的猜测,他不敢肯定。

高天月这样的人太复杂了,秦戈没办法轻易地相信他。

循着记忆来到一栋小楼前,秦戈给高天月打了电话,但他没有接。在小院前徘徊片刻后,秦戈按下了门铃。

高天月妻子从商,生意做得很红火,今日恰好在家便匆匆出来给秦戈开了门。她许久不见秦戈,亲热地问了几句近况,脸上却始终挂着没能掩藏的忧虑,不时回头看向二楼。

秦戈随着她进了家门,才踏入玄关就立刻听见楼上传来高天月愤怒至极的吼声:“那你现在就滚出去!”

随后便是一声重重的闭门声。有人快速走了下来。

秦戈和高天月妻子面面相觑,两人脸上都有些尴尬。

高术大步跨下楼梯,在沙发上抓起自己的外套,瞥了秦戈一眼。秦戈不敢擅动,他面前是一个暴怒的哨兵。

“你要去哪儿!高术!站住!”高夫人拉住了高术的手,“你爸爸说的都是气话,你听听就算了,怎么还放在心里呢?”

“我听十几年了。”高术挣开她的手,“他让我走,我就走呗。”

“你又要伤妈妈的心吗?”高夫人急急跑过去,挽着高术的手,“擅自在外面释放精神体本来就是你的不对,你也知道你的精神体很吓人。那可是晚上啊,还在危机办附近。你是生怕别人看不到那东西是吗?还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危机办主任的儿子,故意去丢他的脸?你以前不是这样的,现在怎么连认个错都不肯了?”

“我哪儿错了?”高术转头看着自己母亲,“哨兵和向导的精神体在什么地方释放,本来就不受限制。普通人是看不到的,看得到的人自然也知道那是什么,谁会在意啊!刑侦科值班的人发现了,也就那么随口跟他一说,是他自己要上纲上线的!”

高夫人终于也生气了:“你本来就不应该把它放出来吓人!”

“……妈,我知道你也不喜欢它。”高术甩开了她的手,“不用再说了,没有意义。”

他离开了。

秦戈站在客厅,下意识抬头看向楼梯。高天月穿着家居便服站在楼梯上,盯着敞开的家门,冲正要追出去的妻子大吼:“不许追!让他走!”

秦戈从未见过高天月生这么大的气,一时间只能原地站着,连跟高天月打招呼的时机都没能找到。

高天月甚至没看到他,转身又走回二楼,片刻后才噔噔噔跑下来:“秦戈?”

“高主任。”秦戈尬笑一声。

高天月脸色阴晴不定,似是因为被秦戈看到了真正丢脸的瞬间,他显得有些不快。

“上来吧。”

秦戈连忙对高夫人点头致意,顺着楼梯快步追上了高天月。

打开书房的门,高天月阴沉沉地说:“让你看了笑话。”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秦戈程式化地回复一句。

高天月被他的回应弄得笑出声来:“行了,知道你不会说场面话。坐吧。”

他自己喝着茶,顺手给秦戈递了一瓶水,随后走向书桌,在桌面下方摆弄了一阵子。

秦戈听到书房唯一的窗户上传来轻微的嗡嗡声。

“可以说了。”高天月走回来坐在他面前,拨了拨稀疏的头发,“现在这个书房是隔音的,谁都听不见我们交谈。”

秦戈愣住了:“……你被监听?”

“你跟秦双双生活这么久,你不知道?”高天月冷笑了一下,“凡是特殊人类管理机构的高层人员,全都被严密监控着。能飞来飞去的小东西可太多了,我总要提防的。在单位还好,到处都是人,来路不明的精神体很容易被发现。但在这儿,人少,树多,有什么鸟儿雀儿虫啊蝇啊,在你窗子外头一趴,你根本发现不了。”

秦戈心中沉沉一坠:高天月能帮的忙很有限。

或许正因为这样,高天月才要想方设法把他们四个人凑在一起。

秦戈把谢子京“海域”中的废墟和他们对卢青来的猜测全都告诉了高天月。

“我很信任卢青来,要不是这样也不会把他选为高考检测的人选。但说到底,我信任的不是卢青来本人,而是曾经给卢青来海域做过检测的章晓。”高天月看着秦戈,“章晓说卢青来的‘海域’没有问题,那当时就必定没有问题。”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