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143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雷迟一脸悉心听教的模样:“对。”

秦戈:“因为周雪峰殴打妻子和儿子,所以你认为X会怨恨施暴者?”

雷迟:“……难道不是吗?”

秦戈:“你能给我的信息太少了,我只能说,其实有例外。”

雷迟一下来了精神。

秦戈接下来说的话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一个从幼儿时期就开始承受父亲施暴的孩子,他的人格和心智发育过程与平常的婴孩是不一样的。他学会的最深刻事情,不是抚慰和爱,是笼罩在这个家庭和亲子关系中的权力有多么强势。

周雪峰在这个畸形的家庭中,是权力的绝对代表。他控制着自己的妻儿,包括他们的行动,衣食,还有生死。

而孩子会天然地依赖母亲。当他遭受伤害的时候,母亲成为本能的选择:他会向母亲靠拢,祈求母亲的庇护和爱。

但X的母亲没有给他想要的回应。当日在医院里,她在孩子和丈夫之间选择了周雪峰,秦戈并不认为她会给予忍受暴力的X以庇护。

X从未学习过怀疑和反抗周雪峰,但母亲和他是同一阵营的——两人都是弱者。

X不敢怨恨周雪峰,但他会怨恨不保护自己的母亲。

“无论是成人还是孩子,在面对艰难选择的时候,其实都会下意识地倾向更容易、更易于接受的选项。”秦戈告诉雷迟,“恨母亲是轻松的,但X不能恨自己的父亲,这会完全背离他一直以来受控的状态,会让他怀疑权力。他也害怕暴力和疼痛,所以连质疑自己的父亲都做不到。这其实是一种近似于斯德哥尔摩的症状,常常会出现在遭受长期家暴的孩子身上:他们会责备弱者,比如家庭里的女性,责备她为什么不反抗,为什么不离开,反而牵连了自己,让自己承受更大痛苦。

“周雪峰让X知道了权力的好和痛,他从周雪峰这里学到的也是权利的好和痛。你问我他的人格和心智会怎样,我不知道,但是周雪峰教给他的事情,一定会非常深远地影响他的一生。”

说到这儿,秦戈忽然愣了一下:“等等……X,和卢青来……”

“不是同一个人。”雷迟立刻说,“查过当年出生的病历记录了,和卢青来的医疗档案比对过,两个人的血型和年龄都不符。”

秦戈松了一口气:“也对,X应该不会舍弃自己的姓氏。”

雷迟:“什么?”

秦戈:“如果——我说的是如果,刚刚那些话全都是推测——如果X真的崇敬周雪峰,那他不会舍弃‘周’这个姓氏的。它是X和自己最初遇到的权力支配者之间最明显的联系,他不舍得。”

雷迟靠在墙边,久久都说不出一句话。

翌日,小刘告诉雷迟,他们已经查到生产M系列白噪音耳机公司的地址,恰好此时他们的创始人胡朔正在办公,可以前往拜访。

雷迟:“胡朔是不是你们偶像啊?”

小刘一惊:“雷组你咋知道?”

雷迟:“他好像很出名。”

小刘嘿嘿笑了:“特别厉害。他自己就是一个哨兵,跟我们年纪差不多大,白手起家,去年已经登上福布斯富豪排行榜了。”

雷迟:“所有的白手起家都是鸡汤。”

小刘:“我爱喝鸡汤。”

谈到胡朔,雷迟带着的几个年轻人果然都很多话可说,雷迟一路都在假寐,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其他人聊天。抵达胡朔公司时将近中午,胡朔正好结束会议,满面春风地大步走向雷迟,与他热情握手:“雷组长!久仰大名!”

雷迟:“久仰我什么大名?”

胡朔:“狼人协会会长雷迟啊!我们公司最近在制作一个以狼人狩猎为主题的VR游戏,到时候还需要雷会长多多关照……”

雷迟听不明白,沉着脸跟在胡朔身后走向他的办公室。开放办公区里不少年轻人正围着一台电脑叽叽喳喳讨论事情。雷迟简单告知胡朔,自己是来调查M系列白噪音耳机的。

“M系列?”胡朔满脸堆笑,“那正巧了,这是我们公司另一个合伙人主持研制的白噪音耳机,他今天正好也在这儿。”

胡朔转身往回走了几步,大声朝着办公区招呼:“周游!”

一个三十来岁的青年在人群中直起身,皱眉看向胡朔和雷迟这边:“嗯?”

第46章亲爱的仇人10

名叫“周游”的青年立刻引起了雷迟的注意。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