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175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高大健壮的狼人拦住了地底人和半丧尸人的代表:王都区的事情,由我们王都区的人自己解决。

地底人和半丧尸化人类最终被说服了,他们转头折返,与狼人联合,花了数日时间才将所有作乱的哨兵和向导全部控制住。

“但肯定有漏网之鱼。”边寒低声道,“比如直到现在,我们都不知道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会导致这么多人一起陷入精神异常。发疯的哨兵和向导只是一部分,但几乎占据了整个哨兵向导人群的一半,几乎全部都是二十到三十岁之间的年轻人,年幼和年长的反而没有任何异常。”

这部分年幼和年长的哨兵向导,在控制暴动人群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也正因为有他们的帮忙,被发疯的哨兵向导引发的怨怒才没有扩大成对整个群体的愤恨。

夏春点起了一根七星薄荷烟:“我记得中秋节那天钟楼上的大钟一直在响。楼上明明没有人,但是钟却响个不停,从早到晚,没有一刻是安静的。而且最诡异的是,我们几个狼人小孩被安排和半丧尸人一起巡查楼顶情况,只要有人靠近钟楼,钟声就会停止,人一旦离开,它又开始响了。这事情现在已经成为王都区流传最广的怪谈之一,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

“是精神体敲动的。”边寒说,“你们看不到它,但我在楼上看见了。”

还是中学生的边寒没有离开家,他在卧室的窗户里看到了那只趴在大钟上,用尾巴勾住木梁,一直奋力摇摆大钟的小东西——一头白色的北极狐。

“我不知道是谁的,但至少我当时没有见过,直到今天,我也没碰过一位精神体是北极狐的哨兵。”他皱眉回忆,“但是那头北极狐的样子很奇怪,它的脸不像狐狸……像什么我一下也说不出来,总之十分怪异。”

北极狐在钟楼上敲了一天的钟,夜幕降临时,它从钟楼上溜下来,消失在王都区鳞次栉比的建筑群之中。

事件平息之后,边寒把北极狐的事情告诉父亲。但父亲无论怎么去询问,得到的答案都是“没听过有这样的精神体”。

是钟声让哨兵和向导发疯的么?这件事成了边寒心里的一个疙瘩。那座钟楼是王都区的最高点,在这片不大的城区里,只要敲响钟楼上的大钟,整个王都区都会听到悠长的声音。在事情发生以前,每天早上和晚上六点,钟楼的钟都会准时敲响。

边寒后来渐渐想明白了:不是没有人见过这样的精神体,而是能看到钟楼上精神体的人,基本只有哨兵和向导。当时哨兵向导已经成为众矢之的,没人愿意再提。是风太大,吹动了大钟;是大钟太吵闹,让听觉灵敏的哨兵和向导感觉痛苦,进而陷入异常情绪之中。

很快,地底人、半丧尸化人类和狼人正式组成了负责维护王都区秩序的黑兵,而渐渐清醒过来的哨兵和向导花费了很大力气,才争取到加入黑兵的机会。他们查不出事情原委,这事便成了一个古怪的谜。而也正因为这起事件,黑兵中的哨兵和向导与其他三类组群的矛盾也是一直存在的。

“……等等。”雷迟大觉诧异,“已经有人被杀了,但是你们就这样让整件事过去了?这不可能吧?”

“受伤的是王都区的居民,但是真正死亡了的,全部都是流浪汉和身份不明的外来者。”边寒告诉他,“维持稳定是最重要的,当时大家都已经清醒,所以这事情就这样压了下来。”

钟楼上仍然悬挂着那口大钟,但它永远不会响了:它被牢牢黏着在木梁上,不能摆动,内部的摆锤也已经被撤走。

雷迟发现自己的脑子越不过这个坎:“……这是杀人,不是普通的事件。没有查清楚过事情真委,就这样……?”

