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168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尤其在他得知孟玉居然是王都区黑兵四首领之一后。

“唐错,你对王都区黑兵的四个首领熟悉吗?”埋头做资料的秦戈忽然抬头问。

被唐错抓着的沙猫正在敬业地拍摸鱼者唐错的脸,神情严峻,仿佛白小园。

唐错回过神:“认识里面的一些人,但不能说熟悉。”

王都区数量最多的特殊人类是地底人,其次是半丧尸化人类,之后便是狼人和哨兵向导。这四类人组成了黑兵的全部成员,且为了公平和尽量实现民主决策,每一种特殊人类都要推举出一位首领。最后黑兵拥有了四个首领,而孟玉就是地底人的代表。

黑兵维持着王都区的秩序,他们被王都区的人所信任。虽然地底人和半丧尸化人类常常产生冲突,但孟玉和半丧尸化人类的首领代表关系却很好。

“半丧尸人的代表就是阿提斯酒吧的老板,凌思远。”唐错说,“他为人很低调,很受半丧尸人的信赖和爱戴。”

秦戈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唐错忽然想起,除了自己和唐星之外其余人似乎并不知道孟玉是男人。想到秦戈那位迷恋孟玉的弟弟,唐错有些心疼。

秦戈这时也在思考蒋笑川的事情,想得脑袋都要炸了。

昨天夜里谢子京回了自己家,蒋笑川住在秦戈那儿。秦戈决定和他谈谈阿提斯和孟玉的事情。

他原本不打算告诉蒋笑川自己已经知道他去阿提斯的真正目的,好为春心初萌的少年保留一点儿宝贵的尊严,结果蒋笑川反倒一股脑儿地跟他坦白了自己对孟玉的迷恋。谈到最后,秦戈只知道一件事:蒋笑川深深迷恋上这位显然比他大至少十岁的舞者,并称这是自己的初恋。

“我爱一个完美的女人,有什么不对?”蒋笑川倔强地说。秦戈当时几乎忘了他为了自己制作搜救机器人的事情,差点抬手一巴掌扇上去。

管教孩子真的难。秦戈现在觉得自己十几岁的叛逆期特别短,实在太乖太好养了。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白小园才从堆积如山的资料中抬起头。给机构部门的人做“海域”检测比高考检测难太多了,光是需要整理分类的各种资料文件就足以让科室里其他三位不擅长处理这档子事情的人头大如斗。白小园分担了这部分工作。因为有些部门的人不方便到危机办露面,谢子京一天都在外面跑,去各个部门布置适合进行检测的房间。唐错配合白小园处理档案,秦戈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不断答疑解惑。

一天下来,白小园和唐错精疲力尽,秦戈已经声音嘶哑。

“明年的特殊人类技能大赛肯定也要做‘海域’检测吧,正好跟高考检测撞到了一起。我们人手真的太少了,就只有四个人。”白小园对着秦戈嘀咕,“高主任能不能再安排多些人手?”

秦戈耸耸肩,又拿起了手机。这回给他打来电话的是蔡易。

蔡易是特管委那边负责和秦戈对接这次检测工作的人。谈完工作,蔡易语带犹豫:“呃……秦戈,你还记得上次我们谈的事情吗?”

秦戈:“记得,你什么时候方便过来,我都可以抽出时间。别拖太久了,长期失眠和焦虑也是很严重的。”

蔡易应承了,和他约好明日就来找他做“海域”巡弋。

秦戈抬头时,看到白小园和唐错已经背包离开了办公室。“在单位摸鱼,又去健身房摸鱼。”白小园对唐错说,“你今天怎么了,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

唐错没直接回答她的问题:“摸鱼……摸鱼怎么了?摸鱼令我幸福!”

随后被白小园一路打出去。

今天蒋笑川去参加同学聚会,秦戈便干脆跑到了谢子京家里。谢子京回到家已经过了八点,两人稀里哗啦吃了一顿外卖,开始感叹生活不易。

谢子京看上去心情不是很好。他和秦戈都躺在落地窗前的地板上,摊开双手双脚,愣愣地发呆。

“我们找时间再去爬山吧。”他说,“我和狮子都很想跑一跑。”

秦戈点头:“估计中考出成绩之后我弟就会回家了,接下来要填志愿,需要监护人签字。”

谢子京揽着他肩膀,两人交换了一个长吻。兔子从秦戈身上跃出,落入谢子京的怀中。谢子京抚摸它的毛发,微微笑了。

秦戈打算趁今天有空再进谢子京的“海域”看看。他这段时间一直没有放弃寻找让谢子京被摧毁过的“海域”恢复正常的方法。

海域里并无什么显著的变化,除了房间中张贴的海报变得越来越露骨。秦戈看着海报上的自己,心想原来谢子京脑子里成日想的都是这种事情。

他也并不讨厌。实际上,还有些儿沉迷其中。只是有时候不好意思跟谢子京直白地表达,谢子京是那种一拿捏到秦戈什么弱点就立刻欣喜若狂的性子,要是被他知道秦戈的想法,只怕会比现在更变本加厉。秦戈心想,纵欲要适度。

穿过衣柜之后的通路踏入房间外部,秦戈看到了站在废墟之上的人影。

谢子京的自我意识仍旧穿着校服,在从不断绝的雨水里眺望远处发光的地方。秦戈踏过腥臭的积水,渐渐靠近了他。

“这个废墟之前像是一座城市。”18岁的谢子京说,“我很好奇它以前是什么样子的。”

房梁与砖块成了旧日形象仅剩的印记。但如果是一座城市……秦戈心想,他大概可以猜到会是什么地方。

是谢子京的家,是那座安静闲适,春夏之交满城开着各色月季的城市。他爬上了废墟,与18岁的谢子京肩并肩站着。远处微微发光地方遥不可及,它像是某个明明公开着但不可以接近的秘密,谢子京碰不到。或者说,不敢碰。

少年模样的谢子京指指自己的脑袋:“他自己怀疑过,之所以当天什么都想不起来,是不是因为他害死了自己的父母。”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