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187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边寒挡在孟玉面前,神情警惕:“你是谁?”

唐错大吼:“你他妈又是谁!”

他少有发脾气的时候,此时此刻也全然想不起自己平时都是什么样子,只觉得看到孟玉就来气。

边寒正要说话,孟玉拉了拉他:“他是唐星的弟弟。”

今晚是孟玉提醒唐星尽早回去的。凌思远的事故发生之后,王都区冷清了很多,谁都没想到阿提斯重新开张的今日会吸引来这么多的人。王都区里的居民孟玉熟悉,但王都区之外来的人,他和首领们却都不好控制。为了唐星的安全,他一直把唐星送到了公车站才回来。

他和唐星告别的时候,唐星正跟自己的闺蜜通电话,催促他回酒吧做事,不用陪自己。

看着路面有行人有灯光,孟玉放了心,自己回到了酒吧。

他不知道为什么唐星会折返回王都区,也不知道唐星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间废弃的便利店里。

唐错恨不能揍他几巴掌,但稍稍冷静下来后,见他一脸颓然,两人中间又站着个五大三粗的哨兵,最终还是走回了急诊手术室。

等候了十几分钟之后,蒋笑川接到了秦双双的电话。秦双双催促他回家了。

秦戈起身:“我送你回去。”

谢子京和白小园继续留在医院陪伴唐错,秦戈和蒋笑川走到电梯,电梯门此时恰好开了,里面是雷迟。

“你要走?”雷迟看着秦戈,“一会儿能回来一趟吗?”

秦戈:“什么事?”

雷迟:“我需要你的帮忙。”

小刘等人留在现场勘察和等待刑侦科法医,雷迟先行来到医院,但遗憾的是唐星还没有醒。

“我需要知道,这起案子跟凌思远的死有没有关系。”雷迟把秦戈拉到一边压低声音,“我希望你能进入唐星的‘海域’,查探她遇事之前的记忆。”

秦戈大吃一惊:“和凌思远有关系?”

这是出乎意料的推测。秦戈和谢子京在来的路上略略讨论过,都以为这是今夜潜入王都区的外来特殊人类犯下的案子。雷迟却并不这样认为:“你说的完全有可能,但也许还有另一种可能。”他抬了抬眼,看向走廊尽头抱头沉默的孟玉。“凌思远的死,和唐星出事,全都给孟玉沉重打击。”他说,“如果我们没有及时发现唐星,唐星或许也会跟凌思远一样丧命。唐星和凌思远目前最大的关联点,就是孟玉。”

蒋笑川的手机再次响起。这回是蒋乐洋打来催促。连父亲都来了电话,这意味着父母的耐心值已经下降到了本日最低点。他不得不走到秦戈身边提醒:“哥,我必须走了,我爸说他来医院接我。”

秦戈:“好吧,我和你去医院门口等。”

他正想送蒋笑川出去,边寒已从另一边走近。他跟雷迟打了招呼之后告诉雷迟,夏春召唤他回去帮忙,他不能再陪着孟玉了。得知有一位中学生需要护送出门,边寒便主动开口:“我送他出去吧,等他家人来了我再回王都区。”

蒋笑川看着秦戈,秦戈想到二六七医院门口24小时都有人值守,便点了点头,他才跟着边寒离开。

雷迟看着电梯门缓缓关闭,转头对秦戈说:“凌思远是孟玉的好友,唐星是孟玉的恋人。实际上边寒和孟玉的关系也非常密切。”

边寒是在王都区长大的哨兵,但孟玉不是。在孟玉还未感染岩化病毒之时,他只是一个和所有人一样在学校和家之间进行两点一线活动的学生。感染岩化病毒成为地底人之后,孟玉的生活环境渐渐产生了变化,他独立之后干脆搬到了王都区生活,后来便被推选为地底人的首领。

孟玉刚开始来到王都区的时候,他的外貌与一般的地底人大不一样——简单来说,他英俊得不像地底人。地底人一开始并没有立刻接纳他,孟玉也不可能到半丧尸人聚居点生活,他只能来到狼人和哨兵向导混居的地方。

他和边寒就是在那里认识的。

“其实黑兵的四个首领,彼此之间关系都很亲密。他们是真正的战友。”雷迟说,“所以我们必须尽快确定唐星遇袭和凌思远命案有没有联系,动手的人是针对孟玉?针对黑兵的首领,还是另有其他原因。现场证据的留存情况非常糟糕,我们进入便利店、医院的人进入便利店,都不可避免地破坏了一部分地面证据。而且你也看到,那里的环境很恶劣,有效证据会很少。”

危机办的人力是有限的,只有确定两个案子是否有关联,他才能做出分开侦查或者是并案的决定。

和等待证据相比,探查唐星的“海域”是更直接的方法。唐星既然能在彻底昏迷之前留下“蛇”的口信,那她一定看到了袭击自己的人——或者动物。

秦戈沉吟片刻:“我们需要得到唐错的允许。”

.

边寒陪着蒋笑川在医院门口等待蒋乐洋。秦双双来电话的时候蒋笑川不敢告诉他自己在医院,蒋乐洋说要去王都区接他,他不得不告诉父亲自己的真正位置。蒋乐洋顿时吓坏了,得知他只是陪着秦戈和朋友,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蒋笑川不过在门口站了两分钟,秦双双立刻打来电话,又是一番训斥。

蒋笑川现在倒不觉得心烦,也不认为父母的担心毫无来由了。

在见识到今晚的踩鼻梁事件和唐星的意外之后,王都区在他心里已经全然是另一个样子了。

他不是不害怕陌生环境。但怀着一腔天不怕地不怕的莽撞热血,他对父母和秦戈的叮咛全不放在心上:自己是一个向导,和普通人毕竟不一样,关键时刻还有精神体可以帮忙。但向导的精神体作用太小了,就连白小园被摸屁股,即便沙猫帮忙挠了几下脸,真正克制了那个狼人的还是她自己。

庞大而陌生的、带着血腥气息的世界,在年幼的向导面前悄悄露出了斑驳的一角。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