“王都区的事情,由王都区的人自己解决。”边寒说,“那件事情的影响没有你想象中的严重,最大的影响就是黑兵的成立。”

雷迟:“那我就坦白点儿说吧。当年中秋节的那件事情之所以会被压下来,而且压得这么密实,原因就是黑兵,对不对?经过一场战役,你们几个阵营都发现,联合在一起的能量比分散更大,而你们甚至可以用这种方式来维持——或者说统治王都区。我猜,黑兵成立的所有协议和交换内容之中,必定有一条是声明无论什么阵营,都不得再调查当年的事件。”

一如他所预料的,眼前的三位黑兵首领全都没有出声。

三人都不是首任首领,可三人明显都从上一任首领那里得到了许多秘密——但这些秘密中,或许并不包含当年事件的具体内幕,否则边寒不会对那只白色的北极狐生出疑问。

在城市边缘聚集的特殊人类想要建立一支自治队伍,而建立队伍需要契机。找不到合适的契机,那就制造契机。死者全是流浪汉和无名无姓的外来人士,当年具体的秘密已经被死去的首任首领们带走,就连孟玉他们也无法得知完整的真相。他们太年轻了,当时都只是十来岁的少年少女,没机会深入几个阵营的权力层。

雷迟心中一动:凌思远死亡的时候44岁,十几年前……他已经是一个足以独当一面的半丧尸人了。

“……半丧尸化人类的首领一直都是凌思远,对吗?”雷迟问,“包括十几年前中秋节发生事件之时,他已经是半丧尸化人类的代表了,是不是?”

眼前三人互相交换了眼色,最后是孟玉点点头:“对。当时和地底人的代表一起离开王都区,最后被狼人拦下来的半丧尸人代表,就是思远。”

雷迟:“……”

案件变得更加复杂了:凌思远是当年的首领,他知道黑兵成立的真相。杀人者是想掩盖什么吗?还是凌思远察觉了新的内幕,要挟旧日的老人们?可那些人已经死的死失踪的失踪,完全在王都区销声匿迹了。

雷迟没想到自己随口的一个问题,又牵扯到了新的嫌疑。小刘和其他同事一脸绝望:难道还要排查王都区里所有的特殊人类?

令他们非常遗憾的是,阿提斯酒吧的前门和酒吧内都有监控,唯独安全通道的内部和出口,安装了摄像头却没有打开。侍应告诉他们,这是因为不少人在酒吧里谈生意,谈感情,谈到成熟时便进入安全通道进行交易。凌思远不可能打开这里的监控,除非他打算惹恼所有在通道里进行不法交易的王都区人。

如果凶手是从安全通道外进入的,那么酒吧里即便有监控也毫无意义。

一支烟抽完了,夏春挠挠自己的头发。“一圈问下来,狼人最循规蹈矩。”她笑道,“是不是很意外,会长?”

雷迟瞥她一眼,笑了笑:“不见得。连同阿提斯酒吧在内,酒吧街里不少店铺都是凌思远的产业。狼人这段时间不是一直在扩张地盘吗?和酒吧街的人起了几次冲突对吧,出来作和事佬的是凌思远。现在他死了,手底下的产业怎么分,又是一个新问题。”

夏春的脸忽然一沉,脸色狠戾,咬着一支还未点燃的薄荷烟,不作声地看雷迟。

“……思远是很平和的人。”一直依靠在吧台不出声的孟玉忽然开口了,“夏春的人跟酒吧街里其他老板起冲突,都是思远去调解,但这也不可能招来怨恨。夏春手底下的人不是这么不讲道理的,何况有冲突的酒吧也不全归思远所有。……他人非常好,我和他认识这么多年,大部分时间都是他在照顾我们。黑兵的四个首领,其实思远算是我们的大哥,很多事情我们会听他的意见,但他也不是独断的人。”

孟玉声音渐低。

夏春收起了烟。“孟玉说的没错,思远是少见的滥好人。”夏春看着雷迟,“如果动手的是我的狼人,我可以跟你保证,王都区所有的狼人都不可能放过凶手的。思远还在的时候黑兵所有人都相处愉快。狼人数量一直很少,以前黑兵刚刚建立的时候不太受重视,是思远改变了我们在王都区的地位。如果没有他,狼人不可能在王都区过得这么自在。”

她沉默片刻,轻声说:“雷迟,你应该能理解的。对我们这些人来说尊重太难得了。一旦得到了,我们会永远感激。杀害恩人这种事,我的狼人做不出来。”

“夏春,你的狼人做不出来,那在王都区里有没有外来的、不接受你管理的狼人?”雷迟问。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