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196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我记得。”孟玉连连点头。他确实记得。因为对他来说,边寒就是他在王都区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对他有着与其余人截然不同的意义。边寒对他很热情,很亲切,带他认识黑兵的其余人,制造各种机会让他融入原本排斥他的地底人群体。他在王都区里的所有生活,几乎都有边寒的参与。即便是后来认识了夏春和凌思远,认识了唐星,边寒也仍然是他生命之中永远特殊的人。

孟玉忍受着边寒的偏执与热情。边寒每一次亲吻他的手心,他感觉到的不是害怕,也不是难过,甚至不是恶心。是这种种情绪杂糅在一起的痛苦——他至亲至爱的亲密友人,杀了他的朋友,伤了他的恋人。

他的答案让边寒很高兴。孟玉的另一只手按在地板上,他感觉到了地板轻微的震动:有人正在走上来。

“边寒!”他立刻大声对边寒说,“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为什么你不告诉我?你看着我,你看着我说出来。”

边寒的注意力再一次回到了孟玉身上。

“你知道的对不对?”他笑着,用极为甜蜜的口吻说,“我明白,你一直都知道。我们彼此是相爱的。这是一个秘密。我们是黑兵的首领,为了黑兵,我们不能选择在一起,这样会引发半丧尸人和狼人的猜忌,我明白的。所以你跟凌思远玩得好,我跟夏春也玩得好,我都明白的。我们一起保守了秘密,孟玉,我特别高兴……”

他絮絮叨叨地说着,前言不搭后语。

“但是……但是他知道了我的秘密。他可怜我……他说我想岔了……他……”边寒忽然古怪地停了下来,声音微微发哽,孟玉惊愕地看着他眼中浮现泪光,不明显,但晃动着,“他真好……他对我很好……他知道我爱你,你爱我,他还可怜我,他说只要跟我在一起,我一定会恢复正常……他……他……”

他的喉结艰难地动了动,忽然又笑道:“可是他错了,我不需要恢复。他不知道,其实你也爱我的,你一定是爱我的。我对他……我对他……”

把孟玉的手贴在脸颊摩挲,边寒低声发出沉沉的笑声。可他一边笑,那双疯狂的眼睛里却流下了泪。狂喜与悲伤撕裂了他的情绪,在他脸上呈现出古怪的分裂感:他的嘴巴发出笑声,眼睛却在哭。

“他说我这是严重的恋爱幻想,恋爱幻想是不正常的,它会让我发疯。”边寒喃喃道,“我不知道什么是恋爱幻想,但我们之间的秘密和爱情都是真的,对不对?”

他急切地需要孟玉的肯定,发现孟玉只是呆呆听着,一言不发,边寒忽然狂躁起来:“回答我!对不对!我没有恋爱幻想!我没有!我没疯!”

孟玉触碰地板的手掌没有察觉到震动。上楼的人停下了脚步。

沙猫趴在楼梯上,扭头看着谢子京,困惑地张了张嘴。

谢子京呆呆地站在楼梯上,被所听到的边寒的话震惊了。

.

在废屋之外的街道上,巴巴里狮还在玩弄着脚底的蛇。雷迟等人越过空洞,从楼上和楼下两个方位向废屋接近。他看到了那条一直在巴巴里狮爪下翻滚的眼镜王蛇,回头问小刘:“为什么这条蛇不立刻消失?边寒可以驱使它,对吧?”

“‘海域’异常的哨兵和向导对自己精神体的控制能力是比较差的。”小刘解释,“精神体是精神世界的具象化,如果精神世界已经异常,连哨兵和向导本身都没办法让它恢复正常,他们怎么可能顺利驱使精神体。有时候精神体会特别容易被激怒,常常会因为某些不足一提的原因而蹿出来攻击人,有时候就会变成独立意识很强的东西,哨兵和向导可能都没法理解它们的行为,它们不太受主人的控制。”

“对自己精神世界控制力不足,就会变得很难跟精神体沟通?”雷迟想了想,问。

小刘点点头:“其实不仅是异常,有些时候,比如人极端疲惫,极端激动,极端愤怒,这些情况下精神体都是很容易伤害别人的,就是因为主人没法顺利地跟平常一样控制它们。”

两人说话间,街道中忽然炸起了一声惊天动地的狮吼!

这声狂怒的吼叫,瞬间震动了这条街道上所有的精神体。几乎就在瞬间,苍鹰消失了,它带领的鸟群也消失了。刑侦科众人释放出的精神体一个接一个地化作白色雾气,一时间竟然无法再次释放。

“我的天!”白小园的声音从对讲机中传出来,“怎么回事!狮子疯了吗!你那边的小猫全都消失了!”

随着怒吼,狮子举起前爪狠狠砸在地面上,但地上已经没了眼镜王蛇的影子。它的爪子上出现了数个黑色的孔洞。

是蛇背上带毒的骨刺。

蛇被狮子制住之后,一直在寻找它松懈的机会释放骨刺。骨刺带毒,立刻对巴巴里狮子造成了伤害。

在短暂的迟疑后,巴巴里狮化作了雾气。雾气滚荡,渐渐消失。

在狮子被刺中的瞬间,谢子京脑中忽然狠狠一疼,他连忙抓住楼梯栏杆稳定自己,但针扎一般的疼痛仍旧令他短暂地产生了眩晕感。楼梯上的沙猫消失了,而他听见边寒已经站起。狮吼传来,谢子京忍着头晕目眩的感觉冲到三层的半个楼面上,看到了站在边缘的孟玉和边寒。

边寒的手臂上缠着一条黑色的眼镜王蛇,它是袭击者,显然得意洋洋,并不被狮吼所震慑。

“狮子是你的?”边寒说,“你们全都很烦人。”

他转头看孟玉:“怎么办?我们现在要往哪儿去?”

两人所站的位置十分危险,只要稍不注意就会跌下去。谢子京不敢轻举妄动,他开口对边寒说话,试图分散他的注意力:“你的恋爱幻想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我没有恋爱幻想!”他大吼,牵着孟玉的手“我和孟玉是相爱的!”

就在他吼出声的瞬间,孟玉忽然挣脱了他的手,纵身往外面跃去。

“!”

边寒完全是下意识地去拉他,但来不及了。孟玉往下落去,就连边寒自己也倾斜了身体,失去平衡。本能令他立刻稳住自己,但身后忽然涌来一股巨大的力量,把他直接往楼下推。

搭在他双肩上的是一双巨大的狮爪,其中一个爪子上,还残留着黑色的孔洞。

巴巴里狮已经回到了谢子京的身上。趁着边寒不备,谢子京迅速释放了它,它从谢子京身上跃出,准确而迅猛地扑倒了边寒,把他往楼下带。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