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142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那男孩一双眼睛是暗红色的,脸部和手部都有发皱的皮肤。他起身走过来,奇道:“什么忙?”

“你戴上这耳机听听看里面是什么声音。”

半丧尸化人类的听觉和视觉都会因病毒原因而遭到损坏,谢亮听了几分钟,皱眉摇头:“听不清楚,有一点儿细微的说话声。”

雷迟:“好的,谢谢你。有空请你吃饭。”

谢亮笑骂道:“请吃饭是不是你的口头禅?听你说几百遍了从没见你真的请过。”

“我可以请啊。”雷迟说,“外卖随便点,反正我天天都加班。”

谢亮:“呸,我可是有家室的人,不和你们单身狗吃外卖。”

雷迟抓着耳机走了,又溜到证物室去找另一个半丧尸化的同事。

刑侦科里的三个半丧尸化人类他都找了一遍,每个人的答案都是一样的:耳机里确实有声音,但是完全听不清楚。

王铮说耳机能让他平静,雷迟非常好奇他到底从耳机里听到了什么。是隔绝了外界声音的寂静,还是这些遥远的、嘈杂的人声?

想再去找王铮询问,小刘却告诉他王铮刚刚晕倒,现在已经送往二六七医院了。

“好几天没正经吃过饭。”小刘说,“他连做饭都不会,想叫外卖但又没有钱。”

雷迟:“……好吧,先停一停,把我们手头得到的信息整合一下。对了,这索立耳机是哪个公司出的?”

“就索立啊。”小刘指着机身上那个硕大的H字样涂装,“它的创始人叫胡朔,很有名,现在在全国各地搞巡回演讲,推广他的白噪音商业模式,名称叫什么……挣一个亿?这个H就是他的姓氏首字母嘛。”

秦戈从门外走进来,正好听见这句话:“谁要挣一个亿?雷迟你啊?”

见他来到,雷迟十分高兴,几乎直接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我要是挣了一个亿肯定分你一半。秦科长,有些事情我想请教你。”

他拉着秦戈来到了走廊,神情渐渐平静下来。雷迟一旦平静,莫名其妙地显得十分严肃,就连秦戈也不得不严肃起来。

秦戈问他是否知道鹿泉事件,雷迟想到自己之前曾问过科长,于是坦白告诉秦戈:“鹿泉事件发生之后,确实是我们刑侦科的外勤组去处理的,但是档案不在我们这儿。”

他指了指上方:“科长没明说,但我查到鹿泉的调查档案全都转移到特管委,我们这儿一点儿也没有留下。”

秦戈对此并没有太大的期望,便点点头,问出了真正想要细询的问题:“当时去调查鹿泉事件的外勤支队,你知道是哪一支吗?”

雷迟犹豫片刻,低声告知:“是狼牙。”

秦戈“嗯”了一声,面上并未显出太多波澜。两人闲扯了一会儿狼牙支队队长的精神体究竟是什么品种的狼,雷迟逮到空隙,岔开了话题:“秦戈,我这儿有一个故事想告诉你。”

秦戈奇道:“故事?你说。”

雷迟告诉秦戈的是X的故事。

从蔡明月手中逃生并被父亲和母亲带回家中的小向导,从城里回到了山中。周雪峰没有给过母子俩什么爱意,孱弱的母亲也不能保护他,甚至最后死了,还是自己孩子挖坑埋下去的。

“他母亲死后几年,周雪峰也没了。”雷迟回忆着报告上写的内容,“周雪峰是因为山顶落石砸中脑袋,意外去世的。之后X就失踪了,到目前为止,我们都还没有找到他。”

“X?这个代号不太吉利。”秦戈笑了笑,很快正色道,“你想问的是什么?”

“秦戈,你是研究‘海域’和精神的,你认为X的海域会是什么样?在这样的生活环境里生长,X的心智和人格可能是正常的吗?”

秦戈看着雷迟:“正常和不正常的界限在哪里?”

雷迟没有吭声。

秦戈:“你是不是怀疑,周雪峰的死并不是意外。”

雷迟很快给了他答案:“对。你知道我是因为什么案子而来到危机办总部的吗?”

秦戈:“当年湖北的水泥藏尸案?”

那件案子的主犯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无父无母,先后被转手拐卖12次,在他并不长的人生中,凌辱和痛苦的记忆占据了绝大部分岁月。“那是一个特别明显的反社会人格,典型得可以成为教科书案例的愉快犯。”雷迟说,“X的经历让我想到那个人。他应该很怨恨周雪峰。”

秦戈想了很久。

“精神调剂师也不是万能的。如果想对一个‘海域’作出判断,至少先决条件就是,我们必须要跟当事人面对面,谈一谈,看一看。你这样描述,我没有办法回答你的。”他告诉雷迟,“如果有调剂师能够光凭你的描述就作出判断,千万别信他,他是骗子,而且是极其自负的骗子。”

雷迟肩膀一塌:“连你也不能回答……”

“但我觉得你的怀疑很有意思。”秦戈用上课一般的口吻说,“你为什么认为周雪峰是X杀的?因为X可能会恨自己的父亲?”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