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154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高术顾不得那玩意儿了。他捂着自己鼻子,鲜艳的两行血正从指缝间淌下来。

.

“谢子京,你不想看‘海域’相关的内容,好歹也看些正经书好吧?”秦戈翻动谢子京客厅茶几上的几本书,“研究性反应干什么?……而且这也不是研究资料,是黄书。”

书堆之上赫然是一本簇新的地摊文学:《身为教练的我居然对着学员流鼻血,怎么办》。

“好奇。”谢子京打了个喷嚏,给秦戈扔了条毛巾,“你别说,性反应真是各种各样,无奇不有。”

秦戈:“无聊。”

两人一出地铁站就发现外面下着雨,虽说不大,但从地铁站跑回来也已经淋得浑身湿透。谢子京自己先洗完了,催促秦戈趁着水还热着赶快去。他总觉得秦戈钻进浴室的时候有点儿脸红,但又不太能确定。

桌上堆着秦戈给他的书,他自己从危机办里借回来的一些资料书,以及之前刚从亚马逊的畅销书榜里买回来的几本通俗读物。谢子京翻了几页,实在没法静下心来,干脆搓搓自己的脸。

他很紧张,也很兴奋。雨并未停止,窗户上淌过眼泪一样的水痕,滚滚地从高而下,落入夜的静与黑中。

谢子京走到窗边,盯着雨夜中的灯火。每一盏灯后都是一户静谧人家,满城绿树在雨水里沙沙作响,这是一场无风作伴的夜雨,洗涤日间灰尘,挟带余烬,渗入大地。

有人生来就被幸福拥抱。有人生来就被长夜围绕。

谢子京心想,自己或许能得到一个好眠,秦戈再也不必因深夜的黑暗感到恐惧。快乐和幸福好像就是由这些简单的愿望堆积而成的。它们细小,但重要。

“看什么?”秦戈一身热气地站在他身边,黑底色的玻璃上映出他还未彻底擦干的头发和面带好奇的神情,“对面又有人吵架了?”

谢子京:“没有。”

他把秦戈抱在怀里,鼻子埋在他的后颈,深深呼吸。他的向导的气息和化学制清洁用品的气息混合在一起,让他爱得心头发慌。连头发稍上的水滴也像是特别的,谢子京帮秦戈擦头发,水落在秦戈后颈和肩膀,他只觉得可爱,低头舔干净。

秦戈缩了缩脖子,躲开他的动作:“很脏。”

“这算什么……一会儿还有更脏的。”谢子京扔了毛巾从身后抱着他,几乎把他压在窗户上,“我都吃。”

不干净的、不要脸的情话几乎在瞬间点绕了两个人之间的暧昧氛围,火轰地燃起来,烧得人理智的堤坝一寸寸崩裂。

谢子京抚摸秦戈的头发,手指紧贴他的发根摩挲而过。秦戈的眼睛里蒙了一层发亮的水光,因为接吻间隙的窒息感,他有些喘不过气。谢子京用十指相扣的方式抓住他的手,牵着他走上低矮狭窄的跃层。床头只有一盏小灯,墙上的小窗户紧紧关闭,室外灯光被雨水与玻璃间隔折射,天花板、地面和床铺上都是流动的水一样的亮光。

他们倒在柔软温暖的被褥之中,连衣服都来不及脱去。

厮磨缠斗的影子扰乱了水一样的亮光,室内骤然热起来,分不清究竟属于谁的精神体气息混杂在一起,填满了整个空间,鼓动着两个人的勃勃心跳。

.

雨声和雷声响了一夜,清晨时雨云全散了,阳光前所未有地强烈。

谢子京的家里连多余的家具都没有,悬挂在窗边用来遮阳的窗帘他更是毫无准备。秦戈朦朦胧胧中被阳光照醒,身体还慵懒着不愿意动弹,往被子深处缩了缩。谢子京起身时在他肩膀上亲了亲,还嫌不够似的,又拨开他头发,眉梢眼角落下几个吻。

秦戈还是没醒,他只是知道身边人起来了,自己失去了一个热源。但很快阳光便照得被褥暖烘烘的,他赤身蜷缩在被子里,裸露在外的肩膀觉得有些凉,但薄被里的身体是暖的。夏季最舒服的时刻,大概晨起时的这几分钟算是其中之一。

他听见了鸟鸣声,这个城市的早晨总是来得很早,世界在各种声响里活泛起来了。秦戈睁开眼睛,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和天花板上形状不明的印迹,感觉自己似乎也跨进了一个新世界。

不能细想,他感觉自己脸会发烫。

谢子京站在窗外的小阳台上,正弹着尤克里里唱歌。

秦戈坐起身,正好看到他靠着栏杆,手指拨弄琴弦,在灿烂的阳光里哼唱。他听不懂谢子京唱的什么,只是眯着眼睛看他,脸上就不由自主笑起来。秦戈甚至没有发现自己在笑。他看着谢子京光裸的上身,心想这人身材真好。

“什么歌?”秦戈问。他喉咙有些疼,声音不太爽利。

“求爱的歌。”谢子京靠在小窗上笑道,“以前在西部办事处的时候他们教我的。”

歌是用异族语言唱的,缱绻悠长。骑马的少年在草原上邂逅了心爱的姑娘,他跟姑娘许下诺言:羊群去到哪儿,他就跟着她去哪儿。雪山为证,草原为凭,他一颗真心像永寿的太阳,也像永远纯洁的月亮。

得到了难得的听众,谢子京唱完一首又来一首。全都是情歌,尤克里里的琴弦被他轻快弹拨,秦戈听不懂这些语言,但听懂了这些歌里的情意。

他之前一直觉得这个小跃层上的窗户设计得十分奇怪。不大不小,可以容一人进出,外面还有个小阳台。这不安全,不保险,但秦戈今天却发现了它的新趣味。

谢子京靠在窗边看他,笑着问:“能起来吗?”

秦戈:“废话。”

他挠挠头,掀开被子下床。谢子京吓了一跳,连忙正正堵在窗上,高大身形几乎挡住了所有的光。

“不穿衣服?”他说,“对面会看到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