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199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秦戈?!”谢子京脸色煞白,“停止巡弋!快回来!”

但秦戈没有醒。他仍旧紧闭双目,持续不断地发抖。这种颤抖极不正常,仿佛是他整个人的骨架都在发颤,谢子京不得不牢牢抱着他,心里满是恐惧。

他用力掰开了秦戈的手,让他抠住自己的手臂。秦戈抓得太用力了,立刻在他手臂上挠出了伤痕。

巴巴里狮趴在秦戈身边,毛乎乎的脑袋蹭了蹭他的腰,前爪搭在他的腿上,金色的眼睛里满是忧虑。

危机办的向导也来到了楼顶,陪在谢子京身边。一只足有脸盆大的黎明闪蝶在他们头顶闪动翅膀,落下金色的磷粉。

“我是外勤组的人。”她告诉谢子京,“我的蝴蝶可以安抚他,你不要着急,他既然不肯离开边寒的‘海域’,一定是因为‘海域’里有他必须得到的信息。”

谢子京把脸贴在秦戈的额头上,低头擦去他沁出的冷汗。他吻了吻秦戈的头发,心里满是无可名状的恐慌。

.

“……你为什么不离开?”小小的边寒问。

眼镜王蛇全都失去了踪迹,地面的空洞也消失了。秦戈跪倒在地上,大口喘气。他的精神同样收到了伤害,因为距离边寒太近太近了。但身为精神调剂师,在遭受袭击的瞬间立刻筑起防波堤保护自己,这是本能。

“你……你见过卢青来吗?”他问边寒。

小边寒看他的眼神改变了,从戒备换成了困惑。

“我不认识这个人。”

“除了我,还有谁进入过你的‘海域’?”

小边寒忽然顿住了。他脸庞瞬间扭曲,似乎有什么痛苦的回忆侵袭,令他失去了维持平静的能力。

“他。”他小声说,“我只允许他进来。他知道我的所有秘密,但他……他没有离开我。”

“谁?”

边寒胸膛起伏,孩子般大而明亮的眼睛里淌下泪:“他很爱我。”

秦戈明白了:他在说他的伴侣。

他看着边寒,心里忽然涌起了新的念头:边寒的伴侣可以进入他的“海域”,这说明即便是这样的异样“海域”,伴侣也是可以通行无阻的。他的伴侣甚至知道他的秘密……他忽然又生出了新的勇气和希望。

“边寒,我也有很爱的人。”他说,“告诉我,你的‘海域’为什么封闭?你为什么后悔?你曾见过谁?谁把你的‘海域’变成了这样?”

边寒用孩子的声音放声大哭。

“我不会责备你。”秦戈温柔地说,“我只想知道,到底是谁反复告诉你,你爱孟玉。”

话音刚落,边寒身下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色空洞。他伸手拉着秦戈,两人像是被吸入空洞一样,瞬间掉落了下去。

在狂风呼啸之中,秦戈睁大了眼睛。

他像是从一个巨大的球形物体中掉落,边寒小而冰凉的手牵着他,他们不断下坠,而身下是无边无际、遍布着腥臭冷雨的废墟。

一模一样……完全一模一样。秦戈呼吸突然急促起来,他撞入了边寒的胸口,忽然浑身一冷,像跌入无垠的冰水之中。

冷意很快褪去了,细细的雨点打在他光裸的小腿上。

秦戈低头,看到自己穿着球鞋和球服,正站在屋檐下避雨。

污水混杂着看不清性状的垃圾从街面上滚滚而过,雨越来越大,王都区的傍晚仍旧昏暗,坏损的街灯无人修理,电路裸露在雨水里,啪啪闪动电光。

他不得不撑起伞放在身前,阻拦破屋檐下滴落的脏水。意识到身后是橱窗,秦戈回头去对着那黑漆漆的玻璃,拨了拨头发。他在镜中看到了边寒的脸。这是十几岁的边寒,英俊高大,为额头上冒出的一颗青春痘烦恼得皱起眉头。

“边寒。”

街上有人喊他名字。

随即一只手抵着他的伞轻轻顶起,有人钻了进来。

钻进来的那人和边寒差不多年纪,额前头发湿淋淋地往下滴水,但掩不住他眼角的笑意。

他一声不吭,只是贴近边寒。边寒不得不往后靠了一步,背立刻撞上了橱窗。退无可退,那少年终于挨近了边寒。

“又去偷看你的初恋跳舞了?”少年笑着问。

“我没有……”边寒忽然一颤,少年还带着雨水凉意的手碰到了他的某个地方,“别这样……别碰我,周游!”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