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203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边寒只觉得他可怕,不由得退了两步:“考虑什么?”

“做我的同伴。”周游想了想,又补充,“还有,做我的伴侣。”

“做梦!”边寒立刻回答。

“……你有人选了?”周游笑着问,“谁?我认识吗?”

边寒一言不发。

周游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他抬手指着窗外,“是那个吗?和你一起踢足球的小向导?你们关系果然不正常。”

边寒立刻紧张起来:“你别碰他。”

“我碰不了他。”周游的那张脸一下冷了,“真他妈讨厌。他对我说的所有话都不感兴趣,防波堤又太坚固,没有得到邀请和允许,又找不到侵入的漏洞,即便是我也不可能随意进入任何人的‘海域’。你不用这么紧张。”

边寒稍稍松了一口气,仍旧愤怒地盯着周游。

“你气什么啊?”周游抖了抖烟灰,烟灰落在边寒的背包上,“是你答应让我进入‘海域’的,痛是痛了,可是爽也是真的爽啊。别翻脸不认人。”

“不会再有下次了。”

“为什么?你怕?”周游抬头问,“你的小向导不让我和你相处?怕我吃了你?”

他又是惊讶,又是好笑地:“你不用这么听他的话。你爱的人是孟玉啊,那个跳舞的小男孩。”

边寒硬邦邦地回答:“我不是。我只是去少年宫练球,有时候去看几眼而已。”

他反复的否认终于让周游的情绪变了。完全的冷漠与狠戾在少年清秀的脸庞上一掠而过,那些只在表面悬浮的笑就像烈日下的一层水,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真固执。”他站了起来,拍拍裤子上的烟灰,没抽完的烟压在桌面上,摁灭了。

在离开的前一刻,周游忽然抓住边寒的肩膀,飞快凑过去,在他唇上狠狠咬了一下。“你会爱上孟玉的。”他冷冰冰地笑,“你也会再一次让我进入‘海域’。”

边寒挥拳打他,但视野忽然剧烈倾斜,所有的颜色都混杂在一起,渐渐化为纯然的黑。

睁开眼睛的瞬间,秦戈一时间分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处。他看见黑沉沉的天空里悬挂着月亮,一只苍鹰伸展翅膀,从头顶掠过。

直到听见谢子京呼唤他的声音,他身体各处的感觉才一分分地回来。

手脚是凉的,心脏疯狂地跳动,耳朵里嗡嗡作响,血管嘭嘭搏动,太阳穴里头像埋了一个膨胀的圆球,疼得他颈椎僵硬。

“秦戈?”

谢子京的手很温暖,但秦戈觉得它们丝毫不能让自己暖和起来。

巨大的黎明闪蝶在他身边挥动翅膀,带着隐约青草香气的磷粉覆盖在他身上,秦戈深呼吸了好几下才慢慢平静。

“你怎么了?”谢子京问。

“没事。”秦戈慢慢地从他怀中爬起来。他这一次巡弋“海域”,没有出现之前剧烈的生理性不适反应。秦戈知道,更严重的不适已经永远残留在他的记忆里,拿不掉了。他的腿还是有些发软,干脆几步爬到楼顶边缘,往下看去。

昏迷的边寒眉头紧皱,被抬上了担架。雷迟意识到头顶的目光,抬头看着秦戈:“怎么样?”

秦戈:“……你上来,我要单独跟你说。”

谢子京摸了摸他的头发,一声不吭。秦戈知道他紧张,可他现在分不出任何空隙去安慰谢子京了。在等待雷迟上来的时间里,他不断地在心里回忆自己在边寒“海域”里看到的一切,这里面有许多重要的信息,他一点儿也不能遗漏。

雷迟上来之后,秦戈要求谢子京暂时离开,不要偷听。谢子京一开始不答应,秦戈再三要求,他才不情不愿地走开。但即便走开也没像别人一样下楼,而是坐在了对角线的另一侧,远远看着秦戈和雷迟。

雷迟:“你看到了什么?”

秦戈:“你跟我说过,你之前在侦办半丧尸化人类弑亲事件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叫做周游的人?”

雷迟:“对。”

他把周游的事情再一次告诉秦戈。一个三十多岁的向导,年龄与当年蔡明月弑婴案件中最后一位下落不明的小向导符合,姓氏符合,目前在制作专供哨兵使用的高端白噪音耳机。因为和半丧尸人王铮弑亲案件没有明显联系,雷迟对周游的调查被迫中止,他没有查到和周游有关的信息。

他甚至把周游的相貌描述给秦戈听。

周游相貌清秀,但脸上没有特别明显的特征,加上十几岁年纪和三十多岁年纪,确实有一定差距。但秦戈却感觉,边寒记忆之中的向导,就是雷迟见过的周游。

“我一直没放下心的,就是蔡明月案子里那个小向导后来成了什么样的人。他母亲死了,后来父亲周雪峰也死了,他离开村子消失。我不知道他是死了,还是仍然活着。可是一个特殊人类……一个向导,他没有身份,怎么在这个社会立足。整个社会体系对特殊人类的监管都是非常严格的,除非……他不上学,不工作,不结婚,从来没有生过病,没去过医院。”雷迟说,“只要在医院抽血化验,立刻就会被检查出他的向导身份,根本不可能隐藏这么久。”

秦戈:“所以……他占据了别人的户口和身份,一直生活到现在。”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