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非正常海域_分节阅读_208

书名:非正常海域   作者: 凉蝉   

秦戈站在一个不断晃动的空间里。

是房子,周义清和周游的家。家很狭窄,开门就是客厅,再抬头就是厨房,任何角落都一览无遗。

周义清的不正常已经太久太久了。秦戈根本站不稳,他不得不以手扶墙来稳定自己,但很快便发现,墙体在融化,石灰、砖块和水泥液体一样淌进他手心里。

稚嫩的孩子的声音从空间之外反反复复地传来,忽远忽近,全是笑着的呼喊:爸爸……爸爸……爸爸……

秦戈跌跌撞撞,走向厨房。厨房里新砌的灶台平整漂亮,但它却不是密封的——周义清蜷缩在灶台之中,姿势和周游的遗骨一模一样。

水泥淹没了他的半个身体,半张脸。听见有人靠近,周义清还能动的那只眼睛看向秦戈。

他无法说话,只是冲着秦戈笑。

小游……小游……小游……

男人低沉的声音回荡在这个逼仄的空间里,秦戈非常难受。谢子京是对的,在极短时间内连续侵入别人的“海域”,而且还是两个不正常的“海域”,他很难镇定。但秦戈晃了晃脑袋,伸手抓住了埋身在水泥之中的周义清。

“我要见周游。”他厉声说,“我还要见你捡回来的那个孩子!”

他一头扎入了灶台,进入周义清的躯体,就像扎入一滩恶臭的死水。

周义清的大部分记忆都是混乱不堪的,秦戈的视野不断摇晃着。“给我看过去的记忆。”他喃喃低语,“我会让你看到周游。”

如同水面被拨开,露出了浅藏的镜面。

周义清在雪中行走,王都区的地面脏污不堪,他走了一会儿,忽然停步,转身往回踱了几步。

一个上身穿着秋衣,下身只穿了条沙滩裤的男孩蜷缩在墙角,不断落下的雪已经在他头顶覆盖了薄薄一层。

周义清伸手去碰了碰孩子的脑袋,那男孩呻.吟着抬头,周义清发现他脖子上有淤痕。

“你会被冻死的。”秦戈听见男人瓮声瓮气的声音,看到在雪里瑟瑟发抖的男孩抬起了脸。

是周游——不,不对。是周雪峰的儿子,那个没有名字的男孩,X。

黑水晃动着,周义清对坐在轮椅上的一个男孩说话。男孩模样平凡,一对浓眉微微皱起,眼睛十分明亮。

“……这么冷的天,就当做是救救他了。”周义清说,“家里也没有多余的房间,让他和你一起睡,或者睡一楼地板上。”

“和我一起吧。”男孩说,“我房间小,不漏风,晚上比较暖。”

被捡回来的男孩从卫生间里走出来。他穿着不合身的卫衣的肥大裤子,浑身冒着热气,黑发湿漉漉的,是一个长相俊秀的少年。

“你好,我叫周游。”轮椅上的男孩冲他打招呼。

“我……我没有名字。”X低声说。

秦戈越来越眩晕,他强撑着不让自己崩溃。

眼前场景晃动得越来越激烈了。

“两床被子够了吗?”周义清站在周游的房门外问,“不够的话爸爸房里还有一床。”

“够了。”周游从轮椅挪动到床上,对着站在书桌前的少年说,“你喜欢看哪本书,自己拿就是了。或者你玩游戏吧!”

他的房间很小,但几乎全堆满了书,一台旧电脑摆在书桌一角,屏幕映照出少年没有表情的脸。

“我不懂用电脑。”他说,“我也不识字。”

周游和周义清都是一愣。但很快,周游就笑了起来:“那我来教你吧。”

“别聊得太晚。”周义清说,“晚安。”

他把门关上的时候,看到少年慢慢走向周游的床,脸上勉强有了一点点表情。那是掺杂了好奇、羞涩和感激的一个笑。

秦戈几乎无法再坚持了。他头疼欲裂,生理性的疼痛直接影响了他巡弋海域的效率,他身边所有的一切都在疯狂抖动,周义清的“海域”正在酝酿着一场暴动,要把这位不速之客驱逐出去。

就在秦戈觉得自己就要失败的时候,周义清的“海域”忽然稳定了。

一切极为清晰,所有的声音如同在秦戈耳边震动一样,连呼吸声都听得一清二楚。

他仍旧头疼,但已经大幅度减轻,呼吸渐渐平稳,连急促的心跳也在逐步回落。秦戈仿佛被扑面而来的春风与温柔的草地包围,他所有的不适几乎都被隔绝开了,只有周游和X的声音回荡着。

“……这就是白噪音的神奇之处。”周游坐在客厅里,他的膝盖上摊开了一本厚厚的书,正一边翻动,一边对身边的X解说,“白噪音之所以能安抚哨兵不稳定的情绪,因为它是直接作用于‘海域’的。声音会对我们的‘海域’产生影响,尤其在睡眠的时候,哨兵利用白噪音可以获得更好的睡眠质量和情绪抚慰效果,因为白噪音直接抚平了‘海域’里的波动……”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