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132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当时。秦戈立刻捕捉到了他说的这个词。

“卢青来如果真的试图做摧毁和重塑人格的实验,这个念头和他所做的事情一定发生在章晓巡弋之后,也就是他考取精神调剂师之后。”高天月沉声道,“你回去之后好好再查一查这个时间,他接触过什么人,发生过什么事。”

秦戈点点头:“谢子京呢?你觉得把他调到危机办来的时候,已经知道他的‘海域’曾被摧毁吗?”

“我不知道。”高天月很坦诚,“我所知道的,就是西部办事处那个曾经强行进入谢子京‘海域’的向导所说的话。他说谢子京的‘海域’不正常。”

“那……”

高天月深吸一口气,眉头微微蹙起,谈起了往事。

“秦戈,我知道我当上危机办的主任,你们全都不高兴。你们认为我是特管委空降下来的人,是过来钳制你们的。”他的手指不断轻轻敲打茶杯,“事实上,我是被突然调离特管委的。”

当年鹿泉事件发生的时候高天月仍在特管委工作,负责管理特殊人类的医疗事务。被列为高度保密项的鹿泉事件,他是在数日之后打算去拜访自己朋友时才震惊地得知,他们全都没有回来。在悲痛与愤怒之后,高天月试图接触特管委内部的鹿泉事件资料。他多次在会议上提出反对意见,认为鹿泉事件造成的死亡人数太多,至少在特管委高层内部必须有一个正式的调查通报。

秦双双引咎辞职的时候,高天月是持反对意见的。他在当日的会议上发表了一通自己的想法,赞扬了秦双双这么多年的工作,坚决支持秦双双继续担任危机办主任。始料未及,会议的最后一项议程,公布的竟然是他下调到危机办去当主任的安排。

“这么多年我确实没有放弃过调查鹿泉事件,但我也不能太明目张胆。特管委要藏这件事,肯定有重要内幕,我不敢乱来。”高天月沉默片刻后笑了笑,“唯一比别人多调查到的一点儿事情,就是谢子京一家人的意外事故。”

昏迷的谢子京是在极物寺外被发现的,那里距离鹿泉有十几公里。发现谢子京的是西部办事处的另外一批人,而不是去搜寻鹰隼支队的那一部分。鹰隼支队的尸体发现后,事件立刻上报危机办,并紧急列为高度保密项,因此两批人之间信息并不相通,找到谢子京的人根本没想过,这个男孩子会跟另外一桩绝密事件有联系。

事有凑巧。去年,一批从西部办事处送过来的资料抵达危机办,高天月心里始终记挂着当年的鹿泉事件,因此每一年拿到西部办事处的资料,他都会认真翻看。其中有一份事件报告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一份度过了十年的搜寻期,直到去年才降级为普通事项的搜寻案件总结。

“说的就是当年谢子京父母在极物寺附近失踪的事件。”高天月解释,“按照特殊人类的管理规定,十年都找不到,失踪者才能按死亡论处。所以直到去年我才得知,那年8月7日的晚上,在鹿泉附近竟然还失踪了两个人,并且有一个孩子明显受到了伤害,导致记忆混乱甚至消失。”

高天月不能不激动:这几乎是这么多年以来,他唯一找到的,可能与鹿泉事件有关系的线索线索。

于是借着到西部办事处公干的机会,他终于接触到了谢子京,并且从办事处那儿得知谢子京“海域”不正常的事情。

“……所以你想尽办法把他带了回来。”秦戈心想,带到我身边。

“我跟他谈过好几次,谈话内容从来不涉及鹿泉事件,就只是问他想不想让‘海域’恢复正常呀?总部那边有个厉害得不得了的调剂师,他什么都能做到。”

秦戈:“……”

高天月:“有趣的是,他原本是不答应的。我以为他是不信任你,所以给他看了你的调剂师证书。他立刻就来了兴趣。”

秦戈想起来了,去年将近年底的时候,高天月确实曾急匆匆给他打电话,催他把调剂师的证书拍照发过去。证书上有照片,秦戈现在才明白,谢子京是因为看到了照片,才察觉高天月所谓的“厉害得不得了”的调剂师就是自己。

所以他过来了,带着满怀被虚构出来的爱。

秦戈没有把谢子京恋爱幻想的真相告诉高天月——但他几乎能确定,这种幻想应该就是别人放进去的,比如卢青来。

就像卢青来不断地在每一次巡弋的途中告诉谢子京:放下父母失踪的事情,别让它再影响你;冷漠一些,对这种无用的感情放淡一些,人会过得更轻松;那些令人痛苦的事情记不起来也就罢了,就这样活着也没什么不好。谢子京全都听进去了,他不得不接受卢青来所说的话。

“说开了就好了。”高天月脸上浮现了一丝温和的笑容,“如果能让谢子京的‘海域’恢复,说不定我们就能得知当夜鹿泉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个巨大的困惑在秦戈心里头滚动,让他不吐不快。

“高主任,你怎么就一定能确认谢子京目睹了鹿泉事件?”秦戈问,“万一一切都只是巧合呢?万一他是因为别的意外导致‘海域’受损,记忆混乱,他的父母也是因为别的意外而失踪的,根本和鹿泉事件无关?”

“谁都不能确定。”高天月坦然道,“所以我们才要抓住谢子京这个可能性,不是吗?”

秦戈终于捕捉到了那团困惑的线头:在他和高天月的对谈之中,高天月始终对卢青来和当年的变故给谢子京带来的伤害无动于衷,他只顾着琢磨鹿泉事件。

“如果……我能恢复谢子京的‘海域’,但恢复之后连那些他想要忘记的可怕回忆也全都会记起,这可能会导致谢子京‘海域’的崩溃。”秦戈盯着高天月,“即便这样,我们也还是要修复他的‘海域’吗?”

高天月毫不犹豫:“当然。”

秦戈:“他可能会因此……你没有想过这个最坏的情况吗?”

他说不下去了,这个可能性太恐怖,秦戈甚至不敢告诉谢子京。

高天月仍旧平静:“我没有考虑过。对我来说,最坏的情况不是谢子京发疯,而是我直到死也没能找出当年鹿泉的真相。”

他看了秦戈一眼,皱眉道:“别这样看我,是你太感情用事。”

秦戈闭上了嘴。他很想信任高天月,但他实在做不到。

面对沉默的秦戈,高天月开始谈起高术的忤逆和自己的无奈。

.

高术的健身房在一栋四层的小楼里,一二层是火锅店,三四层则被他全都租了下来,一层做健身房,一层是自己平时住的地方,连接着天台。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