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192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白色的雾气始终笼罩在白小园和第一只沙猫身上。随着她不断灌入酒水,就像复制一样,接二连三地从雾气中钻出沙猫。它们落地后与第一只沙猫互拍爪子,转头就跑,很快跃下楼顶,进了王都区的深处。

白小园用铅笔在地图上打钩:“这三个地方现在有十四只沙猫,应该足够了,每一只沙猫能警戒至少十米范围。”

雷迟蹲在她身边,把另一个对讲机交给她:“白小园,你如何安排沙猫的分布,必须随时向我汇报。这个对讲机只能联接我所在的频道,知道了吗?”

白小园:“为什么?我也得跟秦戈他们说。”

雷迟:“不必。王都区现在的总指挥是我。”

他转头看夏春:“夏春,城区的道路情况她不熟悉,麻烦你跟她说清楚。有事情随时联系我。”

雷迟不多逗留,但离开前还是问了一句:“你会醉吗?”

白小园:“会,但我会注意的。在没有找到边寒之前不敢醉。”

雷迟点点头,离开了楼顶。

夏春盘腿坐在白小园身边,抬头看看头顶,又看看楼下。她什么都没看到,但能感觉到那种紧张的气氛。

“哨兵和向导真有意思。”夏春说。

白小园一口气喝了四五杯酒,腹中本来没什么内容,现在有点点晕了,但还在可控的程度内。她抬眼盯着夏春看了一会儿,笑着说:“狼人姐姐,你也很有意思。你真漂亮。”

夏春:“你知道我是狼人?”

白小园:“雷迟说的。不过他不说我也能感觉到。”

夏春:“为什么?”

白小园:“……直觉。”

夏春想起自己不久之前才看到这姑娘踢倒一位大汉,还把人家的鼻梁踩断,顿时觉得好笑。“这个区域很复杂。”她指着地图告诉白小园,“这里有一个非常大的空洞,地底人挖的。下面就是地底人真正的011王都区,很多秘密通道,不过我们很少走,而且边寒肯定也不会走进去,太容易被人发现了。虽然地图上显示不出来,但是在空洞上还有一座简陋的桥,小猫应该是可以跑过去的……”

.

两只小沙猫从简陋的桥面奔跑而过,一只守在桥头,一只往附近的街巷奔去。

片刻之后,又有几只沙猫跑了过来,很快分散到各处。它们安静且镇定,或者坐在原地,或者小步巡逻,但无论如何,显然都已经守定了一个可以互相看到并戒备的位置。

边寒隐藏在废楼之中,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很难脱身,头顶有巡逻的精神体,下方又有这些小猫。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一模一样的小猫咪,显然在危机办的人里,有一个可以复制精神体的哨兵。他在这一瞬间产生了羡慕的感觉,而也同时就在一瞬间,羡慕变成了嫉恨。

他太平凡了。转头看着自己的眼镜王蛇,边寒看见了它背部的骨刺。

而它太丑陋。

他原本是想借机潜入地底人的居住区域,再伺机逃脱的。但坐在废楼之中,他忽然间又不想逃了。

杀人的新鲜感觉还残留在他的手上。

他杀了自己的伴侣,一个和他共同生活了五年的向导。他拧断了他的脖子,就像当日拧断凌思远的脖子一样。但声音和手上的感觉都不同:凌思远的脖子太脆了,他几乎没花什么力气,半丧尸人就已经断了气。

在断气之前,凌思远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你来得真好,我给你留了一瓶好酒”。

边寒跟在他身后进入地下室,凌思远话音刚落,他就把他按倒了。

颈骨折断的瞬间,边寒感到了悲哀。他对这种悲哀很陌生,所以在它消失的时候,他也没有惋惜。只是觉得诧异:他很少在心里感受过什么陌生的感情。

杀死自己伴侣的时候,悲哀又浮现了出来。边寒靠坐在墙上,他摸遍身上的口袋都找不到手机,片刻后才想起自己已经把它扔在了爱人的身边,防止危机办的人找到自己。手机里有很多他们一起生活的时候拍的照片,还有跟夏春、跟凌思远、跟孟玉在一起时的留下的笑容。

边寒有些发抖。他觉得自己有点儿想念刚刚死在自己手里的青年。他很温柔,很稳重,忠诚又亲切。他那么好,边寒一边爱他,一边却又不断遗憾:他那么好,可他不是孟玉。

楼梯上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这声音一下让边寒警惕。他立刻站起,隐藏到暗处,眼镜王蛇在楼梯前徘徊,等待来者。

来的人眼镜王蛇很熟悉,所以它没有攻击。边寒僵立在墙边不动弹,直到那人喘着气奔过来,狠狠给了他一拳。

“你疯了吗!”孟玉把他按倒在地上,疯狂地往他脑袋落下拳头,“你在干什么!你为什么要袭击唐星!”

“……对不起……对不起……”边寒的鼻子和口腔里都疼,血流了出来,孟玉下手确实是毫不留情的,“让你伤心了,对不起。”

“如果唐星有事,我真的会杀了你。”孟玉盯着他的眼睛,用陌生而凶恶的口吻说,“边寒,你是我的朋友,你不应该伤害我的恋人。你在发什么疯?”

边寒心想,没有发疯。

只是在今夜之前,他知道孟玉有一个女友,但却不知道究竟是谁。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