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138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他对白小园也点头致意,带着小刘直接往外走。

谢绍谦在王铮父母失踪之后的第二天曾自驾前往附近的沿海某座小城。他只在那里呆了一晚上,第二日立刻回来了。雷迟手下的人通过检查监控发现了这个情况,本想跟谢绍谦确认离京办的什么事,结果反倒引出了意想不到的进展。

“谢绍谦说他只负责抛尸。”上车之后,小刘压低了声音,“杀人和分尸都是王铮做的。”

作者有话要说:剑吻鲨也就是昨天不少同学说到的哥布林鲨,我更喜欢剑吻鲨这个名称,听上去很帅气。

===

【流鼻血的初级性反应确实是很罕见的,详情请参见《哨兵/向导通识》。

但为什么这么罕见的流鼻血现象却屡屡在梁老师故事里出现?!梁老师到底知道多少特殊人类不为人知的秘密?!

*欲知真相,请登录地底人权益保护论坛并注册成为VIP会员,一个月只需要888,就能与协会会长梁老师亲切对谈,特殊人类的所有秘密将无从遁形,你就是全知者。】

高天月:又是坑蒙拐骗的传单?这次还利用别的特殊人类来给地底人造势?抓起来!

第44章亲爱的仇人08

组里众人和雷迟重看雨夜当日的监控录像时,曾和雷迟一起到王铮家中探访过的小刘发现了一个古怪之处:两个离开小区的老人,是各自提着一个大行李箱的。

当日两人曾在王铮父母的卧室中简单检查过,两个老人“离家”时确实带走了一些衣服鞋袜,但不管怎样,这些行李都绝对不需要装载两个行李箱。经过画面比对判断,两个行李箱每个都足有28寸,仅仅一个都已经足够装下他们消失的衣物了。

这个疑点可供发散的地方很多。雷迟制止了小刘等人的想象,让他们兵分两路,一队人再去找王铮了解情况,问他行李箱的事情,一队人则到谢绍谦的店铺里,去询问谢绍谦上周离开北京是因为什么事。

只是没料到事态急转直下,从人口失踪案直接升级为谋杀事件。

据谢绍谦初步供述,两个老人是在家里被王铮制服之后装进了28寸的行李箱中,然后才被乔装的王铮和谢绍谦一起转移到谢绍谦的住所。谢绍谦虽然住在店铺里,但他还有另一个在郊区的住所,由于附近不少住户都已经搬走,因此是适合藏匿的好地方。谢绍谦称自己当时并不知道王铮已经起意杀人,曾经劝过王铮不要动手,但王铮不听,谢绍谦怕牵连自己,把两个老人带到自己住所后立刻离开,后来接到王铮电话才知道他已经杀人碎尸,威胁谢绍谦帮他处理后续的事情。

雷迟心里一直不断有各种想法打转。他总是想起雨夜当日在危机办门口等待自己的青年,胆怯,猥琐,自卑。现在想来,那些畏怯的举止,或者并不完全出于对自己半丧尸化人类身份的自卑。毕竟才刚刚杀了自己父母,他或许是真的害怕,或许是为了伪装。

报案称父母失踪,雷迟认为王铮这个行动至少证明,他是非常冷静的。王铮长期宅在家中,但他的父母不是。按照之前去福兴三村时所碰到的左邻右里的态度,若是王铮父母多日不见,必定有许多流言蜚语,这是王铮绝对应付不了的。而本来他父母就已经有离开他的念头,王铮便干脆顺势而为,让父母离家成为符合逻辑的事情。

这个人很聪明,很自负——雷迟心想,同时也非常残忍。

谢绍谦在初步的供述里提到了“分尸”。王铮当日来到危机办时,按时间推算,是已经处理了父母的尸体。在犯罪之后立刻面对侦查人员,王铮既恐惧但又镇定,他的矛盾之处很让雷迟困惑。

福兴三村里已经一片轰动,围观者众。王铮被危机办的人带走,联合办案的辖区派出所这时候也不得不出动,和雷迟的人一起搜查王铮的房子。王铮的房间里堆着不少电子配件,派出所刑侦支队的队长拿起了王铮放在床头的耳机,皱眉看了半天。

“雷组长。”他朝着雷迟打招呼,“你来看看……不是,你闻一闻。”

这是一个白色的头戴式耳机,造型漂亮流畅,整副耳机上只有两道接缝。雷迟看到了接缝里的黑色残迹,他动动鼻子闻了闻:“是血。”

支队长脸色一沉:“谢绍谦说分尸地点在他家里,王铮这儿怎么连耳机也沾了血?”

众人不敢耽搁,立刻从市局请来现场鉴证人员,测试房子里的鲁米诺反应。

但出人意料的是,除了这副耳机之外,现场并没有任何大面积残留的血液。

耳机被装入了证物袋,队长自言自语:“用这个耳机制服了两个人?这能砸晕人吗?”

雷迟耸耸肩,没有说话。王铮的电脑也被带走了,他站在青年的卧室中环顾四周,心情异乎寻常地沉重。半丧尸化人类在社会上的本来已经很糟糕的形象,必定会因为这件案子而遭到再一次毁灭性打击。

离开王铮的家前往派出所途中小刘接了一个电话,转身告诉雷迟:“谢绍谦自驾到外地果然是为了弃尸。他那辆是五菱面包车,平时用来送货进货,也没人起疑。尸块就在行李箱里头,他们还往里面灌了一些水泥,确保行李箱入水之后会沉底。”

车上另一个同事困惑道:“这俩人还分尸?不怕被人闻到吗?胆子真他妈大。”

雷迟:“那几天都是暴风雨,少人出门,气味都被风和雨水冲散了。”

小刘欲言又止,吞吐半天才小声说:“其实不止分尸,为了不让尸体被找到后还能验出DNA,谢绍谦说王铮还把尸块给煮了。派出所那边的人正赶往谢绍谦的家,现场……应该挺那啥的。”

车内顿时一片沉默,良久,雷迟身边的同事才恶狠狠啐了一声:“我日,那可是他爸妈。”

.

雷迟抵达辖区派出所,所里不少人听闻这位危机办有名的年轻人是个狼人,走过路过都忍不住多看两眼。雷迟已经习惯了这些目光,并不在意,直接跟着支队长往审讯室里走。

“谢绍谦供述得很快,基本上我们问什么他就答什么。”支队长告诉雷迟,“雷组长,不好意思,你不能参与审讯,目前都得我们来做。”

小刘小声在旁发牢骚:“本来就该你们来做。”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