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139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雷迟瞥他一眼,他连忙噤声。“我明白。杨队,能帮我问个问题么?”雷迟说。

支队长:“你说。”

雷迟:“问一问那副耳机的事。”

支队长:“耳机?耳机怎么了?”

雷迟:“那耳机我总觉得有点儿熟悉,但一下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

和谢绍谦竹筒倒豆一般的供述速度相比,王铮一直保持沉默。

他被带回危机办之后一直闷不吭声,直到雷迟回来,和小刘进入审讯室。

王铮看了雷迟一眼,迅速低下头。他现在不需要伪装了,雷迟确认这应该是他的习惯性动作,他害怕和别人对视。

半丧尸化人类在外貌上十分显眼:红色的眼球,皱皲的皮肤,发白的脸庞与头发,还有逐渐僵硬的关节。随着病毒的入侵和病况的恶化,半丧尸化人类的大脑会慢慢产生空洞,这会让他们逐年逐月丧失说话、行走和思考的能力,最后保留下来的只剩下原始的生存欲望:食物成为他们的唯一追求。

但现在控制丧尸病毒的药物种类很多,效果也非常好。只要严格遵照医生叮嘱去服药和复检,病症可以得到严格控制。在危机办内部设置的半丧尸化人类办事处、半丧尸化人类就业指导中心和国家博物馆里的半丧尸化人类分馆等单位里,不少和王铮一样的特殊人类也仍旧在正常工作。

雷迟看着正接受小刘询问的王铮,半晌都没有说话。

在刑侦科里也有三个半丧尸化人类,他们身处不同的工作岗位。或许是因为雷迟自己也是特殊人类,他平日接触的人之中,大部分不是哨兵向导,就是狼人和半丧尸化人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均是同类。同类与同类相处甚欢,除了地底人和半丧尸化人类渊源已久的积怨之外,大部分特殊人类都很乐意和特殊人类沟通。彼此之间没有隔阂,说话也不需要时刻斟酌。

但雷迟此时却忍不住思考,这会不会让他们自以为已经处在一个安全平等的空间里,而忽视了圈子之外人数更庞大的普通人?

“我们这样的人能正常活着已经很难。”王铮嘶哑着声音说。

雷迟知道自己不能完全理解王铮的痛苦。他只是在想,和自己那三位同事相比,王铮会更难么?封闭的环境是闭塞的,但也是相对安全的。

又或许,痛苦是根本不可以比量的。旁人看来再小的痛,落在自己身上也是撕裂心肺的疼,是只能自己咬牙忍着的疼,不经受的人不可能明白。

“父母子女的关系太难了,我真的不懂,也不知道怎么处理。”王铮低声说,“这就像是永远不会停的相互折磨。我没办法永远当他们炫耀和骄傲的资本,他们也没办法给我我想要的支持和理解。”

小刘:“这就是你杀了他们的原因?”

王铮:“……不完全是。”

今年年后,谢绍谦的店子里资金没能及时回笼,他和王铮想尽办法,一个找地下钱庄借钱,一个在网上用身份证贷款,总算暂时渡过了难关。但店里的生意一直没有起色,两人实在维持不下去了,眼看还款期就要到,但手上连一半的货款都凑不起来。在谢绍谦的提醒下,王铮想起父母亲卖了中心城区的房子给自己治病后,似乎还剩下一点儿钱。谢绍谦打起了这些钱的主意,还提醒王铮:两个老人都有退休金,退休金现在还不都是用在你身上?

但得知王铮的打算后,父母几乎在瞬间就暴怒起来。

“很多很难听的话。”王铮呆呆看着雷迟手里的笔,“我没用,我不要脸,我是他们的拖累。明明完全是他们的寄生虫,还有脸问他们要钱。”

他忽然缩了缩脖子,像是想到了什么让自己难受的事情。

“……我妈说了一句话。”王铮皱巴巴的脸抖动着,像是想笑,但另一边嘴角却耷拉下来,狠狠咬着牙,“我跟她说,我自食其力挺好的,也不要很多,就五万块钱,一个月后就能还,我让他们信我一次。她就看着我说,你都不算是人了,我凭什么信你?”

王铮想抬手挠脸,但双手被铐住了,抬不起来。他在凳上晃了晃,看着小刘和雷迟:“她说我不是人,那我到底是什么呀?哈。”

小刘看了看雷迟,雷迟一直没说话,他只能接着问下去。

“是从这件事开始起了杀心?”小刘问,“谢绍谦说他劝过你。”

“他没劝过。”王铮冷静地说,“是他告诉我他有一个适合处理麻烦的地方,还叮嘱我在动手之前,记得先问退休金账户的密码。”

除了那笔卖房所剩的钱之外,王铮和谢绍谦还需要退休金。因此两个老人不能死,只能失踪,只能把他们伪装成丢弃儿子暂时失去联系。行李箱是王铮买的,他跟父母说谢绍谦打算去香港旅游的时候进一些水货,父母并没有怀疑行李箱的用途。连烹煮尸块的提议也是谢绍谦提出来的,为了更完美地把这一切伪装成失踪,他甚至主动提出载着行李箱到别的城市去抛尸。

“他让我把所有钱都拿出来,我和他五五分。”王铮说,“我答应了。聊这些事情的时候我都录了音,你们可以在我电脑放资料的盘里找到这些语音记录。”

小刘把他的话全记了下来。

“……所以是从年后不久,你就已经有了动手的打算?”雷迟接口问。

“想过很久了。”王铮很平静,像是在叙述故事,“他们总是对我不满,从我高考失利的时候开始。感染了丧尸病毒之后我是不想搬家的。但是他们觉得丢脸。我是受害人,我有什么可丢脸?但他们不是这样想的。搬到福兴三村之后我跟朋友也没了来往,那边也没有适合我们这种人工作的地方,除了呆在家里,我还能去哪儿?”

他愈发愤怒。

“在原来的地儿,别人好歹还知道我是怎么感染的,福兴三村里全都是流言蜚语,说什么的都有。他们不辩解,回来就骂我,说是我不检点,说要不是我没考上好大学,找不到好的工作,何必要去做上门推销的骗子,自然也不可能碰上这种事情,拖累全家……”

说得太急,他连连咳嗽。逐渐纤维化的声带和喉咙会让他发声困难,吞咽功能下降,王铮喘了几口气,闭上了嘴。

“你是怎么动手的?”雷迟又问。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