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161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问题就出在“玩”这件事上。

吃饭间隙,秦戈接到了秦双双的电话。蒋笑川看到秦戈拿着手机站起,立刻警惕:“是我妈还是我爸?”

秦戈瞥他,没吭声。

蒋笑川撞上他的眼神,有些怯了,但很快又挺直脖子硬邦邦地说:“不管是我妈还是我爸,都说我不在!”

秦戈:“……你声音小一点儿就更像了。”

已经听到蒋笑川说话声的秦双双松了一口气:“果然在你那里。”

秦戈走到了阳台,外头仍是绵绵不绝的雨。

秦双双告诉他,蒋笑川现在是处于离家出走的状态。

“他居然去泡吧,酒吧!”秦双双说起这件事仍旧气得咬牙,“才那么丁点儿大的小人,学别人泡吧!”

早在中考之前,夫妻俩就发现蒋笑川有些心不在焉。他当时的成绩已经稳步提升了,每个周末也乖乖去学校补课做题,没有什么异常,加上机器人比赛的附加分,能上挺好的学校。秦双双和蒋乐洋心里都高兴,但渐渐地,俩人察觉每周六晚上蒋笑川在学校上完晚自习之后,总要迟一个多小时才能回到家。

考生大都疲倦,而学校在晚自习结束之后就会关门清校,他也不可能留在学校里而不回家休息。秦双双紧张起来,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但蒋乐洋劝她打消了跟踪蒋笑川的想法,说给孩子一点儿个人空间。

秦戈:“……是啊,秦姨,你别把他逼得太紧了。他现在长大了。”

中考之后,蒋笑川完全放飞了自己。他开始熬夜和睡懒觉,每天不是和这个朋友去看电影就是和那个朋友联机玩游戏,在家的时间比读书时还少,有时候甚至到了凌晨一两点也不回来。秦双双早已压抑着怒气,而在三天前,她真正爆发了。

把蒋笑川的衣服裤子扔进洗衣机的时候,蒋乐洋发现他衣兜里有一个打火机。打火机造型精致,是一个方方正正的黑色塑料块,上面印着一个酒吧的名字。

蒋乐洋和秦双双如临大敌。这一天蒋笑川也仍然是凌晨一点才回来,而且回来的时候还垂头丧气,没什么精神。

发现父母都在等他回来,一副严阵以待的姿态,蒋笑川立刻察觉不妥。他不敢走近,贴着墙往自己房间挪动,秦双双靠近他身边才闻到了他身上的烟气和酒气。

“你知道我其实是暴脾气。”秦双双说,“我骂他,他爸在一旁劝架。他说自己没抽烟也没喝酒,就是去酒吧开开眼界。可那是什么地方呀,那条街很危险,我去那里查过案子,我知道。”

听她说出酒吧的地址,秦戈顿时一愣。

他还在危机办办事大厅轮值的时候,曾因为地底人申请结婚等问题被地底人投诉过,闹出了一些不愉快。地底人为了泄愤,干脆在办事大厅里挖了一个大坑,夜里溜进大厅大肆捣乱。秦戈知道他们在城市内有多个聚居点,其中最大的一个被称为“王都”,区域编号是011。蒋笑川去的这个名为阿提斯的酒吧就在011王都区上方。

这确实太危险了。011区被称为王都并不是因为它那里有地底人的权力机构,恰恰相反:011区是市里二十多个聚居点中唯一一个没有设置任何权力机构的区域。正因为这样,那里聚集了数量最多的无身份地底人,连带着地面的状态也在近百年的岁月里变得越来越复杂。除地底人之外,无业的半丧尸化人类大量出现,部分失去身份的狼人、哨兵和向导也会在王都区活动。危机办和特管委努力过许多次,想合作清理王都区里的不安全因素,但因为其中有不少复杂力量的参与,清理并非易事。

王都区虽然复杂,但实际上并不算混乱。在这个地底人聚居区里有一支自发组建的队伍,平日负责维持王都区的正常秩序。

它实际是特殊人类另一种意义上的乐园。

但蒋笑川太小了,他不适合到这样的地方去。秦双双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一个孱弱的、没有自保能力的向导,太容易被王都区里心怀叵测的哨兵盯上。

即便蒋笑川声明自己去的酒吧绝对安全,绝对正规,秦双双也不可能打消担忧。

蒋笑川恼怒极了,和父母大吵一架之后把自己关进了房间,连续两天都没跟他们说一句话。今天早上蒋笑川一反常态,穿戴整齐准备出门,秦双双见他一声不吭就要离开,沉着脸训斥了他几句。一言不合,两人又吵了起来,蒋乐洋出来劝架的时候蒋笑川已经把手机扔在桌上,气冲冲奔出了门。

“他说,你们这么看不惯我,那我就离家出走呗。我就让你找不到我,我爱去哪儿就去哪儿。”秦双双在电话里长叹,“养他还不如养条狗。”

秦戈:“这是到叛逆期了。”

秦双双:“是吧!我和乐洋也说这是叛逆期了,不这么想真是太气人了。我们怕他出事,找了好几个他的朋友都说没见着,幸好去了你家。”

“让他先在我家住几天吧。”秦戈说,“什么时候出成绩?”

“周三。”秦双双焦虑极了,“你可千万看着他,别让他再去王都区了,那不是他这种小孩子能去的地方。我和乐洋现在也不好跟他沟通了,他在气头上。秦戈,你帮忙劝劝他吧,叛逆可以,他不能乱叛逆是不是?”

“嗯。”秦戈应下了。

回到桌边,蒋笑川的饭一口没动,紧张地盯着秦戈:“我妈说什么?”

“说你坏话。”秦戈示意他吃饭,“吃完了我和谢叔叔带你去露营玩儿。”

谢子京:“不是叔叔好吧?”

蒋笑川:“露营有什么好玩的。”

秦戈:“那你想做什么?我和叔叔陪你。”

谢子京:“我不是叔叔!”

蒋笑川:“……我不知道。我白天没什么可做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